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大局将定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刚才洞壁内黑暗,现下点了火堆, 火光熊熊燃烧,柴火偶尔发出一两声“噼啪”, 跳动的火光映照着坐在火堆旁的人, 那人侧身坐着,半张脸处于黑暗中, 半张脸在火光中微垂着。

    温暖的火光在他半张脸上画下轮廓,显得有些朦胧, 但透过黑长发间的眼神却显得很是专注,这份有些过头的专注却不似对食物的, 因而由着洞壁内的静默,反倒衬托起无比的死寂, 就似这处没有活物的存在。

    像是在完成一件万分庄严的事情, 闻人诀一丝不苟的按照顺序为食物依次涂抹上各种调味料, 插着食物的木棒,也在以一种非常规律的速度在火尖上转动, 保证火苗能够均匀吻过食物每一寸位置,不过一会, 洞内便溢出了食物香味。

    即便躲在山壁内,依旧能听到外间瓢泼般的大雨和震天动地般的雷声,间接夹杂一两声猛兽和不知名异形的哀嚎。

    这场大雨对这片茂林中的生物来说, 未必不是一场清洗, 弱者消亡, 强者继续苟延残喘,而一切的厮杀和血腥在大雨后褪去,一个新的世界在旧有的轨迹下诞生繁衍生息。

    把棍子上烤熟的兔肉扯下,放在嘴中咀嚼着,闻人诀的视线又再次落向山壁外。

    大雨密集的像是瀑布,没有一丝间隙,天际昏暗风声暴动,他慢慢吃着兔肉,重新积蓄自己的力量,视线倒一直瞥向壁外,昏暗火光下,那双墨黑的瞳中分辨不出一丝情绪波动。

    慢慢吃完半只齿兔,非常干脆的把残骸扔到洞壁内早挖好的土坑中,又用泥土掩埋上。

    双手擦了擦用来包裹的香禾樟叶,他盘腿侧身坐到了洞壁处,右腿支着,左手胳膊支撑在膝盖上托着脑袋,侧歪着脸看向外间。

    洞壁外偶尔有大风夹杂雨水打到他半边身子上,他却依旧静默的像根木头,半边脸在洞壁火光下微抿嘴角,半边脸在茂林黑暗下,如夜般冷寂。

    到了后半夜,茂林中传出让人心惊的各种厮杀惨嚎声,总算稍弱,瓢泼大雨也有减小的迹象,坐在洞壁口的闻人诀突然一动,本伸直的另一条腿也慢慢弯曲起,倒是一直未动的脑袋向后仰了仰,眼瞳中的孤冷散去,慢慢带上丝警惕,身子一缩快速从洞壁处跑向洞壁内,抽掉木棒灭了火堆,又重新跑到洞壁口处,掩身藏好。

    没让他多等,借着偶尔滑过天际的闪电光芒,他看见了一只浑身长黑色毛发的巨兽奔跑向这处,不动声色抽出匕首,躬身,他调整起自己本就微弱的呼吸。

    那巨兽有些慌不择路,跑着跑着突然一头撞向了地上的红色土堆,晕头转向了半天,才又站直自己身子,“吼!”有些不快的低吼一声。

    闻人诀看那巨兽的动作,轻动鼻翼,顺着钻入山壁的风,神色就是一变。

    虽然看不清这到底是什么猛兽,但估计……握着匕首的手松了松,他悄悄后退了两步,不再掩藏,直接站到洞壁处,直直盯着离山壁并不远的巨兽。

    刚才风中传来明显不过的血腥味,这巨兽一定在之前的厮杀中受了伤,大概又因为躲避天敌跑到了这处没有其他巨兽气味的地方,只可惜……嘴角轻勾,不知是不是在笑。

    它流了血,又撞倒了巨蚁的穴口。

    虽然巨蚁不喜雨水,但送上门的食物和在它们眼中可称的上挑衅的行为,足够惊动它们。

    站起的时候,匕首已重新被闻人诀放起,像是预知到了什么一样,他干脆侧身倚靠在洞壁口。

    双眼恢复无神,散漫落在洞外,没有让他久等,从其他红色土堆处,慢慢有他脑袋大小的巨蚁出现,起初只是一两只,天际静默会,再一次有闪电光临,借着重新到来的瞬间光亮,闻人诀清晰看到本还空无一物的地面上已经爬满了巨蚁。

    大大小小数百只红色巨蚁,让那原先还不快的巨兽连连后退,在发现身后同样布满巨蚁时,焦躁的再次嘶嚎起来,四只有力长腿不时踢踏,垂在身后的尾巴也不时扫过地面。

    巨蚁群不动,像在等待总攻的号角……

    后脑勺一下一下轻击洞壁,闻人诀像在默数什么。

    终于,僵持了片刻后,巨兽像是不准备继续等,后腿一用力,跳起就准备开溜。

    闻人诀瞳孔微缩,就见本不动的巨蚁突然开始行动,先是一只咬上了巨兽的身子,巨兽四肢着地能有他三个人站着那么高,力量虽大,但对这些小体积的生物却有些笨拙,再加上先前受了伤,动作不灵敏,不一会,缠上身体的巨蚁便越来越多。

    闪电隐没,这方世界重归黑暗,闻人诀站在黑暗中,慢慢闭上了眼,不远处有**撕裂声传来,一种从鼻腔中传出的哀鸣沉厚又绝望……不一会,这种声音消失,只剩下咀嚼声和变小的雨声混合一种非常轻微的爬动声。

    脚步轻动,他从洞壁处站直身子,拿出罐子,在壁口处再撒上些粉末,转身回了洞壁深处,捡起地上的黑色衣袍,遮盖住自己,缩在角落处,闭目休息。

    一夜风雨过,等晨光再次光临大地,昨晚夜间的凶残嗜杀消失无踪。

    弯身整理了一下洞壁,清理出废物丢弃出洞外,在路过昨晚巨兽停留的地方,原地只有一具庞大的骨架,地面上没有一丝血迹,被雨水冲刷的一尘不染。

    瓶瓶罐罐的早已经绑缚回身上,闻人诀拎着昨晚剩下的半只齿兔准备赶回群居地。

    一晚没回,大概有些人,早以为他死在外面了。

    从还潮湿的茂林间穿梭,有些低矮树木上长出了新鲜的果子,五颜六色,外表非常漂亮,闻人诀刚才路过,摘了一个在手中把玩,捏着的感觉很饱满,如果能吃,倒是好的……

    可惜……把摘来的果子抛高,又接住。

    重复了几次,突然加快脚步在林间奔跑起来,那个被他抛起的果子却没人会去接了,掉落在地,摔裂后,流出一地果汁。

    快速穿梭在茂林间,从树叶上偶尔掉下水珠,触及他少有的露出衣袍的肌肤,“啪”声,漫开,凉爽传遍全身,因着昨晚那场暴雨,林间弥漫着一些雾气,追随着他的脚步移动,抓不到摸不着,挥之不去。

    在茂林间奔跑了半个早上,在靠近一块平地时,他总算放慢了脚步。

    这处的林木和茂林其他地方的明显不同,都非常矮小,没有遮天大树存在,地面也明显被清理过,有毒的灌木都见不着,仔细看,通往平地的几处小道上有碎石子铺地,一些入口处特意种有能够驱逐野兽的花草。

    再往前行个百米,不难发现有几座掩藏在林木中的房屋。

    木墙、木窗、木门,顶上盖着青瓦,数百座房子零散建筑,大多数房屋边上搭有一圈半人高的竹栅,上面爬满了一些掩护的绿色藤蔓,更有一些枣树被种在房屋四周,一些藤蔓借着它们的主干,爬到房屋上,看着就像一堆堆绿色山包。

    在这群房屋不远处,种着一片野果林,闻人诀细看,野果林中有四五个人类正在采摘,他加快了些脚步,手上拎着的齿兔肉也紧了紧。

    快行而去的步伐透着丝急切,难得放松的神经在遇到突然袭来的绿色藤条后有些反应不急。

    闻人诀被有他半只手臂粗壮的藤条抽中身子,跌退出去,手上拎着的齿兔肉掉出,他在还没爬起时就先捡回了兔肉,死死抓着藏在腹下,仰起脑袋看向藤条袭来的方向。

    那是一棵变异柳树,垂挂着无数坚韧的枝条,其中一枝被人折下,在手中“霍霍”挥着如马鞭。

    一只小麦色偏黑的手臂握着枝条,有肌肉隐隐起伏,顺着那只胳膊再看向握着枝条的人,一米九的大个子,胸膛上块块突出的肌肉,足可以显示出身体主人的健壮程度。

    见一藤条抽飞了眼中钉,那黄褐色头发的青年“哈哈”大笑起来,从变异柳下走出,弯曲后腿一个用力,纵跳下了山坡,站到了趴着的闻人诀身前。

    “飞龙,你真行!就你这手,咱们下次出去,定能逮着红猪。”又一个尖利些的声音出现,顶着一头怪异绿发的青年从掩藏好的林木间现身。

    “是不是打死了?”有些沙哑处于变音期的青年音接着慢吞吞响起,从刚才那个绿发青年身后又走出个稍显瘦弱但非常高大的青年。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