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几分癫狂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事实是……维端在想措辞, 停顿了一会后, 道:“可神眼, 它现在在你体内,你便无法再融合晶核体了,因为任何晶核体都会被它同化,它本身又是无法储存任何能量的,别人是把晶核体当盆子在体内储存能量后使用,可神眼没有这个能力, 因为它本身相容于宇宙万物。”

    结论是……?

    闻人诀的声音阴冷中透着些咬牙切齿, “也就是说,我得不到任何力量,反而在全地球人类强化的时候, 维持原样?”

    维端似乎也在困扰, 因为声音明显的很迟钝,它道:“也不是如此, 神眼起码会强化你的身体, 让你的**更强壮和具有力量, 而且依照所有存储的数据分析判断,神眼的融合不会只有一次,你在日后的时光中, 需要不断次数的融合, 让神眼真正和你成为一体。”

    闻人诀面目阴冷的快滴下水来, 融合不止一次, 也就是说,以后那样的痛苦会不间断的重来?

    维端接着说:“你需要挺过每一次的融合,那期间和今天一样不能让‘识’间断或消失,没有‘识’的引导,神眼的力量会把你的肉身和识一起融入宇宙,化为空无。”

    把死说的这么高端,闻人诀挑眉,怒气消失一大半,平淡道:“继续!”

    维端应是真正认主后才被赋予了全部的内幕,现在它正努力消化之后打开的数据库,回答的便有些缓慢,“当你真正融合神眼成为一体,你就是神眼,神眼就是你,你就是宇宙万般能量,宇宙万般能量被赐予了你的‘识’”。

    “简洁明了!”四个字,闻人诀是闭着眼睛命令的。

    维端没在意,声音很是期待,道:“就是说,其他人需要晶核体也就是脸盆从宇宙中提取能量,并把自己的‘识’导入这些能量,才能使用它们。可你不需要容物,你就处在万般能量之中且和万般能量相容于一体,你可直接赋予宇宙能量‘识’,从而没有约束极限的引导使用它们。”

    闻人诀“啧。”了一声,没表态。

    维端的声音大了些:“大概这就是成神的真正含义!神裔再强大也只是在使用宇宙能量,可神和宇宙融合为一,神就是宇宙,宇宙就是神,神一念之间可引导宇宙变化,画海造山,轻而易举。”

    足够的慷慨激昂,闻人诀的情绪却未被挑动,他只是有些冷道:“真正和神眼融合一体,需要多久?”

    维端:“尚不清楚,也许千年,也许万年,也许亿万年。”

    闻人诀没说话。

    维端继续:“你放心,只要你的‘识’未灭,就算你的肉身衰老消亡,也一定可以想出办法的。”

    “啧啧”两声,闻人诀的声音透着冰冷:“在那之前,我若被人杀死,会如何?”

    维端沉默,而后思考,接着有些认真的说:“你被杀死后,你的‘识’会消散,没有了你‘识’的制约,存在于你体内的神眼也会跟着消散,直到下一次九域之碑重组再出现。”

    “啧。”闻人诀微微仰头,语气越发冷漠:“也就是说,在那之前我将得不到任何力量,却有可能随时死亡。”

    维端:“……”

    从地上撑起胳膊,闻人诀准备起身。

    维端着急了,它的语气可以很分明的听出来,“九域之碑重组后诞生的神眼,应该具有一定的‘祖源’性质,它寄存在你的体内,通过你身周磁场的影射,在你‘识’的引导下,应该可以剥夺和赐予一切晶核能量。”

    “剥夺和赐予?”起身后先伸展了一下双臂,唇角微动,闻人诀问道:“什么意思?”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维端道:“一切未曾经过实验,只是我通过所有数据思考和判断出来的,我们需要在你离开遗落之地后进行试验,如果我判断的是正确的,你将会成为晶核能量修炼体系中唯一的外在干扰因素。本身,任何智慧体修炼出的晶核能量都是无法被剥夺的,修炼晶核能量只能从大气中提取而无法通过吞噬其他的能量体走捷径,但如果猜测属实,你将具备这两种能力。”

    闻人诀沉凝着没再移动身子,他在思考这两种能力的用途,和离开遗落之地后的打算。

    这两种能力就算真的成真,更多的也是作用于其他人身上,而不能成为自身直接的力量。

    维端没好意思开口提醒闻人诀这个事情,因为一切都还不肯定,之后的一切都需要出去后做试验,它现在多说也没有意义,只是想起终于能从这墓穴中离开,它还是充满了兴奋。

    而且因为对继承者有了期待,想到之后地球必然的群雄逐鹿局面,深植于神裔种族中唯恐天下不乱的天性,越来越有抬起的苗头。

    这种兴奋甚至压过了它得知被自己人算计,再无法通过寄宿继承者真正“重活”过来的失望和不甘。

    只听它的语气完全恢复到了初次和闻人诀说话时的样子。

    空茫神圣中带着绝对煽动性的期待:“继承者,准备好了吗?乱世已被你掀开帷幕,是为蝼蚁浮萍还为种族掌舵,我,拭目以待!”

    还站在辛头身后的十几人这时慢慢反应过来了,全部抖索着身子,发不出声音。

    他们本准备用炮火轰死的向阳正站在对面被隔出的小房间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而本应该带队离开王区的吴豆则神色嘲讽的盯着他们瞧,更应该在王居七楼睡着,一无所知的余刚正满眼怒火的一个个轮着瞪他们……

    至于居中坐着的,脸上被银色面具遮盖的瘦弱身型……人的名树的影,就算没亲眼见过,也能猜到是谁。

    谋划商量了这么久,今晚才算最后定策,可所有的目标居然就坐在自己身后,听着他们表演……

    还用想吗,输得一败涂地,定是早就被人盯上了。

    辛头眸中光芒瞬间消失,跟着跪到地上去拽拉还在不停磕头的黑虎,只是男人伸手一推,他就被撇到了一旁。

    他手抖着还想去拉黑虎,就听木门被“嘭!”一声踹开,木屑溅的四处飞散。

    鱼贯而入一群持枪的黑衣男人,进来后分散在房内角落,枪口一致对着辛头等人。

    参与反叛的十来人中有人吓的跪地,有人抱头蹲在一起。

    还有人睁大眼,不可置信望着这些进来的黑衣男人,结巴道:“不……不可……能,你们明明出城了啊!”

    向阳冷笑,走上前几步,一脚踹翻那个还在结巴的汉子,冷声嘲讽道:“你确定自己狗眼看到出城的是他们?”

    鱼目混珠,他们看着出城的那五十多个护卫队员却原来早替换成了别人。

    不过这也怪不了盯梢的人,主要他们以为向阳等人毫无防备,不可能做出什么事情,还有都知道护卫队员深不可测,怕跟的太近被发现反倒弄巧成拙。

    没成想……活生生让五十多个护卫队员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这段时间散在城里还不知道做了些什么。

    他们房间冲进了这么多持枪男人,虽然还没开火,依旧惊吓到了其他来这里寻欢求乐的客人,顾不上付钱,全都鸟兽状奔逃散了。

    鸯居老板抖着大肉脸,心痛的直在心里嚎叫。

    他这是得罪谁了,倒的哪辈子的血霉啊,老老实实的生意人,赚钱碍着谁了,怎么就趟进这些大人物相争的浑水里来了呀!

    没人顾的上他哭丧的脸。

    辛头心如死灰,更兼拦黑虎不住,忽从腰中拔出枪,对准闻人诀脑袋就准备扣下。

    死前若能拉对方一起下地狱,也不枉自己效忠黑虎一场。

    他快,场中有人比他还快,论枪,向阳自问没输给过谁,他的子弹先一步射出,击中辛头持枪的手。

    还没惨叫出声,辛头就被房内其他黑衣人一脚踹倒,两个男人上前压制他到地,力道大的快碾碎他骨头。

    房内再没人有反抗的心思。

    辛头脑袋都被按在地上却还在冷笑,笑一下口中便涌出口血,断断续续道:“闻人诀,制服了我们也没用,我们杀不了你也能够让你不痛快,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就算没等到我们的通知,他们依旧会照计行动,轰掉你狗屁的第二战队,杀死你王居里剩下的那些走狗!这么短的时间,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一个个找出他们,哈哈哈哈。”

    “闭嘴!老子打不烂你这张嘴!”余刚听不下去,脚尖碾压上辛头脸,踩的他嘴一张,吐出半口牙。

    口齿漏风,再无力说话。

    终于从椅子上起身,闻人诀低垂着视线,看还在磕头一点不受干扰的黑虎。

    “你喜欢磕头,是吗?”

    黑虎顿都没顿,继续一下下磕着。

    闻人诀走了两步,到他侧边,黑虎就跟着挪方向,对着他的脚尖继续磕。

    细眼眯了下,闻人诀眼尾上挑着说话很是低柔:“这样,你看看这房内有几个人,一人磕一个,我便放过他们,怎么样?”

    黑虎停下动作,抬起脑袋,额头有血顺着眼睑流下,他擦都不擦,只死死看着闻人诀眼睛,声弱道:“你说真的?”

    “当然。”闻人诀慢步走到那十来人身前,口气冷淡道:“接下来,他磕一下头,你们就自动站起身一个。”

    那十多人没应声,只用通红的眼睛看着黑虎。

    半点没犹豫,黑虎跪着在地上快行几步,对着闻人诀脚前地面,就是重重的一下。

    “砰砰砰!”一连十多声,黑虎磕的分外用力。

    被怎么虐打辛头都没哭,却在这十来声响动中流下了眼泪,混合着血液,分外狼狈。

    最后一下磕完,地上只剩下还被压制着的辛头,黑虎抬起头,目光哀求的看着闻人诀。

    闻人诀点了下头,压制着辛头的两个男人粗鲁的把人从地上拽起,只是现在要放开辛头,对方根本站不住,两人只好如拎着个垃圾一样拽着对方。

    “谢谢。”黑虎低声道,身子跪在地上晃了晃。

    发梢混合着汗水血液,黑虎模糊的视线中是闻人诀靠近过来的身影,他一直觉得对方瘦弱,可是这样跪着看对方背着灯光走过来,居然分外具有压迫力。

    像一个真正的王。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