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4.494:人质交换
    晋江首发, 请支持正版谢谢,跪求收藏坠子晋江专栏。么么哒~  没人会回答,黑虎脑子彻底乱成一团, 意识中渐渐只剩下一个念头。

    杀了他,杀了身前的这个人, 一切就都结束了。

    只是还没付之行动,人就到了近前,居高临下看他一眼,在他还来不及反应之时就一把掐住他脖子, 向上提起。

    黑虎自认身高体重可以完全压制住身前人, 却依旧被对方轻易拎起,毫无障碍。

    被掐住脖子导致他发不出喊叫, 轻微的沙哑呜呜声引不起任何人注意。

    黑虎正想着闻人诀是不是打算亲手杀死自己时, 就感觉被对方提着走了几步, 而后耳边突然响起的风声和失重感让他想要尖叫出声。

    闻人诀居然提着他这么个大活人, 从八楼窗户口直接跳下。

    没把自己单独扔下去, 闻人诀分明抓着他一起跳下来了。

    对方这是想寻死不成吗?

    黑虎惊讶于自己混乱的脑子在生死一线间, 还能想到这个。

    窗口悬着的绳子说明闻人诀并不会飞, 对方是靠着这根绳子从十楼挂到他窗口的,可是现在他非常确定, 他们身上没有绑缚任何东西, 八楼往下跳, 身手再好也得砸成肉饼, 对方为了他搭上自己一条命, 犯不上吧?

    很快黑虎就发现他又一次错了,因为下坠的失重感在某一刻停止,他的身子似是碰到了一张柔软的网,那感觉很像踩在会下凹的鱼泡上。

    等再从鱼泡上跳下,距离地面也不过三四米高度。

    全程被控制着脖子,黑虎叫不出声,眼角看到蓝色光波收起。

    是那只诡异的眼珠子!

    他就说,闻人诀怎么敢纵身往下跳。

    没给他喘息的机会,闻人诀从八楼跳下后,很轻易的就避开了巡逻的战队队员,在街道上快速穿梭。

    挟着他这么个大男人却似只揣了只兔子,一点没能妨碍到他矫健的身型。

    耳中渐渐听到杂乱的人声……

    凌晨三点多,王区大部分人都在睡梦中,只有“鸯居”所在的这条不夜街还在亮灯接客。

    这处地方来往之人很杂,多的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黑虎自己当王时,对这种地方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人类在任何时候都需要发泄,而黑暗从来不会因为某一个人消失。

    自己能照顾到的永远只是一小部分人的利益。

    闻人诀跑动间,黑虎听到了孩子的惨叫声。

    速度一点没慢下来,闻人诀对周边发生了什么毫无兴趣。

    终于,一跃而上栋三层楼房。

    黑虎一路被拎的上气不接下气,双目昏沉没大看清,只听得耳边有另外一个人的说话声:“主上,人在里头呢,从这边进。”

    “嗯。”闻人诀说话了,声音很轻,但没有对他时的阴柔,还算和缓。

    直到被抛下地面,黑虎才顺畅了呼吸,一路来的空气不足憋的他脸色发白,脑袋“磕”地发出轻微一声,让他一时半会都没能爬起来。

    耳中飘进人的对话声,声音不远却似乎阻隔着层什么,朦朦胧胧。

    “秦兄弟,成家向来不搀和王区王权争斗,这次你是怎么说服的他们,让我们秘密在他们家布置火炮?”

    “嗨!我跟他说,新来的那小子来路底细都不明,可胃口实在不小,怕是容不下区里的大家族,他如果现在不帮我们,小心将来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哈。”有笑声穿透隔着的那层东西,更为清晰的飘进黑虎耳中。

    才听见这两句对话,黑虎脸上就再无血色。

    他知道闻人诀带他来的是什么地方了。

    从地上撑着坐起身,双眼适应了下较为昏暗的空间,视线中先出现的是双脚,黑虎慢慢抬起头,就见闻人诀微歪着脑袋,坐在一张实木椅子上。

    对方视线没落在自己身上,而是直直的,饶有趣味的盯着自己身后。

    僵着肩膀,黑虎没敢回身去看,侧了下脑袋,就见本应该带队出区的吴豆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闻人诀左边。而闻人诀右手边还站着两人,一个本该在二战队住所休息的向阳,和本该留守七楼的余刚。

    他们所处一个长形的空间,很是狭小,似是从房间里隔出来的,角落处还颤颤巍巍蹲坐着个中年人男人,满头白发,对视上他目光后露出惊恐表情,轻声哭道:“王啊,你可别怪我呀,我一家妻儿老小都在他们手上。”

    黑虎见过这个男人,鸯居的老板,见他也在这小隔间里呆着,便已能够完整猜出事情的始末。

    “别废话!”那男人还想哭,被向阳冷声喝止。

    隔着一堵墙,身后的对话声还在继续,是辛头,他说:“这事情肯定万无一失,只等时间一到,就发送暗号!管叫向阳葬身火海,只要这次参与勤王的家族,我王日后必定多加奖赏。”

    他话说完引起一群人低声应和。

    黑虎没敢再去看闻人诀眼睛,坐在地上半挪过身去。

    身前是一堵双面墙,从他们这边可以看见外边的空间,听见外面的声音,而外面大间里的人却看不见他们,只当是面普通墙壁。

    这面墙费了鸯居老板不少血本,本是为一些有特殊需要的客人造的,有的人不喜欢自己上场,就爱看别人干那事,鸯居老板生意头脑满分,暗搓搓的准备阴人,哪里知道才造好,第一次派上的居然是这用场。

    他还连个说不的权利都没有!

    黑虎知道现在不能发出声音,不再看墙对面还一无所知商量着怎么杀死闻人诀的手下,他扭过身子就开始磕头,对着闻人诀,一下又一下。

    额头偶尔碰到闻人诀脚尖,他就往后挪一点,继续磕。

    没有求饶,没有话语,只是一下下重重磕着。

    向阳站在闻人诀身侧,依旧的面无表情。

    而余刚还在气恨,在他看来,主上对这帮人够好的了,夺了王位也没怎么着他们,反倒一视同仁的重用,怎么他们就一点也不感恩,还要背叛主上呢。

    反倒是吴豆,看黑虎身为一区之王,落到现今这步田地,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尊严或者性命,一声声沉闷的头撞地面声,让他的心情有些压抑,虽说成者为王败者寇……可这个世界上,能为手下人做到这一步的王,又有几个?

    “唉?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动静?”墙对面还在商议的众人中突然有人开口。

    场面瞬间安静下来,接着又有人迟疑道:“是啊,怎么听着这么像有人在捶墙呢?”

    有桌椅移动声传来,而后又有个狐疑声音停在了这堵隔墙前。“怎么听着声音像从里边传来的?”

    “鸯居的房间隔音有这么差吗?”有人似在自言自语。

    不过这一声倒马上提醒了他们中机警的人,墙对面有人用手敲了敲这堵特殊构造的墙,而后对面就又安静下来,紧接着马上响起一个粗重声音,喝道:“快!赶紧砸开这堵墙!”

    他们怕隔音不好消息走漏出去,也是心中不安作祟,觉得事情有些古怪。

    只是就算他们做足了心理准备,当这堵脆弱的墙被两张凳子砸开之时,辛头那伙人还是全部僵住了。

    碎掉的白墙还在往下掉落碎片,对面的十几人却全部没了动作和声音。

    闻人诀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的意思,目光阴冷的从那些人脸上一一扫过。

    找场子时有意的低调,虽然引起了一些帮会的震惊和惧怕,但到底没有造成太大的轰动。

    没再让人进入茂林,闻人诀对剩下的人手加紧培训,让维端挑出一套神裔们用来强身健体的步伐教给他们。

    把自己关在房里,进入‘识’的沉定状态,他试图去沟通在体内的神眼。

    只是没有结果。

    有人急匆匆敲开他的门,吴豆在外露出有些紧张的表情,慌道:“主上,十五区来人了!”

    就说十五区的王,挤出自己的部分家当,好不容易和十七区的家族谈妥买两辆坦克,他是见识过那铁盒子的威力的,让他垂涎三尺,虽然价钱贵的离谱,不过他是打算买回来就让手下的人拆一辆研究研究,看能不能折腾出自己的坦克,还有一辆,他打算开出去好好过把瘾。

    哪里知道人左等不回,右等不回,打电话到十七区相询,却说人从没来过。

    他第一反应就是不信,接着就是愤怒。

    怕是黑吃黑了不认?

    发动所有在十七区的人脉暗下追查,结果……人还真就没到过十七区。

    这下他懵了,难道真是在路上不翼而飞的?怎么可能,三百多人呢,全是自己护卫队中的好手,平时好吃好喝全部资源的伺候着,人还真能不声不响的全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