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真正目标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飞龙的父亲是村长, 眼见着儿子对女人是没兴趣了, 他的心思就慢慢活络了,自己的配侣去世多年, 他也是耐不住寂寞。

    可他早四十有余,就算按照最高寿命来说,能活几年都说不好, 最多五年?然后妹妹呢?再改嫁?跟个货品一样被交易来, 交易去?像当年自己的母亲一样?向阳说什么也不愿意,可又能怎么办呢。

    前几年还好推脱,随着妹妹越来越出挑, 飞龙的父亲是越来越变本加厉。

    有的集体物资被克扣, 这便算了, 想着闻人诀都能一人出去讨活路, 自己为什么不行?而且仗着有枪做依靠,可没有在林中活动的经验,一时便走的远了些,差点没了命。

    想到这些, 向阳脸色出奇的差,这样摆明被人说出来, 虽然对方没用嘲弄的口气, 可他的怒火还是无法克制的喷发。

    “住嘴!”他怒吼着跨前一步, 举起了拳头。

    对面的人慢慢抬头, 像是没注意到身前人的震怒, 缓缓掀起眼睑,就那么盯视着他,眼瞳黑的几乎看不见眼仁。

    向阳饶是震怒之下还是一僵,明明闻人诀什么动作都没,他还是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向阳没了动作,僵立着。

    闻人诀却依旧静静的盯看了他一会。

    一声不吭的扭身就走。

    看闻人诀转身,向阳捏紧在胸前的手才慢慢放松,而后垂到身侧,想了又想,他看着前面的人影,还是开了口:“你如果还想见安老,就赶快回去吧。”

    闻人诀没回头,背朝着他往前继续走,只暗哑的声音传来,“什么意思?”

    “我一大早出来的,那个时候他就不行了,你知道村里不会让垃圾人死在屋中,他已经被抬去后山下的小、穴了。”

    突的捏紧手,闻人诀指尖掐的发白,没再回话,冲着聚集地的方向奔跑。

    虽然知道安老时日无多,但总以为还能再陪伴自己几日,没曾想,告别来的如此之快。

    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恐惧和寂寥,从此以后,是不是只有自己了?

    虽然安老不是自己的家人,对自己也算不上亲热,但以前总想着,还有个归处,还能有个疗伤地,自己找到吃的也知道要留一份。

    人,总要有些寄托才能活的落脚。

    难得的有些慌乱,闻人诀怕自己,连最后的告别都会失去。

    老者,是否还能撑到他回去?

    跑到聚集地附近的时候,闻人诀被突然伸展出来的活络藤绊了个踉跄,进了聚集地后虽然跑的如道闪影,一路上还是听到了不少人的惊呼,消失一个月,所有人都诧异于他还能回来。

    他避过那些想要询问他的人,一心往聚集村后面的山脚下冲。

    什么小‘穴……其实只是村庄后面两座土山之间的山坳。

    食用完的野兽尸骸,快死的人类,往那一扔,自生自灭,任其腐烂。

    小小一处山坳,遍地白骨,有一种紫色的花骨朵却在累累白骨间开的艳丽,闻人诀踢走一块半腐烂的肉块,望目在这中间寻找着。

    不远处,两具马上腐烂光的人骨之间,闻人诀看到块灰色的衣袍动了动,然后一声低微的咳嗽传入耳中。

    一瞬感觉心脏如被捏紧,闻人诀看清安老面朝着另外一座土山,已经不能动弹,摊开的右手就那么搭在还剩骨缝处有肉没腐烂完的人骨上。

    对方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来了。

    闻人诀停住脚步,就那么站在原地,静静的看了一会。

    他想让自己记住这个场景,如此无力的景象和内心深处激烈翻涌的情感。

    “安老,我回来了。”终于,他还是走上前。

    “呃……”趴着的衣袍突然颤动,但人的声音已经很难发出。

    闻人诀蹲下身子,把老者从地上扶起,让他仰面朝天,躺在自己的膝上。

    衣袍掉落,老者的面目显露出来,枯黄的脸上是被摩擦弄出的血痕,他浑浊无神的目落在闻人诀脸上,嘴唇动了动。

    还是没能发出声音。

    闻人诀从腰中的包里拿出瓶药水,灌入老者青紫的唇,药水外流,安老似乎连吞咽的力气都没有。

    闻人诀想放弃,安老昏暗的眼中突然滚落泪水。

    顿了顿,闻人诀还是伸出手,卡住安老下颚,强行把药水灌了进去。

    这药水还是安老配置的,说是重伤之时喝下,怎么也能还你几口气。

    闻人诀没喝过,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滑动了下喉结,片刻之后,老人眼中似乎重新浮现出点光亮,“你……回来了……”

    声音依旧只在喉咙间,闻人诀不得不低头到老者唇边,耳朵贴上。

    “嗯。”低声回应一个字。

    “小……小子……你怎么…不哭啊……”

    依旧维持那个动作,闻人诀眼神茫然着落到远处,没有焦点,道:“我早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呵……”不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安老似乎又有了气力,他慢慢伸出腐烂的手按向闻人诀肩膀,嘶声道:“我恨……”

    有血水混着脓液沾染上闻人诀衣服,但他没在意,就像他没有在意老者现在身上腐烂的气息。

    “都……说人死前可以放下所有怨恨,可我还是不能……越是痛苦,我越是不能放下,闻小子……我来自‘河外星系’的主星——六仪星。曾经是斯德尔凡家族下医药公司研究室的一员,是一位受到所有人尊敬的主研,直到……我,我送达前线的药物出了差错,引发病变,可……可那是被人动了手脚的母体药液!它不是我的研究成果……咳…不是……”

    “他们……他们……审判我,说我被vanish族人收买,说我害死了好多人类。”

    老者在痉挛,闻人诀冷静的按下对方颤抖的手,道:“所以你被流放到这。”

    这是安老不曾说过的过往。

    老人在哭,哭声哽咽,却没有眼泪,他根本就哭不出泪水来了。

    “我不想让自己忘记……我……究竟来自哪里。”

    闻人诀低头,视线看向安老的耳朵,有一只耳朵已经不见了,血液似流干,伤口就那么脓烂着,整齐的像是刀口。

    暗沉目光,放低了声音:“我会为你报仇。”

    语气果决,似乎结果不容置疑。

    安老的瞳孔努力凝聚,想最后看看这个孩子,但涣散的光亮还是逐渐在眼中消失,他似乎想摇头,头微微侧了侧,却只留下一句轻微的呢喃:“这个……肮脏的世界,能焚毁…就好了。”

    闻人诀没动,保持着那个姿势,像是没在意怀中老人渐渐冰冷僵硬的躯体,他只是无声抬起了头,看向蓝天。

    是个好天气,盛夏季节,碧空如洗,苍穹无垠,在蓝天白云下,远处连绵起伏的树木顶端的枝叶上跳跃着日的光点。

    地球生存环境恶劣,但生态环境却出奇的好。

    把怀中老者慢慢放下,滑落的衣袍让他得以看清老者脓乱的身子。

    垃圾人就是这样,死前就开始腐烂,受尽折磨而亡,安老虽然一直以药物压制自身的腐烂,看着也比其他垃圾人好些,但濒死时,以前被压抑的死相全部一下涌出,似乎在嘲笑这个人类的挣扎。

    终于……了无牵挂。

    看了看四周,闻人诀琢磨着是不是寻个地把安老埋了,毕竟人类讲究入土为安,但看见周围散乱的被刨动过的土,这地方夜间经常有野兽寻死尸吃,埋在这也无济于事。

    站起身子,闻人诀垂头看了老者几分钟,终于还是迈动步子走了,感情翻涌也只是那一瞬间,一切都成定局,再多的情绪,没有意义。

    一路避开人,他回到属于自己的房子,说是房子,其实也不过是捡来的塑料皮勉强搭建的小棚子,遮雨都很勉强,有个大风,他或许就能跟棚子一起被刮走,但里面放的一些“破烂”他还是需要带走的。

    是的,带走。

    安老死后,他想不到继续在这拖延下去的理由。

    “房”里的东西不多,就是一些安老给的瓶瓶罐罐,把这些东西用布缠绕起来绑缚到背上,闻人诀弯身钻出去,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林木间。

    闻人诀皱眉,这些话听着,非常牛逼。

    事实是……维端在想措辞,停顿了一会后,道:“可神眼,它现在在你体内,你便无法再融合晶核体了,因为任何晶核体都会被它同化,它本身又是无法储存任何能量的,别人是把晶核体当盆子在体内储存能量后使用,可神眼没有这个能力,因为它本身相容于宇宙万物。”

    结论是……?

    闻人诀的声音阴冷中透着些咬牙切齿,“也就是说,我得不到任何力量,反而在全地球人类强化的时候,维持原样?”

    维端似乎也在困扰,因为声音明显的很迟钝,它道:“也不是如此,神眼起码会强化你的身体,让你的**更强壮和具有力量,而且依照所有存储的数据分析判断,神眼的融合不会只有一次,你在日后的时光中,需要不断次数的融合,让神眼真正和你成为一体。”

    闻人诀面目阴冷的快滴下水来,融合不止一次,也就是说,以后那样的痛苦会不间断的重来?

    维端接着说:“你需要挺过每一次的融合,那期间和今天一样不能让‘识’间断或消失,没有‘识’的引导,神眼的力量会把你的肉身和识一起融入宇宙,化为空无。”

    把死说的这么高端,闻人诀挑眉,怒气消失一大半,平淡道:“继续!”

    维端应是真正认主后才被赋予了全部的内幕,现在它正努力消化之后打开的数据库,回答的便有些缓慢,“当你真正融合神眼成为一体,你就是神眼,神眼就是你,你就是宇宙万般能量,宇宙万般能量被赐予了你的‘识’”。

    “简洁明了!”四个字,闻人诀是闭着眼睛命令的。

    维端没在意,声音很是期待,道:“就是说,其他人需要晶核体也就是脸盆从宇宙中提取能量,并把自己的‘识’导入这些能量,才能使用它们。可你不需要容物,你就处在万般能量之中且和万般能量相容于一体,你可直接赋予宇宙能量‘识’,从而没有约束极限的引导使用它们。”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