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7.477:贪心太过
    “有学会中给的书, 提纯的速度快了不少。”米苏说着手心向上, 有光从他掌中柔和散出。

    “嗯。”下巴抬了抬, 闻人诀示意对面的沙发, “坐吧。”

    “是。”规矩的行礼, 米苏端正在矮沙发上坐下。

    “听底下人说, 你家里又添了个弟弟?”绕到桌后,闻人诀低头为自己点烟, 随意道:“他们过的还习惯吗?”

    米苏愣住了,心中揣测了无数种闻人诀叫他过来的可能,没想到人会突然关心起自己的家人。

    “他们都很好,会里给安排了房子跟工作, 父亲轻松了很多, 母亲现在也不出去找活做了。”按理来说,学院中的学会都是学生组织的, 最多能够给予一些学习上的帮助,绝对不会像他们的学会一样,将能量蔓延到了各位成员的生活中。

    朱阁他们组织这个学会之初跟其他的学会也没什么不同, 虽说在外的权利大了些手上的钱也多了点, 偶尔还会进行一些校外活动, 但从没有往一个势力的方向发展过。

    直到那次飞艇旅行却遭遇意外,一行人被迫流落到二十二区, 在孤岛中挣扎彼此相扶持, 等死里逃生回来后, 朱阁和吴明哲这帮人就认了闻人诀为主, 那之后,由朱阁带头对学会进行了几次筛选,虽还挂着学院学会的名,但其实内里性质早就变了。

    他们开始统一给学会中家庭不好的成员安排福利,更用心的在学院中拉拢那些有天份之人入会栽培。

    慢慢的,等差不多的规矩构建完成,闻人诀这边的帮派力量开始插手,统一安排住处只是其中一项。

    他们甚至每月都固定的给学会成员发放大笔金钱,核心成员更能得到如今大陆上赤手可热的一些修炼书籍。

    而作为最早加入学会的成员,米苏跟朱阁他们一块认主后,家庭条件立马得到改善,不说给父母安排工作和房子这些,单说他自己每个月能拿到的钱就很可观,足够改善他的生活条件。

    且有了学会撑腰,他的父亲在外干活再也没有受人欺凌过。

    闻人诀这时候问起,米苏心中紧张之余,一个劲的卑微点头,“谢谢会长,我一定会更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异能。”

    目光幽深的打量着人,闻人诀侧头笑了笑,“不用这样,你是学会中唯一的治愈系异能者,得到的都是你该得的。”

    “不,我一定会更努力的,请您相信我!”很是认真的保证着,米苏抬起了头。

    闻人诀没在看他,不知何时人已衔着烟走到落地窗前。

    背对着米苏,闻人诀的嗓音变得非常慵懒,“你知道学会只是个摇篮,待你们从学院中走出,外面还有更广阔的天地等着你们。”

    “是,我们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痴痴盯着人背影,米苏流露出迷茫。

    他们的会长是如今黑路上呼风唤雨的庞然大物背后真正的主人,既然如此费尽心力在学会上,当然不会是为了玩学生的过家家。

    他虽没什么大视野,却也知道朱阁这帮人和日渐汇聚到他们身旁来的大家族子弟们身上的能量,这些人如无所事事的度日那就是群空有权势的纨绔,可若他们能好好的成长起来,未来能在台面上掀起的力量将非常可怕。

    包括学会中跟自己一样家世普通却天份惊人的成员们,他们中很多在晶核能量出现前连吃口饭都成问题,就算进了学院,羽翼未丰的他们照旧过的不容易,可加入学会后,这帮人如今完全不用为亲人和生活担忧,一门心思的强大自身。

    对于闻人诀,他们是很感恩的,这些人都是新鲜血液,总有一天会回报给身前的男人。

    不知不觉想了一堆,米苏很快回神,男人身上就是有这种吸引人发狂的魅力,可现在不是自己沉迷的时候,所以今天找自己来难道只是为了叙旧吗?还是说,白檀对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可若是如此,闻人诀会这么平静吗?

    心中七上八下的,他妄图从闻人诀眼中看出什么,只可惜那双瞳眸太暗,当中一点光都没有,他根本不敢对视太久。

    窗外是渐落的太阳,有车从楼下经过,闻人诀沉默着抽烟,待半支香烟燃成灰,他微仰起头,烟雾从嘴角钻出,声音变得相当缥缈,“想过自己未来的生活吗?”

    “想过”茫然看着前方,因为面对夕阳,闻人诀的身上被打上层光圈,这让他看着非常虚幻,“掌握更强大的治愈能量,成为不可取代的人,我不想看到自己在乎的人受伤却无能为力。”

    一手撑着玻璃,闻人诀轻轻问了句:“还有呢?”

    对此刻的距离,米苏有些迷惑。

    虽然认了主且年龄相仿,但他其实很少有机会能见到闻人诀,更别提像现在一样,只有他们二人单独呆在一块。

    闻人诀的声音又这样轻柔。

    这些,都是白檀才能拥有的特殊眨动眼睫,他似被蛊惑,激动的将心中潜藏的野心一并吐出,“我想要成为复兴城,不,是整个东大陆最厉害的治愈者,让我的家人以我为豪,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为学会和您奉献最大的力量。”

    “你本可如此”闻人诀转过身,烟头被他扔到脚下,因为那句话太轻,米苏没能听清楚。

    看他突然转身,米苏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是无措。

    “您说什么?”一脸的不解,他的身子微微前探。

    闻人诀看着人,心中多少有些可惜,治愈系的异能者太过罕见,目前他的王域中也不过发现了十几个。

    而米苏的潜力是他们中最高的,年龄也最小,本该有无限的可能。

    只可惜,太过贪心和愚昧。

    “你最近跟白檀走的挺近?”切入主题,他走到书桌后的椅子上坐下。

    米苏瞬间绷紧身子,面上表情还算自然,“啊,是,他最近在教我弹钢琴,那天晚上的”

    抬了下手,闻人诀打断人后面的话,漠声道:“他最近在跟我闹脾气,你知道缘故吗?”

    白檀被囚禁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学会中,朱阁他们听闻后很是着急,却苦于没有办法接近,如今正担心不已。

    米苏脸上适当流露出焦急,关切道:“究竟是怎么了呢?大家都很担心他。”

    “他和我提了分手,”说起这个闻人诀脸上并无多少怒火,仔细看,嘴角还微微上挑着,他无奈又好笑,“以前虽也闹腾,但说分手这两个字,这还是第一次。”

    “您”米苏很着急的追问,“把他怎么样了吗?”

    “怎么样了呢?”闻人诀自问自答,那双黑沉的眼睛突然锁死米苏,似笑非笑的问了句,“你以为会怎么样呢?”

    “啊?”米苏意识到自己的激动,掩饰般坐回去,小心道:“您不要怪他,白檀是孩子脾气,好好说一定能听进去的,他也许就是随口一说。”

    “随口吗?”闻人诀低了下头,米苏看不真切他的表情,只能听到他冷漠的声音响起,“我差点杀了他。”

    米苏怔了征,一手悄悄握成拳,抵在自己背后。

    “你是不是以为,我会杀了他?”

    收起自己的那些小心思,因为闻人诀这突然的一问,米苏抬眼跟人对视上。

    闻人诀在笑,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米苏察觉到怪异,总觉的现在的氛围很奇怪,“没有,您一定很喜欢他吧,怎么会因为这点拌嘴就伤害他,不会的。”

    “我会。”闻人诀盯着人,言语莫名,“有的事情能做而有的事情不能,有的话能说,可有的话不能你以为忤逆了我,还能活吗?”

    隔着一米多的距离,米苏突然慌了,之前的那些旖旎心思全部消散,他相当不安的看着桌后的男人,“会长,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了。”

    “去救你们的人告诉我,那个绑架头目是你亲手杀死的?”

    面上血色瞬间褪尽,米苏强作镇静,“是,他当时准备伤害白檀,我很害怕,我就把他给杀了”

    “你知道他是最后一个活口吗?”闻人诀玩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