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自立为王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半天后抽搐着脸, 又一步一挪的移动到他床边。

    “王?”字刚吐出, 对方突然停下, 像便秘一样阴了脸,半天到底改了口,“老大,你醒啦?”

    黑虎没应声, 扭头看房间摆设,他很确定自己现在还活着不在地狱, 这分明还是他在王居八楼住的房间,之前破碎的玻璃被重新更换, 一切看着毫无变动。

    他口一张, 声音沙哑的不行, 吞咽了口唾沫, 终究努力出声问道:“其他人?”

    辛头鼻子动动, 眼睛一瞬就红了,哽咽着声音道:“老大, 没事,大家都没事。”

    黑虎缓了口气。

    “老大!”辛头坐到他床头来, 视线坚毅的看着他, “大家都知道是您救了我们, 若是知道您醒了, 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只是……他们现在还不能来看您。”

    “我知道, 咳咳。”看着窗外日光,黑虎表情沉静。

    辛头几次想张口,又闭上。

    闻人诀的手段太过难测离奇,谁知道他们现在说了什么,对方会不会立马知道?

    那天名册上的名字他们事后一个不少的对了,还真是全员名字,一个没少,一个没冤枉,让人毛骨悚然,就像从一开始谋划闻人诀就在旁边盯梢了一样。

    他们几人分开暗反,人员联动名单没有一个人知道全部,可闻人诀倒似比他们知道的还详细点。

    半天之后,辛头都有些昏昏欲睡了,黑虎又突然开口:“我昏睡了多久?”

    一个机灵醒过来,他立马回道:“三天。”

    闻人诀的手段不止震慑了黑虎这帮人,连着向阳、余刚、吴豆三人也一样,他们是直到最后关头才接到命令行动的,之后的一切看来,闻人诀就似早就清楚对方的一举一动了。

    这也给了他们一个警醒,以后千万别再随意揣测主上的行为,更别有欺瞒主上的心思。

    闻人诀就似不清楚底下人的纷杂心思,事情暂告一段落后,他又宅回十楼。

    没有面对其他人时刻意柔和的表情,闻人诀一个人呆着时,神色很是阴沉,“能不能感应出我体内神眼的异动?”

    房内没人,他在和维端说话。

    维端静了会,“这世上也没有生物吞噬过神眼,更别说擅自对神眼的能量进行监测,万一神眼暴动,我可就没了!”

    神眼可不是什么晶核体,可以融合宇宙万般能量之物,就可以消融万般能量,一个不慎,他连能量带程序都会被解体分散,那他可就“死”了!

    它惜命!

    闻人诀神情很是阴霾,若有其他人在场,必然会被他此刻的神情骇到。

    他最近老是心悸,这就罢了,还三五不时的突然虚弱,不是说连路都走不动的那种,而是忽然恢复到吞噬神眼前的体力和反应速度。

    这次可以清晰掌握黑虎他们的一举一动,靠的是天眼,可天眼和维端再好用,不如他自己掌握力量来的踏实。

    他现在,恐怕连向阳都打不过。

    再过两天黑虎已经可以下地活动了,辛头这几天都候在他床头,便也三五不时说会话,辛头说真搞不懂闻人诀在想什么,之前不杀他们就很奇怪了,现在他们造了次反了,对方还是一个没杀,真不知道到底是前所未有的大度,还是有什么打算。

    黑虎隐约听出他话中的不安,和稍微带点的感叹。

    毕竟辛头这次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哪里知道闻人诀就又一次放过他们了呢。

    说不上是不是感动,可到底对闻人诀有了复杂的感情。

    黑虎要见闻人诀,没有任何人阻拦。

    当护卫队员替他推开门,他走进去时还愣了愣。

    因为一切跟事情发生前的那次见面如此相似,只是闻人诀这次是侧身对窗坐着,低着头看书,手边放着倒好的红酒,前边有几盘瓜果。

    黑虎挪动脚步走过去时突然想起那次会面。

    现在想来,闻人诀那次是在给他机会,让他说出准备做的事情。

    可惜……他当时鬼迷心窍以为自己会成功,平白受了之后的磨难和屈辱。

    但他怪得了谁呢?

    他不但没法怪闻人诀,甚至还应该谢谢闻人诀没杀他,更应该感激涕零对方连他手底下的人都一个没动。

    可平白受了那样多的屈辱和心理上的一种毁灭,知道闻人诀早就冷眼看他们作死甚至纵容最坏的结果出现,让他全然只有感激,不可能。

    他和辛头那帮人一样,现下对闻人诀是爱不起,恨不得。

    感情很复杂。

    闻人诀低着头,把斟满红酒的高脚杯推向他。

    黑虎打眼看,这杯酒是早就倒好的,闻人诀像是猜到他会来。

    他坐下,看着闻人诀发心,沉沉叹了口气。

    闻人诀抬头,看着他神色有些古怪,气道:“怎么?我倒的酒就这么难喝,还没喝你就先叹气?”

    黑虎听着他貌似生气其实亲和的话,又是一愣。

    这可以说算是他“背叛”后第一次见闻人诀,万万没想到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和他背叛前一样,莫名其妙的亲切随和。

    可自己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晚上的经历。

    浑浑噩噩中看清的,闻人诀那淡漠至无便显得毫无人性的瞳孔。

    没有生气暴躁狠辣,可那种眼神扫过他,黑虎觉的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同是一个人的声音,一样的轻声细语,可那晚和今天截然不同,那晚上他耳中听到的每一个字都阴冷入骨,足以让他这两天缕缕从梦中惊醒。

    看黑虎盯着自己发愣,闻人诀也不介意,重新低头翻过书页,往下看。

    良久,黑虎似乎回过神来,恭敬的请求示意:“王,不知您可否放我离开十八区?”

    他是想明白了,权势地位顷刻间就会灰飞烟灭,只要能留的命在,日子过的苦些都无所谓,他想活着,如果闻人诀真的大度的不打算杀他。

    他打算以后好好生活。

    听着他的话,闻人诀头都没抬,大概刚好又看完一页,指尖捻起翻过去,眼睛还在书上没离开,口中缓缓应了句,“你怎么还这么天真?”

    黑虎苦笑一下,但没发出声音,他看着依旧低头的闻人诀,心中暗道就该如此,怎么可能留着自己一条命,却只为放他走。

    只是不知道,自己会迎来怎样的命运。

    他静默着等闻人诀的审判,然而半天过去,对方还是自顾自的看书。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书页翻动声,在他有些坐不住的时候,闻人诀突然开口说:“喝酒!”

    “啊?”黑虎真是突口而出的惊叹,根本无法压抑。

    等半天就等了句这个??没有办法,他只能伸手拿过酒杯,一口而尽。就怕对方再等上半小时,又来句喝酒。

    好在闻人诀这次没让他久等,在他喝光杯中酒后立马开口说:“回去吧,这几天耽搁下来一堆文件。”

    “啊?”他发誓他真不是故意又来次相同感叹的,纯粹还是无法压抑。

    终于合上手中书,闻人诀抬起头,神色认真的看着他道:“第一次我要你一个承诺用来换你手下人的命,我要的是你的王位。这一次我同样要你一个承诺,用来换你自己的命。毕竟那天晚上你所磕的头,换的都是别人的命。”

    “我自己的命我当然得换,我的这第二个承诺,您要什么?”

    “你的忠诚。”

    甚至对他都一副毫无猜疑的样子。

    正常人皆会担心的事情,对方却似毫不在意。

    哪个得到权势的不想把王冠牢牢抓在手中,可对方倒好……

    向阳没回八楼休息,带着余刚和吴豆去了五楼选枪,他爱枪,如今武器仓库摆在眼前任由他挑选,是片刻都不想耽搁,管理五楼的人见着吴豆,赶紧开门,向阳心满意足的抱了一堆枪支出来,就又直接下到四楼去练枪。

    余刚吴豆无奈,只得陪着。

    第二天,黑虎召集各部门管事们在六楼会议室开会,闻人诀没下来。

    黑虎在会上宣布了几件事情。

    第一:解散原护卫队成立新的护卫队。

    第二:以后区内战队改名战部,下设两支战队,顺便隆重介绍了下向阳。

    至于第一支战队的队长,暂时对外公开说是原护卫队长辛头。

    而且对各方管事们都打了招呼,他以后搬到八楼住。

    没人知道突来的变化是怎么了,也没人知道黑虎为何突然腾出十楼搬到八楼住,管事们会后都在议论新成立的那支护卫队成员,身手强的离奇却不明底细。

    知道事情全部的人不是没有,只是很少,而且一律守口如瓶。无一例外都是黑虎心腹,全是些十八区各方面的头头脑脑。

    长年跟随的人突然不是王了,虽然现在看来一切似乎没什么变化,可他们不认为黑虎会真就此认命,都等着黑虎反扑的那天。

    尤其大半个月过去了,那个所谓的新王还呆在十楼,都没下来过。

    当了十来年的王,黑虎在十八区扎下的根,岂是一个外来的毛头小子可以轻易撼动的。

    黑虎一开始听手下人暗示的时候,还会劝导上一句,说他们的人能大部分安然无恙从茂林撤出多靠了对方,后来不知是真起了反悔的心思还是动了别的想法,再有人说一些隐晦的反杀的话时,他开始保持沉默。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