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拿出觉悟
    “唔唔......唔......”捂着嘴的手力气很大, 白檀努力踢踹双腿并扭动上半身,可左右一同控制住他的男人同样力气不小, 无论他有多努力的挣扎,还是被人拖着往角落里停着的面包车靠近。

    “你......放开窝......”另一边的米苏同样被两个男人拉拽着, 其中一人将团脏布塞进他口中,另外一人干脆将他拦腰抱起扔进车里。

    挣扎间看到这样一幕, 白檀惊恐下,双脚踢踹的更用力了。

    走在他右边的汉子不小心被他踹到腿,双眼恶狠狠瞪大, 一手抓过他的肩膀, 将人从地上活生生拎起,头朝内塞进车中。

    十多个壮汉从出现到成功将人带走只用了短短半分钟, 两辆黑色的面包车一前一后开上街道,有行人跟他们擦身却一点察觉都没有的继续和身边同伴嘻嘻哈哈。

    “唔唔唔......”口中塞着脏布, 米苏双手被捆绑,面朝下在位置上扭动着,几次试图坐起来。

    白檀上车前还在剧烈挣扎, 可一进车子立马就老实的一动不动。

    几个下车抓人的壮汉很快钻上车, 其中两人一上车就看向白檀所在的位置, 随时准备将人打晕。

    乖乖举起双手, 白檀双眼水汪汪的盯着他们, 很是无辜。

    对他突如其来的变化, 一众壮汉摸不着头脑, 但怕人搞鬼, 还是死死盯着他。

    “大哥们......”双手举起,白檀先瞥一眼继续在位置上扭动的米苏,小心建议道:“能不能先将我同学扶起来,他好像喘不过气了。”

    绑架自然不是为了半路就将人弄死,领头的男人撇了下头,坐在米苏对面的壮汉马上伸手将人拽起来。

    好不容易能够坐直身子,米苏却又开始挣扎,腮帮子鼓着,哼哼呼呼的要将口中脏布吐出来。

    “你别动......”当着一车不怀好意的歹人,白檀右手轻轻拍了下他肩膀,“我们跑不了的,再动要吃苦头的。”

    “唔唔唔......”摇着头,米苏一脸不解的看着他,目光焦急。

    “大哥们......”放缓语调,白檀顺从道:“我不动,绝对不动,我刚试过了,完全逃不出你们的手心,不管你们要干什么,我一定乖乖配合!”

    信誓旦旦的保证着,白檀一脸的讨好。

    “别耍花招!”坐他左侧的男人从脸上揭下黑巾,方脸上长满了指甲盖大小的黑痣。

    “没,我没有,”虽然近距离突然看到这么张脸很恶心,但要真比起来还是闻人诀的更恐怖,但跟人这么久同床共枕他还有什么不习惯?且眼下的环境根本发不了少爷脾气,抿着唇,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真诚,“你们带我们走,究竟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啊?”

    车子拐过弯后速度加快,眼见着朝城郊方向开去,白檀面上不显,但心中已经开始叫惨。

    真是完了越开越偏僻,离开主城位置的话,怕是帮里想找他也不容易。

    而且,闻人诀可还没有回来,其他人找他又能有多上心?

    万一这帮人不为钱......只要命呢?

    “闭嘴!”因为车中封闭,其他男人都已将黑巾从脸上摘下,唯独领队的男人还笔直坐着没有动,白檀上车后的一番表现没能打动他,双手抱在胸前,他逼视着白檀阴冷出声。

    “我身上还有一些光核,如果......”伸手入怀,白檀很快抓出个盒子当着车中人的面打开,“你们可以拿去,要更多都可以,只要你们不伤害我们。”

    一直沉默的壮汉们有了反应,白檀似能听到他们忽然粗重起来的呼吸声。

    “白檀!”米苏挪动屁股靠近过去,小声抱怨:“你这样把东西拿出来,他们更不会放过我们了。”

    没去听米苏说什么,白檀又从手腕上将光核镯子摘下,对面坐着的两个男人马上伸手,一个从他怀中拿走盒子,另一个,立马就将镯子戴到了自己手上。

    “大哥,这两个小子果然很有钱啊!”抬手欣赏“战利品”,黑衣男人高兴的咧开嘴。

    “瞧你这点出息!”狠狠拍了人后脑勺一下,领头男人的冷酷气息稍稍缓和。

    借着这点时间,白檀贪恋的看向窗外。

    他试图记住路线,很可惜,这个企图马上被绑架者们发现,不管他的求饶和讨好,一张又脏又臭的黑布蒙上了他的眼睛。

    “没有了,我身上带的光核都给你们了。”因为替他蒙上黑布的动作很粗鲁,白檀虽没有挣扎,但还是被人掐红了脖子。

    接下去的路程中,没人再说话。

    米苏因为恐惧,和他紧紧靠在一起。

    车子开了挺长时间才停下,因为被蒙了眼睛,白檀跟米苏走的跌跌撞撞,拉扯他们的人却很不耐烦,不时用脏话催促。

    “哎呦!”先白檀一步,米苏被人推进昏暗的房间。

    白檀跟着被推进去,比米苏好的是他双手未被捆绑,待听到身后铁门上锁的声音,他立马就摘下了自己眼睛上的黑布。

    “你怎么样了?”适应了会房中光亮,他马上上前将人从杂物中拉扯起来。

    “白檀......”嗓音颤抖,米苏一手紧紧握着他手腕,恐惧道:“我们会被杀掉吗?”

    “我不知道啊!”苦着脸,白檀唉声叹气,“我真是倒霉,我来地球后简直衰星附体,我一定是因为撕掉黄历被天罚了......”

    罗里吧嗦了一堆,他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身前人的模样实在凄惨,那堆杂物中似有鸡毛,米苏因为头先摔下,脑袋上还插了几根色彩艳丽的。

    “我先给你解绑。”

    绕到人身后替人解开捆绑双手的绳子,米苏一恢复自由立马就从地上站起,扯下眼上黑巾打量起房间。

    “别看了,我看过了,就这一扇门,连个窗户都没有,喏!”伸手指了下最高处,白檀一脸绝望,“就那巴掌大的地方给我们通风。”

    “怎么办啊......”原地转圈,米苏自责不已,“都怪我,要不是我私自带你出来哪里能遇到这种事情,而且,帮里人怕是找不到我们了。”

    因为中途出来,恐怕展翅帮的人真过去接了也会等到拍卖会结束。

    “不怪你,我自己要来的。”

    “这帮人,到底......”米苏回身看白檀,房中只有一盏米黄色的小灯,这种黑不黑亮不亮的昏沉让他很难受,“会是敌人吗?”

    “不是。”对这一点,白檀突然表现出自信,他先走到铁门后侧耳倾听了会,方才回来轻声道:“我之前故意把身上的光核都拿出来,那帮人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要是冲着诀来的不会这样吧。”

    “那......他们抓我们是为了什么?”

    “图财吧......”拉长音调,白檀突然蹲下身去。

    米苏因为他的动作慌了神,一手扶着他肩膀跟着蹲下去,焦急道:“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我好饿......”吞咽着唾沫,白檀又看周围,“这里好潮湿,而且......哈欠!”

    搓着鼻子,他连打两个哈欠,流着鼻涕拍了拍身下,“好脏。”

    “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吧!”声音控制不住的暴躁。

    白檀似能从人脸上看到黑线,努力分析道:“这些人等在拍卖会外,肯定是想捞一个有钱的绑。”

    “那我们怎么办?”米苏问着,看人一脸的无精打采,皱眉站起,“还是先找找有没有能用的东西。”

    看人在那堆杂物里翻找,白檀蹙眉往后站了几步,语气有些哀怨,“都是灰尘啊米苏。”

    “你也来找!”不动也就算了还指手画脚,米苏的好脾气瞬间消失。

    “不要!”白檀拒绝的果断,“摆明了没用,还不如等着诀来救我们。”

    “什么都要依赖别人吗?”米苏冷嘲着,“你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好运气的活着吗?”

    “什么?”听出人的语气变了,白檀有些莫名。

    “我说,”转过身,米苏直直看着对方,“你从小被人保护的很好吧?”

    “......”

    “就算来了地球也很快就遇上闻会长了,对吗?”

    “你说这些......”不明白人怎么就突然发了火,白檀走上前从杂物中抽出条小小的钢丝,“我帮你一起还不行吗?”

    看人的脸色依旧臭,白檀只能开口解释,“家里从小告诉我,如果被绑架或者控制了,我只要做到一点,那就是节省自己的体力并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受伤,其他的不需要我考虑,他们自会来救我的。”

    “不拿出觉悟是不行的啊,”慢慢低下头去,米苏的声音变得缥缈非常,“人不可能什么好事都占尽的,对吧?”

    “嗯?你到底怎么了?”感觉出人的情绪很不对劲,白檀上前握住米苏的手,柔声安抚,“你放轻松,他们还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一定会有办法的。”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