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4.484:阶下之囚
    隐秘处的空地被收拾出来,除却零散站着的研究所成员和闻人诀亲卫, 场中再无多余之人。

    “王, 可以开始了吗?”研究所的负责人之一小心翼翼。

    闻人诀扭头打量人一眼,面上神色温和些许, 柔声道:“开始吧,不用太紧张。”

    “是。”轻吐出口气, 年过半百的垃圾人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 挥手给出指令。

    白檀站在一旁表情有点紧张, 但更多的还是好奇和期待。

    在陪闻人诀来这里前他已经听闻过今天会试验的是什么, 因而死缠烂打的要跟着过来看。

    拿着一米长“棍子”的异能者从一旁的房间里走出,到了空地上隔着老远的距离对闻人诀行礼。

    闻人诀身旁站着的亲卫代他抬手, 那试验者马上直起身子,高举起“核杖”。

    白檀不自觉往前走了两步,瞪大眼睛观察。

    没有任何想象中绚烂的光芒出现,也没有惊天动地的飞沙走石席卷全场, 很平静的, 只见高大的男人高举起手中“棍子”静默。

    “这”有些尴尬的回头看闻人诀, 白檀刚准备说什么, 身后突然发出声巨大的声响,地面随之震颤。白檀离的有些距离,但就算如此,他依旧跌撞出去, 被闻人诀指派给他的亲卫扶住。

    “什么啊?吓我”话还没能说完, 扭回头的他马上就一脸的震惊。

    就见刚还平坦的地面突然凸起两个高高的山堆, 跟一旁的楼房相衬很容易让人推测出它的高度。

    短短几十秒,居然拔地而起两座大山,白檀说不出话了,他张大嘴,神情有些痴傻。

    “使用者还不能很好的熟悉这个中介物,再磨合一段时间,他便能更快的连接上自身和核杖,再去激发身周的能量。”

    “11,”闻人诀淡漠点头,平声下令,“上场试试。”

    “是!”面容冷厉的亲卫从角落走出,研究所的负责人询问清楚他的异能属性,马上让底下人拿出对应的核杖。

    闻人诀眯起眼,打量着场内,一手慢慢摩擦起自己的下巴。

    之前那个土系异能者他并不熟悉,不知道他原本的异能强弱,可跟随在自己身侧的亲卫就不一样了,除却眷属,他对这帮贴身相处的男人了解最多。

    拿到手核杖,亲卫心中也很稀奇,在大致了解了下使用方法后,他站在原地,同样举起核杖。

    白檀从震惊中回神,目光变得复杂。

    有风从11身周刮起,随着人核杖的指引,那无形的风瞬间卷起泥沙声势颇为壮观,白檀惊的伸手去挡脸,半分钟后却发现根本就没有沙土刮到脸上来。

    大风被很好的控制局限在一个范围内。

    “主人,我必须承认神对人类这个种族同样厚待。”维端的语气很微妙,一半高兴于核杖的研制成功,另一半看到人类飞速的进步再想起自己已经灭亡的种族,多少有些低落。

    它本以为,晶核能量是神对他们种族独有的恩赐,却不曾想,地球人类真正掌握起这种能量并不比他们差。

    某些时候,它甚至会想,若再发展几年,就算它曾经的种族全部复苏,都不一定会是地球人类的对手。

    这种问题虽虚无缥缈很没意义,却阻挡不了它去想。

    看两座大山在无形的风摧残下再次散落成泥沙,白檀的手脚完全僵了。

    他不敢想象这是人类的力量,要不是知道自己所处环境的真实,他差点就要以为自己是在看魔幻电影。

    别以为星际人类就不信奉神灵和魔法了,对暂时还无法了解和掌控的力量,人类向来喜欢先为他们穿上美丽的外衣。

    “他若没有核杖,战斗时异能大概一个小时就会耗尽,可是有了核杖,不说增强的力量,就说战斗的时限,应该能从以前的一个小时延长到六个小时。”研究所里的其他负责人也走上来。

    一脸惊讶的拿着核杖走回,11呆滞的眼睛中逐渐浮现上狂热和期待。

    “主主上!”握紧核杖舍不得放,从不结巴的男人走回闻人诀身前后,手脚同步的行了礼。

    闻人诀轻扫一眼,不等人开口直接道:“拿着用吧。”

    “我”慢半拍的意识到什么,从来冷静的男人马上欢呼着蹦跳起来,要不是看到身旁同伴的警告目光,怕是还要去拥抱周围的人。

    吞咽着唾沫,白檀近距离下观察核杖,眸色更是复杂。

    “上边镶嵌的晶核体能够使用多久?”核杖之所以称之为核杖,自然因为它的力量源泉是晶核,严格来说,这也属于晶核武器,只不过跟寒鸦不渡和复兴折腾出来的有些不一样,涅生秘密制造出来的这批武器更多的带有神裔文明的色彩。

    “就算一直使用两年也不成问题,随着以后慢慢改进,应该还能延长使用时间,不过就算是完全一样的核杖,使用者不同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也是不同的。”

    “归根究底,还是要看自己体内能量的纯度和识体的强弱。”闻人诀淡声。对这点他相当清楚,神裔最为崇尚自身的强大,神杖对他们来说仅仅是个节省体力沟通宇宙能量的工具。

    “是是是,您说的没错。”点头哈腰的陪笑,研究所的几个负责人异常紧张。

    对他们来说,这个传说中的王者,他们真正为之卖命的男人太过神秘,工作这么些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对方。

    就算人始终温润,他们依旧无法抑制自己心中的那些不安。

    闻人诀所命令创建的这个研究所中成员大半都是星际人类,他们中不少都曾在人类联盟中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他们被流放到地球来。

    本以为必死无疑,却没想到会在这颗死亡星球上迎来另一个春天。

    因为经历过辉煌同样的也面对过失去,他们远比以前更懂得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闻人诀给这批人的待遇很好,几乎算得上是要什么给什么,无论如何,他们都不敢再失去。

    所以面对眼前这个完全可以决定自己生死的男人时他们如何才能不紧张呢?

    “王域会给你们所有的支持,只管放手去干吧,我要的是什么你们很清楚,我等待你们拼尽全力的答卷。”扬声说出最后一句,闻人诀在亲卫护送下离开空地。

    白檀最后看一眼已经恢复平整的地面,亦步亦趋的跟上。

    “我认识那里面的一个人。”坐在车中低头沉默片刻,白檀终究没忍住出声。

    闻人诀膝盖上摊着本看了大半的书,不太在意的“嗯?”一声。

    “他是玛蒂星系有名的研究员,攻克了不少人体再生方面的问题,没想到”心绪纷乱,白檀玩弄起自己的手指,“他会被流放到地球来。”

    最起码在自己出事前并未听到过对方犯罪的消息,所以,应该是在自己之后来的。

    “那里面大部分都是星际人类吗?”不知想到什么,他稍稍提高音调。

    闻人诀瞥他一眼,随意点头。

    “你是”舔过嘴唇,白檀犹豫,“有意在搜集这些星际人吗?”

    他不愿意称呼自己的同类为垃圾人,事实上,他今天受到了冲击。

    无比清晰的再次认识到这颗星球上的变化,再这样演变下去,地球人类真的还可以称之为人吗?

    会不会,变成一个完全陌生的种族?要命的是不管是被流放到这的还是地球原住民,他们都无比憎恨人类联盟。

    所以,这些人掌握的力量越大,对人类文明的威胁就越大。

    白檀是乐天主义者,这一刻他却担心起未来。

    闻人诀没有义务为白檀普及自己的想法,回王居后他马上下令鼠属帮忙找失踪的百候。

    损失四万多人对涅生来说并不好受,本身对比起圣鼎和寒鸦他们就势弱。

    蓝岸率领两个军团直接驻扎进复兴联盟的城市,隐隐在前线战场上又开辟出条新战线。

    寻找猴属的行动还在私底下进行,虽还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闻人诀这边却是见到了对方。

    昏暗的房内首先响起铁链沉重的声响,慢慢的,随着灯具外罩着的黑布被掀开,那微弱的光线照亮了房间中央的人。

    血从人嘴角额头指尖不断滴落,下半身,涅生王域的眷属服饰已被撕的稀烂。

    “额喔~”镜头晃动,从角落处走出个身形修长的男人。

    “死了吗?”伸手拨弄垂下的铁链,被锁着脖子悬挂在半空的男人像块风干的腊肉一样前后摇摆起来。

    “他很想见你呢。”站在不知死活的百候身下,年轻男人上挑起唇角,隔着视频对坐在另一头的闻人诀打招呼,“涅生之王呀,你要不要喊一喊他。”

    “他的腿!”清晨才赶到王居来的向阳震惊出声。

    随着百候身体的摇摆,他突然发现人左边那条腿从膝盖往上那一整块肉,居然都被人给削掉了,露出了沾血的白骨。,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