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山中袭击
    有人抱着自己, 白檀终于有心思去关注四周, 他轻轻哼着歌, 心情不错的垂手去拔路过的草, 一手松松环抱着闻人诀脖子, 另一手捏着草杆挥来挥去。

    从大树和灌木后走出,齐膝高的野草渐渐消失,闻人诀脚下速度加快, 白檀一开始还新鲜的左右摆动脑袋,后来感觉到迎面擦过的风,紧张的另一手也抱上。

    “怎么了?”他不安发问。

    一开始还只是疾步, 后来干脆就是在接连跳跃了, 白檀生怕从闻人诀身上掉下去, 双手牢牢环抱住对方脖子。

    闻人诀左右观察着,脚下速度更快。

    察觉到什么,白檀扔掉手中野草, 低头将身子埋进人怀中。

    风响山还在旅游时间,若说一开始他们在的位置偏僻看不到其他人还算正常,可现在都从山坳里出来这么久了,没道理还是一个人都看不见。

    怀中抱着人, 闻人诀感到不便, 若没有白檀,他完全可以更灵活的行事。

    虽然一切看着跟之前来时相同, 但细节处......刚路过草丛时他就注意到了, 红褐色草叶上滴落的血迹还未干, 还有那半截破碎的布料。

    并不是这块地方真的没人,而应该是......已被别有用心之人清场。

    现在这座山里,还有谁比他更值得刺杀?

    结合红雨对应的烛火熄灭,闻人诀本就对这次看似巧合的出行产生了怀疑。

    因此当披着墨绿外袍的袭击者们无声出现时,他并不意外。

    抱着白檀,闻人诀漫不经心的环顾阻拦自己去路之人。

    前后出现的总共有二十人,从站位看,应该是十人为一组。

    “诀......”因为贴的紧,闻人诀能够感觉到白檀快速的心跳。

    人脑袋还埋在自己怀中不愿抬起,闻人诀听到他瓮声瓮气的呼唤中夹杂着的恐惧和不安。

    “这处的其他人呢?”拉长音调,他开口意味深长发问。

    这二十人显然埋伏在这有一会了,最前头的两个人脑袋上还顶着草屑。

    对闻人诀的淡定,领队的两个人隐晦交换目光。

    其中一人抬手,身子跟话音同时传出,“都死了!”

    只用了两秒,人就横跨十米到了闻人诀身前,一手划过,指间夹着的刀片削下闻人诀额前碎发。

    提前看出人袭击的路数,闻人诀并没大动作避让,他还在原地站着,只上半身突然后倾。

    白檀紧紧抱着他脖子,忍着没有发出叫声。

    “你也会一起去!”以为自己能够一击得手,中年男人放狠话。

    一人不成,身后冲过来的另一个人攻击也到,闻人诀看人手臂突然拉长,五指弯曲着如鹰爪马上就要袭向他面门。

    右脚后退一步站稳,抱着白檀,他侧身的同时另一条腿抬起,狠狠将那重新握着刀片冲上来的男人踹飞。

    短短一分钟躲闪过两次致命攻击还打退一人,闻人诀脚尖轻点地面跃到半空,找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跳了上去。

    前一秒还站立的地方忽然塌陷,从里头爬出个矮小男人。

    正是二十人中的一个,之前局面一乱,人借着同伴错位的站法掩护消失在地面。

    没能成功偷袭,矮小男人很是不甘,顶着一身的泥土,他单脚跺向地面,泥土翻涌着如浪潮般席卷向石头上的二人。

    “白檀......”目光阴冷至极的看着这些人,闻人诀启唇。

    “嗯。”头虽还没抬起,但白檀松开自己双手,改为抓住闻人诀胸口衣服。

    “怕吗?”闻人诀温和。

    “怕。”白檀一点没犹豫,坦白回答。

    “你要独自呆一会。”说着话,闻人诀手已松开。

    白檀抿唇,虽然不甘愿,但双脚还是配合落地。

    拍了拍他脑袋,闻人诀很快跳下石头。

    虽然一开始不敢看,但都被放下了再做不得缩头乌龟,站在石头上,白檀打量着这群袭击者,每个人的动作都很快,以他的观察能力根本看不出什么。

    而同这些来刺杀的人一样,闻人诀的动作同样很快,且比起他们,他的步伐更为巧妙。

    白檀觉着人就跟天上飞舞的桃花蝶一样轻飘飘的穿梭在袭击者中,随时间的流逝,没见他身上增添什么伤口,反倒是来袭击的这批人一个个倒下。

    收拾掉这二十人并不难,闻人诀边活动手脚边烦恼接下来的路程。

    他很怕麻烦,真要一路冲破重围打回去,想也觉的焦躁。

    解决完这批暗杀者,闻人诀低垂脑袋沉默。

    白檀站在半人高的石头上踱步,呼唤了两声闻人诀都没理他,无奈下只好自己从石头上爬下来。

    “我们快走吧?”闻人诀身上有血迹,但观战的白檀知道那些血都不是他的。

    初开始交手的时候还好,可随着对方的人死去,闻人诀在战斗中就像换了一个人,手下动作狠厉万分,加之那双阴冷的眼眸,白檀不自觉生出惧意。

    只可惜他掩饰的很好,不但没表现出来,反而壮着胆子上前拉住闻人诀手指。

    到了后来,人那已经不是在反抗,甚至可以说不是在战斗了。就是屠杀,一场酣畅淋漓的杀戮。

    只要还是正常人都会心生害怕,白檀这样安慰自己,借着拉闻人诀手指的动作,亲昵靠上人身体。

    闻人诀有时也会产生不解和矛盾,比如,他非常厌恶血,更讨厌亲自动手,但真的染上血了,又会瞬间陷入狂热。

    温热手心包裹住他手指,闻人诀低垂视线,看一只白暂干净的手掌将另一只脏污染血的手抓的紧紧不放。

    身旁温度和心跳带来熟悉气息,闻人诀深呼吸着,黑沉不见底的眸子中总算出现一丝光亮,他缓缓抬头瞥了白檀一眼。

    人察觉到他的注意,靠的他更近,紧张兮兮的踮脚轻声:“还有袭击者吗?”

    “有。”闻人诀无意隐瞒,很肯定的给出回答。

    果不其然接下去的路程并不太平,二人没走多久,又有一批人跟他们撞上,比起先前那帮,这次的二十多人连话都不说,沉默着冲向他们。

    闻人诀刚动过手,再交手的兴趣已经不大。

    两颗天眼直接显形,蓝色光波荡漾在脚下,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极其诡异,白檀张着嘴,回过神后小心吞咽口水。

    闻人诀之前那一问坐实了他心中想法,这批来杀他的人为了万无一失已经提前清场。

    既如此,他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

    接下去的路上,天眼就飘浮在他们头顶。

    白檀没再要求人抱自己,闻人诀一手拉着他,步子不快不慢。

    两人再往前走了一段,眼见马上就要拐上正式下山的路,在山中搜寻埋伏的其他杀手总算全部赶到。

    白檀聪明的牢牢贴着闻人诀,正等待着跟之前一样的蓝色波光出现,只可惜等到那些人靠近他们二人到十米的距离,脚下波光依旧没有亮起。

    奇怪的抬头去看,白檀当场怔愣,前一分钟还在头顶保护着他们的眼珠子居然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消失不见了?!

    “坑啊!”瞠目结舌的骂上一句,白檀还来不及抱怨询问,在袭击者们身后蹭蹭蹭的跳出不少人影。

    闻人诀勾唇,好整以暇的眯起眼睛。

    白檀注意着他神情,在新出现的这批人跟袭击者之间来回看了两次,雀跃道:“我们的人吗?”

    还以为死定了,没想到救兵从天而降。

    不需要闻人诀回答,新出现的这批人虽然逊色于袭击者们,但胜在人数众多,很快就淹没了对方。

    闻人诀拉着白檀手腕,后退的同时取出面具戴上。

    解决掉袭击者,这批新出现的黑衣人齐刷刷对着闻人诀下跪,恭敬道:“闻先生。”

    会让天眼消失当然是因为提前察觉到这批人的靠近,季春出现后,他彻底放手展翅帮真正隐于幕后,如今世人知道的展翅帮帮主是那个肆意妄为颇为残忍的青年季春。

    这帮黑衣人,从他们的穿着闻人诀就能看出他们的身份,不过他还是多嘴问上一句,“谁让你们来的?”

    “是先生。”领头者起身回答。

    “他人呢?”问话的同时目光示意,男人很快明白他意思,从自己身上撕扯下布块弯腰递上前,闻人诀松开抓着白檀的手,轻轻擦拭起手指上的血。

    “在山下。”

    “哦?”擦过之后随手丢弃布块,闻人诀抬眼看天,“什么时候过来的?”

    “昨晚就从城中出发赶来了,”男人说着伸手指路,“车子已在山下候着了。”

    “潘......之矣......”用意不明的,闻人诀笑着轻轻念了声人名。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