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1.501:是绿了吗
    “请!”吴豆礼貌性的站在车外,看着一帮人坐上商务车。

    白檀木呆呆的, 吴明哲和柳清河一帮人则心神不宁。

    在涅生王域的人出现后, 先前出现的圣鼎飞艇和人马开始后退, 两方隔着千米距离无声打量,后又默契退离。

    “我王在前面的镇子里等着见你们。”吴豆对白檀行过礼, 笑着对围上来的一群人开口。

    不管江伟大几人在听到这话后是什么表情,白檀就跟没魂似的, 直直走向停下来的车子。

    柳清河伸手想拦,朱阁在旁适时轻咳一声, 给人使了眼色。

    带着不解和紧张,几人上了白檀同辆车子,其他人则被引导着坐上后面的车。

    “朱阁......”除了开车的, 加长车中便只坐了他们自己人,吴明哲压低声音古怪道:“涅生的王,我们认识吗?”

    “白檀......”柳清河伸手在白檀眼皮子底下晃,“你到底是怎么了?”

    就算先前被圣鼎控制,也没见人这般失魂落魄。

    “为什么......他没来?”嗓音沙哑,白檀眼睛有点红, 抬头可怜巴巴的盯着自己的同伴。

    “谁?”江伟大打量车窗外,涅生这边的人马和圣鼎那边几乎是同时后退,这时候车子已经开出挺远。

    “我说!我们是不是关心一下之后的处境?”韩曙出身普通, 融合晶核后天份却很不凡, 刚开始加入学会只是为了得到锻炼的机会, 后来留下来自然是因为学会中的待遇, 等到跟朱阁这帮人相处的久了,共同经历了几次生死,他心中那点关于出身的隔阂早就没了。

    比起以前,现在的他要随意的多,“我有时候真挺佩服你们哥几个的,关注点是不是太容易转移了?”

    “我有在问啊!”吴明哲不爽,“可白......”

    “咳咳!”朱阁又一次咳嗽,拳头抵着嘴眉头簇起。

    吴明哲一脸的不解,却只能收回到口的话。

    冯轲观察着开车的男人,双手紧握成拳,“涅生王域,之前有人打过交道吗?”

    “没。”江伟大摊手,“要说起来,咱们跟圣鼎虽然也没什么接触,但听闻的还要多一些,至于涅生王域......”

    一直以来都蒙着极度神秘的面纱,更别提那个只在传闻中出现的王了。

    不过到底是年轻心性,说起这个,吴明哲压下心中忐忑,吞咽着唾沫道:“之前在角斗场里有远远见过吧?你们说......”扭头看开车的人,见人压根没关注他们在说什么,吴明哲放心道:“一会见到,人会不会跟那天一样,唰的甩出几块眷属令牌,就说,你们拿去玩吧!”

    “呵!”柳清河忍不住给人波冷水,“想的挺美。”

    “他手上还有眷属令牌的。”白檀喃喃一句。

    吴明哲怔愣片刻,慢半拍的侧头去看他眼睛。

    朱阁跟同伴们的疑惑担心不同,他表情相当复杂,似没有开口的力气。

    只目光移转到白檀身上时会无神停顿。

    柳清河本也跟着开玩笑有意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只到了后来,他留意到这幕,再细一想,目光同样复杂起来。

    ......

    圣鼎的人马往后撤,还没走出百里就遇上几辆横停在路中央的车子。

    仲勐没等大部队有什么动作,自己就开了车门走下。

    姜孝身上衣服有些破烂,嘴角还沾着血迹。

    蒋雄很快从后方赶来,见到仲勐马上行礼。

    “浅平呢?”看了眼头顶飞艇,仲勐很是疲惫。

    “在后面的车里睡着了,”蒋雄叹息,“路上肯定吃了不少苦头。”

    “涅生的这帮人真是混账!”刘杰气不过,“我们好吃好喝的养着他们的人,结果,他们就这么对待我们的兄弟。”

    “白檀无错。”就算休息了一路,临水的面色依旧没恢复多少,他温和看向众人,“就算不看他无辜,也要照顾照顾禾火的感受。”

    “禾先生和您一样,就是太过心软。”郝强摇头。

    “王。”没有理会同伴的抱怨,临水正了神色,很认真的对着仲勐行礼。

    “怎么了?先生要说什么?”看出人的认真,仲勐跟着严肃起来。

    “安溪镇上的事情,您看在眼里了吧?”临水前所未有的凝重,“那流了遍地的血,那些惨叫的人群,就算唐家有错,可这手段太过毒辣,一直以来我们都当寒鸦不渡是疯子,可现在,种种迹象告诉我们,就在我们身旁的这个大家伙也许比我们之前所想的,还要危险。”

    闻人诀说要抄了唐家,便真的雷厉风行,只用三千人就将镇中两大家族杀的人仰马翻,他们虽未插手,但也未曾阻止。

    在这个过程中,临水一直在观察。

    “且比起寒鸦,涅生更难琢磨和揣测,闻人诀这个人深浅不定,就连他身边的这些眷属同样正邪难辨,这样的一群人,一定比之寒鸦要难缠百倍千倍。”语气沉重的敲响警钟,临水一字一顿道:“大家以后再和涅生打交道,一定要加倍小心,我看所谓的和平盟约,怕是守不了多久。”

    ......

    闻人诀不知道圣鼎那边的人因为他已是心神难宁。

    送走朗星海后,他带着亲卫坐上凤鸾鸟急急赶往山河镇。

    “这山河镇就是进入我们王域的第一道门。”黑虎沉默不语走在前,从车上下来后,吴豆便负责起介绍。

    小心打量着周围街道,一想起马上就要见到传闻中的人,冯轲忍不住激动,“可是山河镇是十九区的呀?”学会中,他的地理学的最好,他敢肯定,山河镇就位于十九区地界。

    吴豆对人的问题不以为杵,云淡风轻的回了句,“十九区吗?很快就不存在了。”

    对方一脸的漠然,冯轲终于慢半拍的回想起十九区如今已落到涅生王域手中。

    都已经吃下嘴的东西没人会想着吐出来,所以......东大陆又一个存在数百年的王区就要消失了吗?

    这么一想,冯轲心中感触颇多,默默闭了嘴。

    “解下你们身上的武器!”从车上下来后没走几步就看到栋非常漂亮的房子,院落口,有很多身穿白衣的男人手持武器站的挺拔。

    见到他们这群人过来,所有人都目不斜视,只最前方站着的两个男人主动迎向他们。

    吴明哲隐晦看向朱阁,在人有示意前,几人都未曾动。

    朱阁本不是个沉默性子,只不知道为何在被交换回来后,始终不太开口,情绪似很低落。

    注意到同伴们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朱阁未有多余的动作,直接举起手走上前,配合的让白衣人检查全身。

    吴明哲等人本就以他为首,看他都如此,只能配合的从自己身上拿下武器,最后还让人仔细检查。

    要是来见别的什么人,或许他们早就骂娘,就算口上不说,心中也要诅咒。

    只不过这时候,他们一想起屋里人的身份,真是一点不满都生不起。

    白衣人负责任的检查过所有人,只白檀被他例外。

    对这点,之前就见过人对白檀行礼,韩曙等人虽然诧异,但总算没那么震惊了。

    闻人诀在正中沙发上坐着,人被带进来时,他直了下身子将烟掐灭在桌面。

    朱阁和柳清河心中已有猜想,两人都维持着死寂般的沉默。

    吴明哲几人从进屋子开始便不自觉屏住呼吸,他们尽量不直接看向正中的身影,而是一点点转移目光。

    那个传闻中的男人......居然真就如此近距离的出现在他们眼前......

    还戴着那张出名的银色面具。

    从进屋子开始,白檀的目光就黏在闻人诀身上没有离开,大厅角落站满的亲卫包括那个断臂的阴沉男人都被他无视。

    “诀......”忐忑不安的,他找了个能讨好人的称呼。

    闻人诀站起,负手在后。

    白檀往前走了两步,试探性的又喊一声:“诀?”

    闻人诀终于忍不住轻轻叹息。

    那一点声响被白檀捕捉到,瞬间亮了眼眸。当着身后所有同伴,他突然快步冲上前,力道很猛的直接撞进男人怀中。

    吴明哲:“......”

    画面冲击太大,冯轲好不容易重新呼吸,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便是......他们的会长,绿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