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恭迎吾王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他这一歪头,才可注意到他的正面, 黑衣看着宽大却非常精致,领口处被一个造型奇异又别致的装饰物扣住, 宽大的衣袖迎着海风鼓胀起来, 袖口处有银色丝线刺绣的纹路, 神秘又高贵。

    上身宽大的黑衣到了腰际处又被一条银链般的物件收紧, 那人修长有力的双腿被裹在连着衣袍的紧身布料中,看着紧绷又充满力量。

    闻人诀把腰间不知材料的银色链子再收紧一些,脸上同样覆盖着一张银色的面具, 不知材料的面具戴着分外舒适,而且似乎是软体的已经和自己的脸部皮肤融为一体。

    他曾用手指戳过脸上的面具,居然和直接戳到皮肤一样凹进去了, 只露出两只眼睛一张嘴巴的面具丝毫不影响他说话,弹性虽极好,但哪怕他脸部皮肤扭曲再大, 面具外部也看不出。

    想来,只有外力从外触碰面具, 面具才会跟着改变形状。

    这还不是最方便的地方,闻人诀试着纵跳翻滚过,除了用手指轻轻在下巴右边敲击六次外, 面具不会为任何外力所剥落。

    简直像是量身为他所造。

    就是衣服……闻人诀抖了抖衣袖, 迎风招展的款式让他喜欢不起来, 若和下半身一样紧身, 自己会容易活动的多。

    上宽下紧,闻人诀不知道神裔的审美眼光是什么,但这样的衣饰显然让他分外不满。

    可再不满也得穿,维端检查过储物用的房间,所有衣服都是如此,就算有不一样的,那也一定比身上这套让他还难以接受。

    他绝对不想自己光着身子离开海底,之前的衣服早已经碎成片,自己若非要拿来裹体,怕最多只能遮个重点部位,他没那个癖好。

    就算海岸边,不会出现人类。

    视野中的天地随着红日的升高变得更为明亮和清晰,闻人诀迈开脚步赤脚向着海滩走去,光脚踩着金黄细腻的海沙行走,他慢慢闭上眼睛,一边任凭徐徐海风温柔抚过,一边倾听着海浪澎湃的交响,一波又一波不断的浪潮叠成了一曲悠扬的歌声,时而近,时而远。

    紧绷多日的心神得到了安抚,闻人诀忽的产生一种在此沉睡的想法,闭着眼睛,伸展双臂毫无警惕的迈步。

    远处深海中有庞大黑影向着海滩潜游而来。

    似是一无所觉,闻人诀闭着眼睛毫无反应,那庞大黑影逐渐接近后因为海水的深度无法再向海滩靠近,但见近海处海水一瞬翻涌,有两条触手般遍布倒钩的爪子从海中瞬间向着闻人诀勾刺而来。

    那触手粉红色肉球遍布,伸出足有五米之远,有闻人诀大腿那么粗,在空中蠕动着伸展分外恶心,像是被突起的海浪声惊扰,也像是感应到了快速袭向自己的风声,闻人诀脚步一顿,终于睁开眼睛仰头看向触手。

    只是一切都晚了,那长满倒钩的触手已至他头顶。

    带着凌冽的风声和对猎物的势在必得。

    闻人诀一动不动,双脚站立处却无声无息的出现个圆形黑影,那黑影出现的突凸怪异,大小只若洗脸盆,在黑影出现的一瞬间从里快速伸出两根接近透明但泛着微蓝光点的光形状触手,跟海底异物蠕动如蛇,长条遍布倒钩不同,从圆形黑影中伸出的两条光状触手似乎是模仿的人类双手,拥有五根手指,只是手臂处被无限伸长。

    后出现的两条光型触手迎头抓住异物的触角,下一个瞬间似乎发力往陆地一拽,海水翻腾声跟着响起,身体黝黑状似蘑菇的海底生物被从浅海中拉起,砸向陆地。

    闻人诀脸部虽被面具覆盖看不分明,但瞳孔中一瞬的诧异非常清晰,他跟着扭头看向被砸到地面上的异物,那东西足足有聚集地的房子大小,被从海中拽起还被发狠砸向陆地让它有一瞬的发懵,在反应过来后,立马蠕动着它的两只触手立起来,伞状身体似乎舒展了下。

    看着便又大上了一圈。

    立起触角后这玩意高了一倍,闻人诀没想到用来袭击自己的触手居然是这家伙的双脚。

    那异物不知是否具备智商,黑漆漆的身体也分辨不出哪里是眼睛,它在晕圈后立马恢复戒备,立在原地,看着像是在打量自己的猎物。

    虽然面对着庞然大物,闻人诀却没有人类该有的畏惧,他饶有兴趣的仰头往前跨了一步。

    他想,那东西如果有智商一定在思考面前,这么个小小的生物是怎么把自己从海中拽出,并毫不费劲的又砸出去的。

    老实说,闻人诀自己也很吃惊。

    维端说过,它具备防护功能。

    可神裔和它都表现的太过尿性,让闻人诀并没有对此抱有多大期待。

    刚才的他确实心神放松了,没有发现异物的靠近。

    甚至直到马上要被攻击才警觉过来,可那个时候无论自己做什么都躲不过去了,所以他才只能看似冷静的等死,脑中却想着,死前也得在‘识’中抹去维端。

    维端认主后只链接了他的心识,只要他不主动把心中所想告诉对方,它并无法探知,好在如此,如果让维端知道闻人诀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拉它陪葬,想必,它会迟疑救人的举动。

    那异物和闻人诀对视了一会,然后毫不迟疑的迈动两条丑陋的触手,快速向着海中逃离。

    再低级的生命体,也会有本能的畏惧。

    它的生存本能似乎让它意识到了什么。

    闻人诀挑眉,身子没动,脑袋却随着“庞然大物”移动。

    蠕动的触角让怪物跑起来的姿势怪异滑稽。

    闻人诀身后透明中泛着微蓝光点的触手挥舞游动,却始终没离开他身周半步。

    注意到了自己脚下的圆圈黑影,那光芒触手便从中伸出,似是来自地底,漂浮在他身后晃动让他看着颇像九尾狐。

    那是一种存在于星坠事件前华夏人类神话中的生物,在星坠事件后真实出现并被地球权贵人物所喜爱,养做宠物。

    不过一瞬的出神,闻人诀轻声开了口:“天眼,猎杀。”

    简短的指令,随着话音落地,海岸上空快速降落一个黑色球体,那球体掀起黑色表皮露出人类般的瞳孔,快速飞临怪物头顶。

    眼见马上就可以躲入海水中,那怪物跑动更快,却还是难逃身下泛起水波般的蓝色光圈,那光圈一瞬激荡,而后半个身子已经入水的怪物忽然僵住了,轰然倒地后,尸体上泛起缕缕黑烟。

    靠近几步,闻人诀仔细的打量了会,明了了怪物的死因,被从身体内部烧灼烤焦,天眼的杀伤力不负他望。

    足够凶残!

    只是眼下这还不是他最关心的。

    “有没有晶核体?”他道。

    在误入遗落之地的那一天中,他经历了很多人一辈子也不会接触到的事,更亲手触碰了一个人类闻所未闻的力量体系,之后实在太过疲劳,选择暂时休息。

    维端给他提供了好去处,一间被封闭隔绝了亿万年的房间,足够简洁,在被钉在墙上的床上睡了个好觉,闻人诀醒后才开始慢慢思考一时知道的过多信息。

    之后在遗落之地休息了一整天,期间维端只给他准备了一块半腐烂的鱼肉,和半杯淡水。

    闻人诀遇见维端的那处大殿并不是遗落之地的唯一房间,在殿内后纵横交错着许多小房间,里面存放了很多晶核文明时期的物资,但很可惜,那些东西里面就没有可以被人类食用充饥的,神裔们或许是没想到,或许是懒得想。

    就像他让维端搜寻了半天发现里面有不少衣物,却没有一双鞋子一样。

    神裔是个奇怪又不可揣测的种族。

    没有食物自己就不可能在遗落之地长期呆着,而闻人诀也不准备在那死气沉沉的地方继续生活,维端想马上离开,他跟维端的想法一拍即合。

    之前自己看见的白色圆形石台,就是个空间传送阵,这让闻人诀异常震惊,可也很好的解释了那些凭空出现的物体,就是被从殿内后摆放整齐的格子中传送出的。

    包括被锁在最深房间处的维端本体。

    而地面那些奇异流动着液体的图案,就是传送阵的构造。

    只是简单的图案……怎么就能办到物体跨越空间的传送呢?闻人诀百思不得其解。

    可想必维端一时半会跟自己也解释不清楚。

    就像他离开大殿重新从十万之柱那离开时看到的那些瞬间风化散落大半的石柱一样,那数十万根看似毫无规则林立、长短不一的石柱,居然就是封印九域之碑的阵法。

    闻人诀通过这些,再一次无比清晰的明了,自己接触的是一个真正和人类无甚牵扯的文明。

    天眼围着怪物尸体转了一圈,而后维端的声音跟着出现:“没有。”

    闻人诀有些失望,但同时望着怪物尸首的目光变得深思起来。

    “前厅是你能去的地方吗?你在赌坊也干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这样莽撞。”

    “我那天等了你半宿你都没来,回去才听人说起你的事情,可吓死我了。”

    “你也真是好运气,可不是谁都能遇上那样的贵人。”

    黑暗的角落处,两个人影蹲坐着相互依靠,一人低低说话埋怨,另外一人沉默吃东西,尽量不发出声音。

    乐人说着说着叹了口气,扭过头去。虽然知道看不清黑暗中的人,但还是瞪了那个方向一眼,语气责怪中带着关心,“我这大半个月还是每晚来这里,好在你今天能下床了,真怕你活不过来。”

    闻人诀安静吃着对方带来的东西,一只手不自觉摸了摸自己胸口,那晚的灾难过去已经大半个月了,赌坊费心给自己治疗,他也算捡回了条命,“他们不敢让我死,万一云暮哪天回来顺口问一句。”

    乐人皱眉,语气重了些,“你也知道是顺口,还是万一!云家小少爷很少来咱们这些乌烟瘴气的地儿,你千万别当他那晚救你,你就真有了依仗,咱们这种人在他们眼里,算的了什么?”

    乐人说着,觉着不对味,干脆蹲着在狭小空间扭过去,半身前探,整张脸皱到了一起,“不是我说,你怎么还直呼起姓名了,你是这次吃的亏不够啊!”

    说着,想伸手去晃身边人,但想起对方不喜人碰,且今晚是对方大难不死下床的第一天,手痒痒的作罢,他眉目间透出些隐忧,语气也急促了些,劝解道:“他救你跟救小猫小狗一样,纯粹一时兴起,我说……你可千万别动什么不该起的心思啊!”

    乐人见过云家那宝贝少爷,白白嫩嫩的眉目间透着股子恬静懵懂,确实很吸引他们这些长年在黑暗中挣扎生活的人。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