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5.495:偶然巧遇
    闻人诀当然不会真的将交换人质的事情全权交由吴明哲这帮初出茅庐的学生来处理。

    对他而言, 学会中人的加入顶多算是明面上的队伍,私下里,他自己带着十多个亲卫坐着三辆车在交换前一天赶到。

    安溪镇面积不小,因为位于三方势力交界处,加之靠近绿力森林, 来往路过的人和车队络绎不绝。且跟一般的镇子相比,因没有统一的官方组织,秩序混乱很多, 镇中只以几家商会为大。

    “说是商会, 其实更多的像是帮派,商会不过是他们明面上挂着好看的,这些人垄断了整个镇子上的生意,别管是面上的还是地底下的, 绿力森林中出来的晶核或者猛兽,只要从这里交易出去,他们都要从中抽成,镇中还有一些零散的组织,但都不足以和这三家抗衡。”

    鼠部派来的情报人员在镇中和闻人诀的亲卫接上头, 这时候已经尽责的陪同在闻人诀身边介绍, “也因为相邻的三方势力都不适合插手此处,所以这里的人口买卖很是兴旺。”

    “您看......”探子伸手指了下街边, “像这种脖子上戴着项圈的, 都是晚上要拉到人市上的。”

    “你对这里很熟悉, 是本地人?”侧身让过摩托车, 闻人诀漫不经心的问上一句。

    “是,我是土生土长的安溪镇人。”

    “哦?”跟其他城市的水泥街道不同,安溪镇上的道路都是大石头铺就的看着非常古朴,闻人诀用眼角余光再次打量对方。

    男人很有礼,跟他保持的距离既能让他听清楚对话也能不被其他人听到,更关键的是,始终落后一步半的位置非常谦恭。

    “你是何时加入的鼠属?”

    “回王,”压低声音,男人并无隐瞒,“已经有十年左右了。”

    “十年?”闻人诀有些诧异,“鼠属像你这样的探子是每个镇子上都有?”

    他虽早知道老鼠手上握有庞大的情报组织,根基极深,但严密到连这样的镇子上都有多年扎根的探子还是让他感到意外。

    “这个属下就不知道了,但像属下这样的探点应该还是很多的。”

    对人的谨慎闻人诀不置可否,当然他也并不很关心男人是真的不知道还只是因为不能说。

    不论鼠属私底下有多手眼通天,只要老鼠还为自己所用,那么这股力量就脱离不了掌控。

    ……

    “王,咱们还是别管这闲事了,万一引起注意呢。”小巷子口,仲勐穿着普通的布衣布裤,正注意着前面还在殴打撕扯女子的两个男人,姜孝有些担心,劝道:“这趟出来您自己也说过,不能被涅生或者复兴那边知晓。”

    “就两个人,我们直接上去干趴下不就得了!王,让我去吧。”郝强拍着胸脯,对己方偷偷摸摸的行为感到不满。

    “人多眼杂,人质的交换要等到明天,你若是现在就弄出动静,岂非平添障碍。”临水看了眼前方,“这两个人一点避讳都没有,想来也是做多了这样的事情所以肆无忌惮,真想救人还是再往里跟跟吧。”

    “要我说,王您没必要亲自来这一趟呀。”姜孝虽然嘴上那么说,但也看不下去一个弱女子就这么被人活生生拉走,脚步往前迈,人贴着仲勐轻声:“难道涅生的王还会亲自过来吗?”

    “他来不来我管不着,就当出来看看吧。”仲勐沉声。

    在成立王域前,仲勐推翻过不少王区的王,从那时候起他就警醒自己不能脱离普通人,所以当上王域之主后,他经常带着人到下面走走。

    这次借着交换人质,沿途过来他也看了几个城市的管理。

    且,别的都先不谈,就说明天的交换涉及到自己的兄弟,余浅平本是十万个不愿意离开王域去复兴城的,是自己强制要求人走出去成长,这次出了意外,他虽不用对余家交代,但心里总是过不去。

    而且,两位先生的看法很一致,虽说交换地点是他们选的,王域中仍存在一大批担心涅生搞鬼之人。

    所以别看他只带着十多人出来,但其实王域中已提前调集了五万人马到边界处,只要他这边有点什么风声传出,半天就能杀到。

    “我不敢了,呜,疼,别打了,我不敢了!”一连被扇了七八个耳光,女子被人恶意踩在脚下。

    因为疼痛她无助的抱着头,被左边的男人扯着头发拉拽起来,剧痛让她忍不住求饶。

    “王?”下垂着的手指动了动,一行人身周有风刮起,姜孝脸色难看的准备出手,仲勐却突然握住他手腕,低声道:“慢着,有人来了。”

    虽在小巷子,但位置并不是很深,女子凄惨的叫声引来了一些过路人的注意。

    在几个大胆围观者的窥探下,两辆摩托突然出现在巷子中,男人们拖拉起女子强制将人绑上摩托,吹着口哨飞驰而去。

    “姜孝,跟上去。”仲勐沉着脸,冷然下令。

    当初选安溪镇正是因为这里位于三不管地带,他们能够确保这里没有涅生或者复兴的力量存在,但同样的,他们也没有对这个镇子有过干涉。

    正因如此,涅生那边才能答应交易。

    不过,现在的麻烦正因为他们不了解,所以没想过这里的人遇到“麻烦”会怎么处理。

    眼看好不容易拐过角就能不那么引人注意了,没想到人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这么带走了。

    “张毅,回去把剩下的人叫来。”仲勐继续下令。

    “王,”郝强兴奋起来,笑道:“您准备带着我们十几个人把他们老家给抄了吗?”

    要说一开始就没管也就算了,既然管了,那就要管到底,仲勐没什么迟疑,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

    临水作为王域的军师,站在一旁却也没说什么。

    ......

    闻人诀戴上了探子给的面具,白檀做的面具虽然逼真但戴久了面部会不舒服,若非有必要,他不会粘贴。

    遗落之地带出的银色面具倒是最舒服的,只可惜现在那张面具就像张名片,他要不想弄的路人皆知,最好还是不要戴。

    “夜市摊口就在几大市场的中心,非常热闹,您要是想看看安溪镇的声色犬马,去那里最合适了。”

    探子名叫无名,短不过半天时间就能跟闻人诀冷言冷语的几个亲卫搭上话。选这么一个人可见老鼠的用心,闻人诀随意在镇子里走动,等到傍晚,无名带着他们往镇子中心去。

    “如果说白天的安溪镇是繁忙的,那么夜晚就是迷人而危险的。”穿过人群,无名憨厚道:“我们没有名字,有也只是随口编的,像我们这样散落在外的探子,称呼无名便是。”

    “他倒洒脱。”维端对陌生的环境总很兴奋,看闻人诀在桌边坐下,碎碎念道:“我要是有身体就好了,不知道人类的食物吃起来是什么滋味。”

    “我会尽快为你寻找合适的身体。”手拿酒杯,闻人诀仰头一饮而尽。

    身后跟着的亲卫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坐了旁边两桌。

    无名跟着上桌,为闻人诀介绍起菜色。

    “这是油炸飞蝶,只有绿力森林里才有的一种昆虫,想要吃到只能在周边几个镇子。”先大嗓门介绍了这么一句,无名突然低声凑过脑袋,“到现在为止,镇中还很太平。”

    “看来圣鼎不会玩什么花招了。”摸着酒杯沿,闻人诀似笑非笑。

    “我靠!搞什么呢?”

    “找死吗你们!”

    怒骂声忽然从临近的一个摊子里响起。

    很快的,桌椅翻倒,酒碗碎裂声靠近他们这桌。

    闻人诀扭了下头,眯着眼睛打量不远处跳跃追打的一群人。

    “哈哈哈,痛快!”郝强虽然受了点伤,但今晚的活动让他心中舒坦,他们的王还和以前一样,并未被什么王者该有的威严束缚,带着他们几个兄弟就这么闯进人家的帮派,愣是将人家的老窝闹个底朝天,将那些被关押的女人都放了出去。

    虽说代价是他们被追的狼狈不堪,不过,这也让他想起那时候他们还什么都没有,只顾着一腔热血行事的时光。

    躲过身后的攻击,郝强满脸笑容的将路过的桌子掀翻,制造障碍好让身后的人追的不那么紧。

    混乱中,有酒瓶砸向闻人诀和无名坐的这桌。

    虽未起身,但闻人诀偏了下头,躲过飞来的菜叶。

    “顾着点先生!”姜孝看郝强完全打疯了,无奈的吼上一声。

    临水因为实力不强今晚留在外面接应,这么一路打过来多少有些精疲力尽,眼看身子马上被追击者抓到,姜孝中途拦了一把。

    狂风虽将他和追击者阻挡开,同样的因为那股力道,没什么体力的临水就这么摔了出去。

    闻人诀还没站起,比起周围几桌人的骂骂咧咧和愤怒,他淡定的像在茶楼品茶,虽身前桌面上早就狼藉不堪,他却巍然不动。

    只当人朝他摔下来的那一刻,闻人诀无奈的扬了扬眉梢。

    伸手接过人细瘦腰肢,男人很诧异的面朝上平躺摔在他腿上。

    一手揽住人,闻人诀另一手还握着酒杯,低垂目光清淡的扫了人一眼,漠然道:“你碰洒了我的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