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宠爱太过
    “让我猜一猜,”闻人诀架起自己双腿, 低头漠声:“你原本想毁了白檀的清白, 再将他救出来,你觉的以他的心性定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到时候再顺水推舟以搭救的恩情逼他离开。”

    米苏没说话, 他瘫软在地咬死唇瓣。

    “可你准备让他活了吗?”撑着下巴,闻人诀淡道:“只是想让他让出位置的话,更好的办法是劝他离开, 私下离开,而不是来找我说分手,所以......”

    “你是觉的自己将我看的很透?”似笑非笑,闻人诀轻道:“你认为我绝对容忍不了白檀的离弃, 只要他敢正面跟我说分手, 我就会杀了他,对吗?”

    米苏没有说话,因为光头男人的出现,他似被抽走了魂。

    望着人,闻人诀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在周围人的静默中, 他突然探过身去,贴着米苏的耳朵轻声喃语一句:“其实这一点你没有看错。”

    “......”怔愣着抬头, 米苏看到人重新坐回去, 脸上根本没有变化。

    傻傻盯着人看, 他试图从中看出异样, 只可惜闻人诀太平静了,毫无所动的模样让他分不清刚才那句意味深长的话究竟是不是自己产生的幻听。

    “只可惜中途发生了变故,你没想到这帮亡命之徒会改变主意,真的想要以你们二人为质,向展翅帮要钱。”闻人诀耐心的开始分析这次事件的始末,“发现事情脱离你的控制,想必你也很慌张,这个时候这两个男人出现了,他们根本不知轻重只想着一逞自己的□□,因为反抗不了,你就想,刚好也算完成了你当初的计划之一,那就顺其自然吧?”

    轻轻点着椅子扶手,闻人诀冷漠继续:“后面的发展倒是如了你开始的计划,以这份恩情为名,你让白檀来我这送死?”

    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消失,米苏听着自己往日着迷的嗓音,只觉身入寒潭。

    “为什么......”指甲掐进自己肉中,他失魂落魄般抬头,近距离直视身前面容模糊的男人,“为什么我不可以?”

    “为什么他可以?为什么?!”

    嘶声呐喊着,这几分钟的时间足够他想清楚自己的处境,他完了,闻人诀既然知道了,怎么还会留他在会中?

    就算是朱阁他们,也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走到今天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也许就要被自己给毁了。

    不甘心!

    真的,好不甘心啊!

    “他是垃圾人!”强撑着从地上站起,一旁站着的闻人诀亲卫目光请示,见主上没有任何反应后束手到一旁。

    “白檀是垃圾人啊!”脚步虚晃,米苏并未靠近闻人诀,他打量起身周每一个人,发出古怪笑声,“我们身在地球备受折磨的时候,他在星际享受安宁繁荣,我们在地球苦苦挣扎的时候,他在天上鄙夷着我们!像他这样的人,不该到了遭受报应的时候吗?”

    大概是知道自己不会有好下场,米苏混乱中,将心中所有的怨恨发泄出来。

    “地球复生,神迹重临,这不是天意吗?是天意啊!”妄图得到身旁人的认同,他对每一个人伸出手,癫狂大喊道:“千年囚禁关押,我们现在得到的能量......”

    手中光芒柔和散出,跟他脸上狰狞扭曲的表情截然不同。

    那光洒向每一个人的身体,让人觉的心中温暖,可其主人的言语之怨毒,却让被光沐浴之人感到不适。

    “一定是为了让我们报仇!报复他们将我们猪狗不如的对待!可是你......”目光找准闻人诀,米苏边哭边笑,“为什么要对一个星际人这么好?他有什么?”

    “他从小生在天际,我们好不容易得到了能量可以报复他们,你却依旧这样护着他将他捧在掌心,凭什么?他凭什么?!”

    “他在说什么啊?”维端很努力的去听,却依旧不明白,“言语都乱了,难不成是疯了?”

    闻人诀没说话,在米苏半疯半傻的大叫时,他轻轻扫过房中众人。

    这不是痴傻或者嫉妒之言,米苏恍惚下说出口的这些话,想必也是一部分地球人类的想法。

    现在是还没能离开这颗星球,可当束缚的外壳碎裂,从垃圾中跑出的“旧人类”肯定不会对星际人类抱有太多的感情。

    闻人诀并不在意这些,他所关心的是从这次事件的苗头里看到真正危险的地方。

    对白檀而言,一个米苏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有太多抱着这种想法的人,随着涅生王域统一星球走向星际,作为自己唯一的枕边人,这股力量的存在只要稍不留意就会让白檀尸骨无存。

    可是,它们能够控制或消灭吗?

    答案很简单,不能。

    因为仇恨是这世间最浓烈的感情。

    地球经历千年封禁,一代代的人类在垃圾中像昆虫一样短暂生存,这种怨恨,是能轻易遗忘的吗?

    就算自己的身边,眷属之中......

    闻人诀是个思虑极深的人,他在这一刻无比清晰的意识到,这股能量将来的危险性,不仅是针对白檀,还有他。

    这是来自遗弃之地的大浪,足可以淹没冲击星际文明,同样的,一旦他把控不好就会吞噬自身。

    米苏还在疯疯癫癫的发泄,闻人诀却已远了思绪。

    “为什么他就有这么好的命?我不服,我就是厌恶恶心他,死了就好了,只要他死了,我就看不到自己有多可怜了......”

    “呐?”扑摔到闻人诀身前,米苏试图去抓他的膝盖,“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

    抬手打了个响指,闻人诀蹙着眉头站起。

    飞鼠从沙发上将黑色盒子拿起,伸手按下顶端按钮。

    “你问哪里比不上?”看黑色盒子收起,闻人诀的语调立马就变了,跟之前的平静温和不同,掐着下巴将人从地面半拎起来,他启唇阴鸷道:“我对枕边人没什么苛刻要求,首先身子要干净。”

    白的不能再白的脸瞬间就僵了,米苏盯着闻人诀,半晌后突然扯起嘴角假笑,“如果这次丢身的是白檀,你还会要他吗?”

    撇开手,闻人诀没有搭理,拿过亲卫递来的纸巾仔细擦起手。

    看他像碰到脏东西一样仔仔细细将每根手指都擦过,米苏原以为自己心中会很难受,可是......

    大概是痛到麻木,又或者突然意识到什么,沉默一会后,他突然开始大笑。

    这一次的笑声跟之前充满嫉恨混乱不同,米苏觉的自己从未这样清醒过。

    闻人诀始终淡漠,不管自己是哭是笑,他只高高在上冷冷睨视,只有现在......

    米苏发现那双俯视着自己的眼睛中,终于出现两秒钟的困惑。

    他笑,笑声爽朗又悲凉,释怀中似还带着怜悯。

    真是奇怪。

    飞鼠拿了“黑盒子”却未离开,他等着主上之后的命令,却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只见刚还满是仇恨不甘的人忽然就看透般开怀大笑起来,跟之前虚假的笑声不同,飞鼠真的从这笑声中听出快意,但慢慢的,人笑着笑着泪就落了下来,那之中的悲凉和......怜悯?

    很奇怪自己居然从人的笑声中听出这种情绪,飞鼠不解的皱起眉头。

    人都走到这步了,还能怜悯谁呢?

    这只是一个可悲的人罢了,一个可怜的,认不清自己和世界的人。

    跟在老鼠身边,飞鼠看到过太多这样没有自知之明最终迷失心智的人,他们将好不容易到手的好牌亲手打的稀烂。

    等到最后面临恶果却又装疯卖傻或丢弃所有尊严求个宽恕。

    很难看,这样的人不值得同情。只是可惜了他拥有的异能了,治愈系异能者很少,况且人的年纪又小。

    “你把他保护的太好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笑够了,米苏终于重新开口,眼中所有的不甘和恐惧都消失,唯有浓浓的讽刺残留其中,“若我一开始是嫉妒,现在,我却想要问你一句......”

    扶着自己膝盖站稳,人幽幽吐出句,“你这么宠他,可你真的爱他吗?”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