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隐隐发烫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主上呢?

    余刚急了,几步跑到车旁,探头往里一看, 又有些为难的退了回去。

    吴豆眨了下眼睛……啥情况啊?跟着走到车旁, 往里一看, 闻人诀闭眼躺着发出轻缓呼吸声,好梦正酣。

    这也不好叫啊……

    他跟向阳对视一眼,对方动都没动,他干脆也收手站在原地等。

    他们都没进王居, 黑虎也不好走, 立在车旁跟木桩子似的一起等。

    两颗天眼围绕着车在上空不停盘旋, 可惜没人看的见。

    进出王居办事的十八区高层管事们, 就见着自己的王候在车旁,身边站着护卫队长,边上还等着最近突然成为王区权贵的大人们。

    进进出出的人都开始小心打量, 没人敢上前一探究竟。

    这么着等了足有半个小时,车内还是没动静, 太阳却是越来越毒辣了,向阳眉毛越皱越蹙起, 再等五分钟, 还是伸手打开车门,轻轻唤了几声。

    闻人诀其实清醒过来有一会了, 但是心悸的感觉一直在, 闭着眼睛缓和那种难受, 便没起身。

    听见向阳叫他,胸口处也稍舒缓了些,他缓慢睁开眼睛,从车内坐起身,脑袋还有些晕眩。

    向阳看他坐起,把探进车里的身子收回去,重新立在车旁。

    伸手在耳垂上点了点,从耳朵根处有银色液体开始往闻人诀脸上“攀爬”,不一会儿,一张只露出鼻子嘴唇和眼睛的银色面具就覆盖上他的脸。

    闻人诀对维端说的这种“可塑性记忆液体”做出的面具很喜欢,不用时挂在耳垂上,形如耳钉并不引人注意,要用时随时可改变形态。

    探身从车内跨出,日头正照向他的脸,脸上反射出的银色光芒让等着他下车的几人本能闭了下眼睛。

    向阳眸色微动,其余几人也有些不解,不明白才一会儿功夫,闻人诀上哪找了张面具。

    银色面具和他的脸部皮肤非常契合,高贵中透着股邪魅。

    直到双脚立到地上,闻人诀发现个事情,自己很虚弱,虽不至于走不动路,可浑身的虚软无力让他有些皱眉。

    “主上?”向阳疑惑唤了声,大太阳底下傻站着可不好受。

    “走吧。”闻人诀当先走进大楼。

    吴豆跑前领路,到了电梯前,兴奋的伸指点,他快一步,余刚也想伸指点呢,就被他捷足先登了,轻哼了声。

    带着主上走进电梯,吴豆脸上的兴奋还没淡去,如发现什么珍宝一样介绍起这东西:“主上,这是电梯,这楼高呢,爬楼梯得累死,坐这个,可快就到顶楼了!”

    哪怕这些天有意无意的坐了多次电梯,他的口气依旧不减热度,“神奇的很,神奇的很……”他说着,指着不停跳跃的数字键说:“就是怪费电的。”

    辛头站在黑虎边上,听着激动到抖音的话,眼角眉梢皆是嘲讽。

    “土豹子!”

    不得不说人类攻击性语言千年管用。

    被他说的吴豆还没急眼呢,一旁刚还和吴豆置气的余刚就不干了,手一伸直接把人提拽到身前,粗声道:“小弱崽子,你骂谁土豹子?”

    辛头没还嘴,却朝天连翻了两个白眼。

    余刚脸色沉下来,准备按倒打。

    那边闻人诀胸口心悸阵阵的,空间本就狭小的惹他心烦,冷道:“想下去?”

    他一开口,语气很是冰冷,吓的余刚立马松手,辛头被放下后也没敢再吱声。

    自己最近有些难以压抑暴躁,只怕刚才那两人再发出点声音,他真能把二人都从这上升的小盒子里丢出去。

    他情绪不好,这下电梯里的所有人都感觉出来了。

    数字跳跃到十时,发出了“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闻人诀第一个往外走。

    他不太喜欢那个狭小空间,尤其在它上升的时候。

    吴豆追着他的脚步,快声道:“整个十楼都已经重新布置过,只有您的房间和一个大会议室。”

    闻人诀脚步不停的听着。

    “九楼我们没动,存放了一些档案和钱财等贵重物品。”

    这栋王居面积不小,每层都有近六百平米,现下十楼只有一个房间和会议室,显得异常空旷。

    “八楼的那些房间我们也没动,都是区内高层们预留的房间。”吴豆这是留守出经验来了,不知从哪掏出本簿子,有模有样的给闻人诀介绍起大致情况来。

    “七楼全是王护卫队成员的集体房,我们就添加了一些床铺,别的也没大动。”

    闻人诀在他布置好的会议室正中大沙发上坐下,其他跟上来的人也零零落落自动落座,以他为中心,环绕围了半圈。

    “六楼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各部门会议室和区内管事们办事用的空间,这个我也不太懂,没乱划设。”

    黑虎坐在闻人诀对面,看他往后仰着身子,面上满是倦色。

    年纪轻轻的,刚还休息了一路,怎么还这么困乏?

    耳中听着吴豆的汇报,黑虎没插嘴。

    “五楼大面积是封闭的,里面全是些军火弹药,我让人点过,但没去挪动,四楼都是些休闲玩乐的家伙事,我让人扔了些,布置了些练体用的器械,三楼空着不少客房,二楼是食堂,一楼是接待室,地下是牢房,您看着是不是要变动,详细的情况都写在这里。”吴豆说着,探身把手上的簿子放置到闻人诀身前的桌子上。

    闻人诀没去拿,吴豆识字是他后来才知道的,所以惯常的就让他留下看守,这次对方做的也不错,精明有,脑子有,除了有些没见过世面。

    但那都是可以培养的。

    动了动,他稍稍坐直些身子。

    所有人的目光立即集中到他脸上。

    “黑虎。”闻人诀叫了声,从怀中掏出支烟,原是想点的,后来不知想起什么,又放下,轻轻叹口气,才道:“对外,你还是你的虎王。”

    他说完这句话就停了。

    向阳抬头去看黑虎,目光深沉,不知在想什么。

    黑虎没说话,脸上看不出高兴与否,只还看着闻人诀。

    把没点的烟夹在指间玩,闻人诀半天后才又说了句:“你的护卫队划分到战队中,区战队改为战部,下设两支战队,你做第一战队的队长,向阳做第二战队的队长,我带过来的那一百一十个原血龙成员,组成新的王护卫队。”

    说完这话,那支没点的烟已被折断,他抬起头看黑虎,轻声道:“有意见吗?”

    黑虎平静相问:“是否需要把原战队的人分散到第二战队。”

    闻人诀笑了笑,盯着自己指尖,漫声:“不用,第二战队对外重新招人。”

    黑虎凝了目,又问:“那是否需要对战队人数做限制?”

    闻人诀静了会,问一旁的吴豆,“钱财够用吗?”

    吴豆愣了下,左右看,有些为难道:“主上,我虽然知道王区大致的钱财数量,这……能否支撑战队,我实在不清楚啊。”

    再聪明的人,也不可能一夜成才,吴豆毕竟只是个小帮派中有些头脑的小人物,这种大事涉及方方面面,他不知道也是正常。

    闻人诀没怪他,只是觉的有些头疼,当王是为了日后行事更方便,但他没想过,你站在什么位置便意味着你要承担什么责任,说到底,他还是得去问黑虎。

    “你看着安排吧,两个战队一视同仁。”

    黑虎神色如常,又道:“区内大小各个方面的管事名单我一会让人给您送上来,是否进行撤换,您自己看?”

    闻人诀只觉得脑袋开始肿胀,连连摆手,“不用,一切人事不必变动,区内以前如何运作,现在不变。”

    黑虎嘴一张,还想说什么。

    闻人诀赶紧打断,看着向阳吩咐道:“招收什么样的人你自己把关,战队新建,你有事多和吴豆余刚商量。”

    话一说完,没再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起身就往里边房间走,口中有气无力道:“都走吧走吧。”

    看他一副罢工的样子,还坐着的几人面面相觑,最终只能散去。

    十楼让给了闻人诀,黑虎只能搬到八楼住。

    八楼本是划给区内高层的房间,倒也安静,才出电梯门,辛头就冷笑出声:“真是不知所谓,他当这王是过家家吗?”

    黑虎没说话,等进了房间关上门,他坐在床上静静沉思了会,才抬头看怒不可遏的辛头,问:“你对哪里不满?”

    辛头气的很,觉得对方完全没把王位放在眼里,更没把他们放在眼中,怒道:“他是在看不起我们吗?不拆散我们的战队成员,甚至连护卫队都还给我们,也没进行区内管事更换,就没见过这样夺权的,他毛都没长齐,莫不是把王位当好玩?”

    黑虎笑了,抬头看有些暴躁的辛头,问:“难道你希望他一回王区就囚禁你我,大面积撤换各方管事,打散护卫队和战队成员,甚至镇压杀害任何敢于不从的人吗?”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