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2.502:打你一下
    胸口的人还在拿脑袋蹭自己, 闻人诀微低头,轻摸着对方的头发。

    很奇怪的感觉, 在看到白檀不安的目光时, 他的无奈占了大半,仅有的那点训斥心也烟消云散,很早之前他就知道这种方式是白檀在自己面前讨巧用的可还是会上套。

    “有受伤吗?”人刚进屋子时他就打量过, 可还是多此一举的问了句。

    “有。”白檀睁眼说瞎话,“我手腕有些疼。”

    “嗯?”

    “被绑架后很害怕,还一直都没睡好。”

    “嗯。”

    “我以后不离开你了。”白檀信誓旦旦, “我会老实的像具尸体。”

    “下次检讨换个说辞。”闻人诀挑唇笑出声。

    白檀舔过嘴角, 偷着往上瞥了眼, “咳咳, 那什么......”他似终于想起来身后还站着一众同伴, 忙从闻人诀怀中退离。

    见白檀轻声哼哼着站到一旁去,闻人诀总算有心思将目光扫向朱阁等人。

    吴明哲跟平常比起来变化很大, 那点吊儿郎当不见了,现在端正站着, 一副青年俊俏的模样。

    其他人......朱阁异乎寻常的沉默,柳清河站在他身旁,那目光直勾勾落在自己脸上, 似透出点气愤。

    江伟大则强制压抑着自己的激动。

    韩曙这些人到底是出身有差距,表情看着还正常, 但闻人诀很轻易的从他们的回避目光中看出他们内心的惶恐和不安。也就是说, 这几个人就是外表看着镇定, 但内里指不定连魂都吓离体了。

    “我该怎么称呼您?”

    江伟大很激动,这样近距离和王者接触的机会不是谁都有的,他很清楚,就连自己的父亲,他江家的大家主,一直以来自己崇拜敬佩的人都得对面前这个男人弯腰。

    那一次涅生之王到复兴城来,多少大家族族长希望私下见对方一面而不能?

    如今,没想到人肯亲自见他们。

    不过......看白檀对人的亲昵他总觉心中古怪,嘴张了半天才慢慢合上,他慢半拍的明白人为何肯见他们,只不过,会长呢?

    会长把人质交出来让他们带着过来把白檀换出......这样想来不是太可怜了吗?

    一直以来,会长都在保护白檀,虽说有的时候方式方法他们不是很赞成,可如今看白檀扑在另一个男人怀中撒娇,江伟大心中五味杂陈。

    “是该叫您会长,闻人,还是涅生之王?”冷声嘲讽着,朱阁眼中冒出火星。

    他这一声让柳清河释然,却让其他还站着的人僵住。

    江伟大不得不先收敛起激动之情。

    “朱阁?”吴明哲伪装出的淡定再也继续不下去,因为朱阁这句话,他瞪大了眼睛,怀疑目光直直投向戴着面具的男人,心中突然咯噔一声。

    闻人诀......闻人诀......

    说起来,他们的会长跟涅生之王不是同名吗?

    可以前他们问起,对方说只是凑巧,现在......

    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吴明哲只觉的荒唐。

    “您跟我们玩这样的游戏,费尽心思的隐瞒我们,究竟想要做什么呢?是觉的好玩吗?”

    朱阁很少如此咄咄逼人,他大多时候开朗逗趣,少数暴躁的时候也不会这样不留情面。

    “朱阁,你听我说。”白檀从闻人诀没生自己气的放松中回神,急切上前,“我们一开始到复兴城只是因为不方便公开身份,你应该可以理解的,真的是事出有因。”

    “所以......”喃喃着,韩曙僵硬转动自己脖子,艰难道:“是真的?”

    闻人诀并不意外人猜出自己的身份,平静扬声:“坐。”

    说完一个字,他自己先转身回到沙发前坐下。

    白檀看朱阁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非常着急的解释道:“那时候寒鸦不渡有很多人在复兴城,我们真的是不能暴露出身份。”

    “我理解。”朱阁深吸一口气,心中不断警告自己要冷静下来,他要面对的是涅生王者而不是他们的会长,所以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辞,最好就当做不知道或者不在意。

    可是不行,真的不行,他做不到,一直以来,他当对方是朋友兄弟甚至主上,却不曾想,人从未真诚相待过他们。

    “我理解你们刚到复兴城时选择隐瞒,可是这么久过去了,就算从二十二区中回来后,你......”目光闪烁,朱阁沙哑声音,“都不曾信任过我们吗?”

    “若不信任你们,就不会让你们去今天的交换现场。”闻人诀对白檀招手,让人回自己身边来。

    白檀两边看看,一步三挪的到他身前。

    “坐下。”沉声开口,闻人诀没有看人的表情。

    白檀磨蹭着,半天还是在他边上坐下。

    闻人诀继续自己刚才未完之言,“很多事情不到时候。”

    “我是没资格质问您的,可我还是想知道,一直以来,您是不是都拿我们当傻子?”

    “没有目的的接触是不可能的,”闻人诀后仰身子,一点隐瞒都没有道:“但你们今天能站在这里,是因为你们自身的价值。”

    “朱阁......”无论怎样都不该将气氛整的太僵,不管是考虑到对面坐着的这个男人身份,还是想起对方就是他们的会长。

    “价值?”朱阁冷声,强硬挥开柳清河的手,逼上前道:“您还想利用我们做什么?”

    “曾经的相处是真,”闻人诀叹息,“你有心,只要冷静下来想想,你们想要什么我很清楚,比起展翅帮帮主这个身份,我可......”

    “我不在乎!”朱阁大声吼道:“你怎么就不明白,我要的是闻人,不是你!”

    “你让我感觉......”强势不见,朱阁红了眼睛,“那个闻人已经死了。”

    “真是孩子脾气。”维端让天眼围绕着房内转圈,“要是换作别的什么人,这时候应该很高兴吧。”

    是啊,跟随的人突然成了王域之主,这中间只要往深了去想,很多东西就截然不同了。

    只可惜,朱阁表现出的明显让人意外。

    只看向阳的目光,维端就可断定人现在想法一定和自己相同。

    “你们可以离开,”闻人诀将半站起身的白檀拉回来,一手轻松束缚住,“不论是看在白檀的面上还是我们往日的情分上,我给你们选择的权利,可是朱阁,若是换了个身份,你认识的那个人你就不认识了,那变的是谁?”

    真是强词夺理,怕二人谈崩真就老死不相往来,白檀非常着急,但听得闻人诀说这么一句,他还是觉的......逻辑很有问题。

    “我邀请你们去涅生,顺带也陪陪白檀,这次出去他应该受了不少的惊吓。”

    突然被放开,白檀刚抬头就听闻人诀在自己头顶扔下这么一句,愣愣的“啊?”了声。

    “是吗?”闻人诀眯着眼,低头盯着白檀眼睛,很是温柔的笑了笑。

    无声吞咽下唾沫,白檀反应很快的伸手捂自己心脏,“是,伟大你们一定要陪我回去,我已经很多天没吃好睡好,你们就当救救我,不然我会半路夭折的。”

    “......”朱阁有些无语,白檀在圣鼎的那几天是什么模样他最清楚,可人现在捧心惨兮兮的表情非常逼真。

    “朱阁......”有些犹豫,但江伟大还是出声。

    再怎么样也得给彼此一个台阶,不管怎么说,闻人诀从未伤害过他们。

    就如对方所说,去走走看看呢,也许,只是身份不一样了,人还是那个人。

    况且,闻人诀之前说的没错,他们想要什么?不就是比自己的父亲强,让家族里的人对自己刮目相看,那么眼下这个机会不是他们曾经梦寐以求的吗?

    这个世界如此广阔,只有跟着强者才能看到更多的可能。

    “小猪猪?”白檀从沙发上蹦起,嬉皮笑脸的扯过朱阁胳膊,拉长声音叫起人的绰号,“我在王都有很多钱,这次你们的开销我都包了!”

    这么得意的吗。

    朱阁不忍心看人夸张的嘚瑟,别开头去。

    白檀笑嘻嘻的重新将人脑袋转回来,“你不是说过想去涅生王域走走的吗?还矫情什么啊。”

    插科打诨的,事情就算定下了,送走朱阁一行人,白檀忙转身讨赏,“我把人给你留下了!”

    “很棒。”闻人诀没吝啬自己的夸奖,“要什么奖励?”

    “你让我打你一下。”

    “?”

    “就打一下。”白檀声音轻下去,却还固执的坚持。

    交换时没来接他,这茬怎么也不能这样过了,白檀心中有气却不敢太过撒泼,找着机会哪里能放过。

    闻人诀不用看就清楚他肚中猫腻,玩味着走向前。

    白檀伸出右手跃跃欲试,太过兴奋让他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

    闻人诀缓慢低下头去,看似真要老实的挨一巴掌。

    白檀因为人的配合呼吸粗重起来,那手离着对方的脸越来越近。

    睡凤眼尾上挑,闻人诀在人的手即将贴上自己脸颊时握住人手腕,拉着顺势往上提,没让白檀叫嚷,头忽的凑上前含住对方唇瓣。

    “你怎反......唔......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