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一池浑水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闻人诀皱眉, 这些话听着, 非常牛逼。

    事实是……维端在想措辞, 停顿了一会后,道:“可神眼, 它现在在你体内,你便无法再融合晶核体了, 因为任何晶核体都会被它同化, 它本身又是无法储存任何能量的,别人是把晶核体当盆子在体内储存能量后使用,可神眼没有这个能力,因为它本身相容于宇宙万物。”

    结论是……?

    闻人诀的声音阴冷中透着些咬牙切齿,“也就是说,我得不到任何力量,反而在全地球人类强化的时候, 维持原样?”

    维端似乎也在困扰, 因为声音明显的很迟钝, 它道:“也不是如此, 神眼起码会强化你的身体,让你的**更强壮和具有力量, 而且依照所有存储的数据分析判断, 神眼的融合不会只有一次, 你在日后的时光中, 需要不断次数的融合, 让神眼真正和你成为一体。”

    闻人诀面目阴冷的快滴下水来,融合不止一次,也就是说,以后那样的痛苦会不间断的重来?

    维端接着说:“你需要挺过每一次的融合,那期间和今天一样不能让‘识’间断或消失,没有‘识’的引导,神眼的力量会把你的肉身和识一起融入宇宙,化为空无。”

    把死说的这么高端,闻人诀挑眉,怒气消失一大半,平淡道:“继续!”

    维端应是真正认主后才被赋予了全部的内幕,现在它正努力消化之后打开的数据库,回答的便有些缓慢,“当你真正融合神眼成为一体,你就是神眼,神眼就是你,你就是宇宙万般能量,宇宙万般能量被赐予了你的‘识’”。

    “简洁明了!”四个字,闻人诀是闭着眼睛命令的。

    维端没在意,声音很是期待,道:“就是说,其他人需要晶核体也就是脸盆从宇宙中提取能量,并把自己的‘识’导入这些能量,才能使用它们。可你不需要容物,你就处在万般能量之中且和万般能量相容于一体,你可直接赋予宇宙能量‘识’,从而没有约束极限的引导使用它们。”

    闻人诀“啧。”了一声,没表态。

    维端的声音大了些:“大概这就是成神的真正含义!神裔再强大也只是在使用宇宙能量,可神和宇宙融合为一,神就是宇宙,宇宙就是神,神一念之间可引导宇宙变化,画海造山,轻而易举。”

    足够的慷慨激昂,闻人诀的情绪却未被挑动,他只是有些冷道:“真正和神眼融合一体,需要多久?”

    维端:“尚不清楚,也许千年,也许万年,也许亿万年。”

    闻人诀没说话。

    维端继续:“你放心,只要你的‘识’未灭,就算你的肉身衰老消亡,也一定可以想出办法的。”

    “啧啧”两声,闻人诀的声音透着冰冷:“在那之前,我若被人杀死,会如何?”

    维端沉默,而后思考,接着有些认真的说:“你被杀死后,你的‘识’会消散,没有了你‘识’的制约,存在于你体内的神眼也会跟着消散,直到下一次九域之碑重组再出现。”

    “啧。”闻人诀微微仰头,语气越发冷漠:“也就是说,在那之前我将得不到任何力量,却有可能随时死亡。”

    维端:“……”

    从地上撑起胳膊,闻人诀准备起身。

    维端着急了,它的语气可以很分明的听出来,“九域之碑重组后诞生的神眼,应该具有一定的‘祖源’性质,它寄存在你的体内,通过你身周磁场的影射,在你‘识’的引导下,应该可以剥夺和赐予一切晶核能量。”

    “剥夺和赐予?”起身后先伸展了一下双臂,唇角微动,闻人诀问道:“什么意思?”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维端道:“一切未曾经过实验,只是我通过所有数据思考和判断出来的,我们需要在你离开遗落之地后进行试验,如果我判断的是正确的,你将会成为晶核能量修炼体系中唯一的外在干扰因素。本身,任何智慧体修炼出的晶核能量都是无法被剥夺的,修炼晶核能量只能从大气中提取而无法通过吞噬其他的能量体走捷径,但如果猜测属实,你将具备这两种能力。”

    闻人诀沉凝着没再移动身子,他在思考这两种能力的用途,和离开遗落之地后的打算。

    这两种能力就算真的成真,更多的也是作用于其他人身上,而不能成为自身直接的力量。

    维端没好意思开口提醒闻人诀这个事情,因为一切都还不肯定,之后的一切都需要出去后做试验,它现在多说也没有意义,只是想起终于能从这墓穴中离开,它还是充满了兴奋。

    而且因为对继承者有了期待,想到之后地球必然的群雄逐鹿局面,深植于神裔种族中唯恐天下不乱的天性,越来越有抬起的苗头。

    这种兴奋甚至压过了它得知被自己人算计,再无法通过寄宿继承者真正“重活”过来的失望和不甘。

    只听它的语气完全恢复到了初次和闻人诀说话时的样子。

    空茫神圣中带着绝对煽动性的期待:“继承者,准备好了吗?乱世已被你掀开帷幕,是为蝼蚁浮萍还为种族掌舵,我,拭目以待!”

    可同样的引人注目,因为队伍后方板车上铁笼子里正狂躁的白色长毛异形。

    这只异形并不大,只有正常人类小腿高,两只长耳朵垂挂到地,红色的圆眼珠子正愤怒的盯着笼外围着它打量的人类,周身长毛干净如初雪,没有一点杂色,两只后腿有力,直立起来两只前爪却非常小巧,现在虽然站在笼子中龇牙咧嘴,可一点也没影响它的可爱和娇俏。

    余刚站在板车旁,听着周围人的议论感觉有些牙酸,什么好可爱好萌好想抱在怀里揉捏,如果他是第一次看见这小家伙,怕会一样吧,前提是这小东西没有残忍咬死他十来号兄弟。

    王区城外旗帜下的空地上,有排成长队在门洞处等待入城的,也有从各个聚集村落赶过来,不想浪费钱进城而席地摆摊卖东西的,看见他们这行人出现在环山入口,都投注了足够多的目光。

    包括区内在环山入口处担任守卫任务的战队成员,其中一个小头领靠近板车,用手中步、枪冲笼内呲牙咧嘴的异形戳了戳,逗的小东西开始猛烈撞击铁笼,他才后退几步,掏出香烟点燃,看见余刚一动不动矗在板车旁,又递给余刚根烟。

    余刚伸手接过烟,道了声:“谢了!”深深吸了口,透过缭绕的烟雾去看门洞处正排队登记准备入城的自己人。

    那小头领又好生打量了下异形,才努嘴问:“听安子说,你们换了会长,这次倾巢而出像是有大动作,感情就为了这么个东西?”

    余刚应该和这个人相熟,对他口中的安子也是认识的,这些人都是区内战队的小头目,只要是在区内生活的牛鬼神蛇都避免不了跟他们打交道,余刚也是,开口心有戚戚然道:“你别看这么个小东西,嗜血的很,血龙这次的老本都赔光了,可不就指望它能让我们捞个够!”

    那人看笼子里的异形眼睛,圆溜溜的红如宝石,漂亮的紧,只是:“可爱是够了,小姐夫人们喜欢是肯定的,不过要是扔到异兽场,我看不够给人塞牙缝的,你们这次够呛!”说完哈哈大笑着拍了拍余刚肩膀表示同情。

    余刚表情瞬间变得万分愁苦,可心中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这次出去原也不是为了这异形,不过是个烟雾、弹罢了。

    想起车里成袋子的钱币,他咧嘴笑还来不及,不过这异形的战斗力……他抬眼看身前的人,怪道:“战斗力如何,你日后看就分明了,这东西可不能卖给小姐太太们。”

    那人本不以为然,不过看看身边这些面容有些疲累的男人,血龙公会的战斗力在区内的公会里不算强盛,可也绝对不弱,如今却凄惨惨的只跑回了这么点人,或许真是“物不可貌相?”

    前头门洞处登记的人已经完毕,正冲后头的两人示意,小头领带着余刚往前走,口中随意道:“咱兄弟感情是有的,但该做的份内事儿你也别怪兄弟。”

    “应该的,应该的。”余刚咧着嘴笑,心中多少有些不耐,走到车旁掀开帘子让人检查,有辆车已经报废在林外了,只这辆跟着回来,那小头领顺着目光往里看,主要是为检查有没有携带火器进城,毕竟所有火药武器的交易,王区全部要登记在册,这一眼瞧过去,车内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就扔着几个编织袋,体积不大,大概是些晶核体。

    再里面靠着车壁,席地坐着个人,体态修长,看着有些瘦弱,眼下正弯着上半身,脑袋一点一点的状似在睡觉。

    车厢正中则站着个健硕男人,迎着被掀开的车帘子,看向他们。

    小头目放下帘子,车内没有火器枪械,也不必检查的太过仔细,没有这个规矩也为了日后跟这些小势力行走方便。

    他点头示意放行,最后跟余刚说了句,“死掉的那些兄弟名字,你回去后让人报备到上头,该交的居住费也得清了,收不回的身份卡也得销了,老规矩。”

    “明白,明白。”余刚点头很猛,伸手过去塞了把钱币。

    那小头目退开几步,笑容更为灿烂,挥手让他们快走,后边还排着不少人呢。

    几乎是刚擦肩而过,余刚的脸色就拉了下来,以前觉得这些人强大,可如今的自己,怕一手就能捏死对方,可还是得赔着笑脸。

    那小头目身边还跟着几个人,见小头目已经迎向下一波回城的帮会,其中一人边走边回头去看刚走的血龙公会,总觉得哪里怪异的很。

    他想了又想,才明白心中的怪异感来自哪里,虽说这次对方牺牲惨烈,可他却从剩下归来的人身上,感觉不出绝望和胆怯或者放松侥幸,刚才血龙那一百多人全部静默站着,一言未发,眼神冷漠中透着点……漠视。

    周身的气息让人觉得压抑,和其他牺牲惨烈回来的帮会成员都不同。

    不过,来不及让他思考太多,前面的战队同伴在喊他帮忙检查,他摇摇头把心中的怪异感抛到一边,投入忙碌。

    环山入口处的喧闹和忙碌还在继续,余刚则带着血龙仅剩的一百多号人擦身这些人,回到王城。

    血龙这次倾巢而出,只留下些老弱病残,吴豆对来找事的一些老冤家,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一个劲往战队头头目目处塞钱寻求庇佑。

    虽然不是长久之计,而且老本都快花光。

    见着余刚他们回来,本还精神一震,只是等人全数站齐整后,他就又愣住了。

    出去时四百五十号人,浩浩荡荡。眼下他认认真真点过人数,不多不少,一百一十人,全数排列整齐,三行站着,对视上他在台子上的目光,静默安静异常。

    吴豆可以感受到他们周身气场的不同,也能猜测出他们大致经历了些什么,眼下这些神情平静,眼神冷漠的男人,是经历了九死一生全然的蜕变后回来的。

    他们已经不容于人群,在厮杀中诞生了独有的气场和人格。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