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无需改变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闻人诀张着嘴,近乎痴傻的往前踏出了一步。

    就这一步, 他又像是怕惊扰了可能安息在此的神灵, 匆匆收回。

    石林上空突然出现的光亮如同烈日, 除了极少数几根石柱还没有露出顶端, 十来万根石柱造成的石林还是显露在闻人诀眼底。

    如此震撼, 又如此的……触目惊心。

    如果说, 这之前闻人诀还猜测是发现了“星坠事件”前时代人类的建筑群, 那么此刻, 这种想法也被眼前的一切击碎。

    就算是“星坠事件”前的人类, 有能力做出眼前的这一切吗。

    这可是在万丈深下的海底……

    就算是真的完成了眼前的壮举, 那么哪怕千年后的现在, 关于这处也该有史册的记载。

    然而没有……虽然自己没有经过系统的教育,但跟随安老以来,也未曾听闻安老说过,地球有如此之地。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些石柱虽静立在不被风雨侵蚀之处, 却不知为何带给他一种自洪荒远古而来的斑驳不堪。

    头顶如同太阳般的光亮, 让闻人诀轻易的看清了那些密密麻麻的石柱上, 似乎雕刻着什么纹路。

    这里应该是一处掩藏着惊人文明的庞大遗址。

    他终于,再次往前迈动脚步, 红色眼珠飘到他的头顶, 无声无息跟随。

    闻人诀没有发现, 自己如鬼般丑陋的面容, 此刻竟然诡异的带出了一股子虔诚。

    在进入石林前,他的脚步被阻于一块通体黑色的石碑。

    造型犹如兽头的石碑仿若一个守卫者,立在众多石柱前,有闻人诀两个那么高的石碑上头刻有不知名的图腾,造型简单,粗犷有力,哪怕是第一次看见它的闻人诀都能从中感觉出它所象征的不灭魂魄和精神。

    闻人诀近乎迫切的快走几步,站在碑下,不高的石碑一眼望去,竟极目苍茫,所有的一切似乎消逝而去,只剩下那块通体漆黑的石碑。

    恍然觉的,一切犹如天地初始。

    闻人诀不知道自己静立在那块石碑下多久才回过神来。

    黑色石碑上雕刻着一些白色文字,一眼看过去,这些犹如蝌蚪般的文字大致相同,但你若仔细去分辨,又能从中看出每个字符的不同。

    闻人诀现今无比确定,自己所发现的这个地方绝不是人类的手笔。

    因为那些文字既不是造型犹如方块,笔笔清晰明了的汉字,也不是笔画简洁的字母。

    白色文字似乎是被人精心雕琢,一笔一划无比深刻,一行行整齐的列着,在行行文字的上头,不时有半圆形的标志出现,有些类似人类的文字标点。

    闻人诀仰头看了半天,也没能看懂其中任何一个字符。

    却能够明了,这拦在石林前的石碑,似乎在无声诉说着什么。

    也许,上面刻着的那些未知文字,说明的就是他眼前世界的来由。

    可惜……就算看再久,自己也不能看出什么。

    闻人诀深呼出一口浊气,打起所有精神。既然不是人类的产物,那么,自己到底无意间碰触到了什么呢?

    一个深海之下的未知空间?

    一个也许隐藏数万年……十数万年,甚至亿万年却从未被人类光临的秘密居所?

    闻人诀走过石碑,终于到了第一根石柱前。

    带着前所未有的珍重,他轻轻抚摸上明明未被风雨侵蚀却依旧显得斑驳的岩石。

    上面雕刻着许多同黑色石碑上相同的文字和一些未明含义的图案,眼前立着的所有石柱似乎依旧保持着最初始的模样,闻人诀穿梭其中,猜测着这当中究竟影藏着怎样的秘闻。

    在走过几根石柱之后,闻人诀在一个转角蓦然呆立。

    耳中骤然响起的轰鸣声,让他恍然身处另一个空间,像是看到了当年此处那些碎屑飞溅的场面。

    建造此处的那些人们,把所有的希望和信仰,都虔诚地铭刻在了这些巨大的石柱当中,任光年流转,岁月蹁跹,而后凝固成永恒。

    明明行走在绝对无人的地方,耳边却似乎传来无数厚重的呐喊声。

    闻人诀的脚步不自觉加快,如同走在一条由漫长岁月交织而成的时光隧道,耳边时而的声嘶力竭,时而的欢声笑语,那些交错着的绝望和希望,都让他从未有过的惊慌失措。

    在这处恢弘的建造遗迹前,闻人诀似乎变的无比渺小,别说穿梭其中,就似乎他一个稍重些的呼吸,就会让自己顷刻间湮灭成飞灰。

    更别说之前存在的,那些胆大妄为的探知和猜测。

    这些密密麻麻,看似没有任何罗列规则的石柱宏伟如圣人,凌然不可侵犯,带着一个未知文明的骄傲和还未彻底消散的不甘。

    闻人诀在石柱间快跑起来,再也没有猜测这些隐秘的兴趣,他似乎本能的想要到达一个终点,而后跪拜!

    终于,在石柱间不知奔跑了多久的闻人诀停下步伐。

    远处是稍高于地面的小山坡,一个立体栩栩如生的人物雕像突然出现,高大十米,形似人类的雕像就那般诡异又和谐的出现在众多石柱的拱卫中,在石像周围还静静矗立着一圈双手托举状的雕塑,似乎正围着石像在祷告。

    闻人诀屏住呼吸再走近。

    山坡中居然是一座深入地下五十来米的建筑,而那个远处看到的高大人物石像,只是它的屋顶。

    这栋房子和四周墙面深沟分隔,有红色石梯步往房子门口。

    闻人诀一步一步跳下石梯,终于近距离接触了这栋用红色山岩镂空雕刻出的房子。

    这些红色岩石被雕刻的像木材一般,居然可以看出线条分明的横梁和门框,没有安装门,拱立的造型似乎欢迎着任何来客的造访。

    闻人诀没有仔细打量红色岩石上的那些浮雕和多种色彩构成的奇怪图案,而是在伸展身子后,一步步踏入“殿门”。

    几乎在他踏入的那一刻,本还有些昏暗的殿内突然灯火通彻。

    殿内一切摆设分毫毕现,这突来的光亮并没有让他再一次闭眼,只因耳边突然传出仿若来自远古的神秘声音:“随着伟大的‘晶核文明’没落,地球重新开始更迭,恐龙时代后诞生了‘次人类’,这些‘次人类’走上了“科技文明”的道路,然而,人类的发展进程从来不是只有一条道路。”

    “欢迎来到‘遗落世界’人类的未来由你......”声音戛然而止。

    只因一直面带虔诚的闻人诀突然转身,速度极快的抓住一直安静漂浮在自己身后的眼珠,而后半点迟疑都没有的狠狠砸向地面。

    “当然,我是一个完美的指引者,我会赞美一切值得我赞美的事物。”维端说到,话音中透着雀跃,对它而言,到了王区似乎朝着自己的使命迈近了一大步,“天眼已经扫描完整个王区的地形图。”

    “嗯。”闻人诀点头,侧身避让开一个急匆匆跑过的女人。

    “挺公平的。”向阳抬头看从这里就能看到的王居,认真道:“我一开始以为贵族是更为不公的存在,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有代价和付出的,成正比。”

    “嗤。”吴豆对他这话不以为然,却没表现出来,余刚则是忍不住,发出一声笑,透着明显的鄙夷。

    向阳扭头看他,表情平静,眼神中却莫名带出些戾气。

    余刚僵了下,他现在的能力虽然比起以前是完全的不可思议,可和向阳同天吞噬的晶核,结果却大不相同,自己在对方手下撑不了多久,而且……

    这个人和主上不知道是什么关系,想到这,他神色一紧,再不敢露出鄙夷,轻声道:“贵族比起普通人拥有更大的权势和地位,他们能够更轻易获得贡献值,很多有能力的人都在为贵族办事,仅仅换取一些生存资源,其实王区很少有新生的贵族产生,有的贵族从祖上到现在,已经繁衍了百年。”

    前几代的积累到后几代根系扎的更深,权利从来是个塔式建筑,上层能够站人的地方只有那么大,有人想上去,就得有人摔下来。

    你站在高处,你可以轻而易举踹那些想上来的人下去,跌入深渊。

    而那些努力拼命上爬,还没有稳稳站住的人,既要上爬还要拽人下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要行动吗?”维端问,“有地形图,天眼可以帮助你们避开护卫队,不动声色进入王居,杀死王取而代之。”

    “你觉得凭借我和他们几个,可以清理掉王居中的所有人?”那栋建筑粗一看起码十层,吴豆说过,十八区的王住在顶楼。

    王居周边没有一栋高楼,足够的居高临下,任何一点动静便会惊动整个王区。

    他越来越习惯和维端在心识中对话,嘴唇都没动一下。

    “你们也许不够,但不是有天眼和我吗?”维端说到,语气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人类现在对自身的变化还一无所知,且没有吞噬晶核的他们毫无威胁。”

    “你把人类想的太过简单。”这一句是直接说出口的,只是声音不大,迎面刚走过一队王区护卫,每个人手中都端着步枪,身上缠绕着子弹,腰间似乎坠着黑色的手榴弹,大腿处还插着没有刀鞘的银亮匕首。

    “啊?”走在身侧的三人同时止步,疑惑看他。

    闻人诀虽然一直没开口,三人却都分了心神留意他的,刚听他似乎说了句什么话,只是没有听清楚。

    闻人诀没理他们,直视着前方的道路,唇微动,语音清冷道:“去血龙公会。”

    血龙公会离王居不近,地方不小,两栋两层小楼在前,一栋三层楼房在后,中间有个面积挺大的院子,堆满了各种杂物,还有不少人穿梭其中。

    “你们怎么才回来?”一个头扎彩绳,套着长衫的青年看见他们后急忙迎上来,目光从向阳闻人诀身上一扫而过,落在吴豆和余刚身上,“刚听人说瞧见你们回来了,老大支人让我在这等你们呢,赶紧过去吧,老大急着呢。”

    吴豆不动声色和余刚对视一眼,冲这青年点头,“好,我们马上过去。”

    这人等在街口,等他们到了血龙公会门口,停下来看他们的人就更多了。

    向阳看院子门口竖着的大石碑,红色的大字刻着:“血龙公会”四个字,之后又扭头注视闻人诀。

    就见闻人诀脸上裹着黑巾,只露出一双细长的眼睛和眼部周围暗红的皮肤。

    闻人诀目光只在门口瞥过,然后就落在了那些井然有序劳作的人身上,角落里有几个男人正在宰杀一只异形,把可以食用的内脏统一放进盆子里,之后又把干净的皮毛剥下来,交给等在一边的其他人。

    左边的两层小楼里走出几个女人,手中抬着洗好的衣物。

    闻人诀目光在这些人身上停留,向阳努力观察他,依旧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向阳不知道自己这个“主上”准备做什么,可也只能跟着对方,走一步,算一步。

    “嗨!你们站住!”两人一直默不作声的跟在吴豆身后,要进入后边那座房子时被一个大汉伸手拦住,那人目光不善的打量着向阳二人,语气相当不客气,“这什么地方啊你们就进,瞎了眼了?”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