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3.503:先睡觉吧
    一吻结束, 闻人诀在白檀还未反应过来之际抽身退离。

    白檀面红耳赤,半天只发出个颤抖的“你......”字。

    “奖励。”擦身走过人, 闻人诀有意在人耳边昵语。

    白檀鼓着腮帮子, 刚才喘过来的那口气又被他不自觉憋回,待真正回神, 房间里又哪还有那个男人的存在。

    闻人诀心情不错, 走出屋子还在摇头轻笑。

    向阳自从断了胳膊, 变得更为寡言少语,见到之前那幕亲热戏也没什么神情变化, 闻人诀走出, 他便跟个影子似的追上。

    “黑虎应该回来了?”

    看着自己脚尖不知在琢磨什么,前头闻人诀问话,他却愣愣的没有反应,半天才恍然道:“是的。”

    闻人诀脚步微顿, 不太在意的扭头瞥了他一眼, 继续道:“兔属那边军团调整的怎么样了?”

    “一切都按照潘先生的意思在布置。”

    “这件事情我交给你, 虽然要你多听他的意见,但你还是得有自己的想法。”意味深长的叮嘱一句,闻人诀想起什么般又问了句, “还未找到能够帮你复生出胳膊的人?”

    “治愈系异能者太少了,目前地球上能够做到活生肉的, 大概只有圣鼎里的那位。”

    “别太灰心。”以前的闻人诀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事情, 更不会开口说这些话, 除非是收买人心, 但向阳这种,已用不着他虚伪的去关心。

    “是。”

    “王域所能搜罗的人才不过十分之七,还有很多能人异士散落在外,待东大陆真正稳定下来,我会让鼠部全力为你寻找。”

    “是。”向阳提高音调,单膝跪下,“谢谢王。”

    ......

    接回白檀后,率领虎属五万人马,涅生王域一行快速赶回王都。

    一路上白檀都贴心的跟朱阁等人呆在一块,为了避免他们半路更改主意,他竭尽所能的说起涅生王域中的新奇事物,那些漂亮的景色和好吃的食物。

    “别看复兴城繁华,但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特色,涅生王域特别大,有很多城市造的和复兴城完全不同,有一种紫色的兽肉,烤着吃最棒了!”

    “还有,你们见过七色的花吗?就是七朵花瓣颜色都不一样,开在树上,一整条街道上都种着,特别......”本想说出梦幻,但想了想,他还是选择遵从内心的真实感受,“晃眼睛。”

    “我在复兴城中得了你们不少照顾,这一次你们过去,我一定要带你们好好的玩。”一个人也能说的兴起,白檀虽然有些郁闷,但清楚同伴们心中怕都还未冷静下来,只能尽量活跃气氛。

    “什么王者,其实没你们想的那么遥远,闻人诀睡觉跟你们一样打呼啊!他也有不吃的菜,嘴挑的很还老是逼我吃不爱吃的,你们知道吗?”一点没有压低声音的意思,商务车内空间很宽裕,前头开车的司机只当自己是个死人,白檀说起闻人诀的恶行瞬间就亢奋了,“他有些变态,你们不知道,他每次洗澡都要两个小时,好几次我都以为他死在水里了,我就去叫他。”

    “嗯......他就一动不动的趴在水面,我都快吓哭了好吗,那看着跟死了也没两样。”

    “啧,更可怕的是他的......”

    “白檀。”柳清河无奈制止人继续往下说,他总觉的接下来的话题涉及某些不该被他们知道的私密,“我很好奇。”

    “嗯?”

    “你是怎么在他身边活下来的?”

    “呃......”白檀一时不知该从哪里回答这个问题好。

    柳清河这一问,车内气氛瞬间变了,之前不知为何集体沉默,这下却都动了起来。

    “你见过那些眷属吗?”韩曙出声。

    “见过。”白檀决定做个乖宝宝,有问必答。

    “长得吓人吗?”冯轲无厘头。

    白檀用力点头,认真道:“不好看。”

    “那......”江伟大看了眼开车的,“他们平日里威风吗?”

    “他们不太待见我,”说起这个白檀没那么开心了,“总避着我,其实我见他们的次数很少,不过,书易是很好说话的。”

    “传闻中的王域智囊书先生?”

    “是呀,可是他丢了,到现在也没找到。”

    “那另一位先生呢?”吴明哲很感兴趣。

    “阴森森的。”白檀皱起眉头,“那眼睛看你一眼就够。”

    “你是怎么认识闻人诀的?”江伟大心中的八卦火焰熊熊燃烧。

    “孽缘!”语气沉重的摇起头,白檀一脸的不堪回首,“噩梦。”

    “呃......”这一次无言的换成柳清河,“不管怎样,很高兴你能活到今天。”

    “......”白檀又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柳清河倒不是随便说说的,他们出身大家族,族内斗争何其激烈,更何况是王域呢?

    白檀这个脾气,怎么说呢......

    不像能在王者身边顺利生存下来的,尤其传言都说涅生之王身边只有一位男随主独得宠爱。

    那么闻人诀这个人传闻如何?

    外人都说他心思深沉,手段莫测,能得到这样一个人的全部宠爱,不该也是个手段高超之人吗?

    这一路上他们除了震惊闻人诀的身份,当然也在思考白檀。

    ......

    “我总感觉他们在奚落我。”委屈吧啦的,车队在沿途的城市留下过夜,白檀抱着枕头敲响闻人诀房门。

    人正拿着话筒斜靠在桌沿,见他进来只掀动了下眼皮。

    因为白檀的到来,闻人诀提早挂断电话,耐心听人将路上发生的一一道来,包括那些很没营养的对话。

    “你说,他们是不是在鄙视我的智商?”

    “怎么会呢。”闻人诀有些敷衍,桌面摊着刚送来的新地图,上面标准了不少红色小字。

    白檀不依不饶的跟过来,“我真就这样配不上你吗?”

    “怎么说?”闻人诀发现自己的脾气真是好了,白檀一手拍在桌面挡住了些地图上的标志,他便移动目光看向另一处。

    “之前圣鼎抓我去的时候,他们还当着我的面怀疑是不是抓错了人。”

    闻人诀不得不抬头看上一眼,嘴角不自觉带出笑意,“太笨了。”

    “就是,他们这不是在侮辱我吗!”气势汹汹的,白檀死死揉搓枕头,他没发现自己对这次绑架事件的重点关注错误,只义愤填膺的表达不满,直到三分钟后,他终于回过味来,发觉闻人诀之前那句话中的不对劲,“等一下!”

    怒吼一声,他先将枕头扔飞,另一手也拍上桌面,“你说的太笨了,是谁?”

    “不是你。”松开笔,闻人诀抓起白檀手腕将人手掌挪开,很温和的安抚,“说他们。”

    “哼。”还算满意这个回答,白檀哼唧一声。

    看闻人诀眼睛一直盯着桌面,他也跟着看了眼,好奇道:“这是圣鼎王域的地图吗?”

    虽然有很多标志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上边还写了不少城市的名字,包括圣鼎王都,圣城。

    “嗯。”拿着笔在两个城市间打转,闻人诀的嗓音非常慵懒。

    白檀明白过来什么,舔了下嘴唇目光闪烁。

    半天后,动作很大的伸起懒腰,泛着泪水打招呼,“我困了,先睡了。”

    闻人诀在人转身后抬头,若有所思的盯着白檀背影。

    “慢着。”越过桌面,他步步走近人身前。

    白檀不知为何僵了身子,很紧张的咬住自己下唇。

    闻人诀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眼睛看了会,突然伸出手去,看似将白檀整个人虚虚抱在怀中。

    白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一动不动的站着。

    “闻人诀?”很是不安的,他伸出一只手去拉闻人诀衣摆。

    将两个银色环扣搭上,闻人诀后退一步,右手伸出摸向白檀脑袋。

    “怎么了......”不解的眨巴眼睫,白檀还想问什么,突然反应过来脖颈上的冰凉,他低头去看,另一只手也摸上多出来的深蓝珠子。

    “这是什么?”手指上的触感很奇怪,白檀发现闻人诀给自己戴了条项链,而坠子就是这颗奇怪的珠子。

    “天眼。”摸够了头发,闻人诀又抬手拍了拍人脑袋,“你无法主动唤醒它,但它会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醒来保护你。”

    “它怎么知道我遇到危险了啊?”试着拉拽链子,白檀很悲催的发现自己根本解不下来,“天眼......难道是我见过的那个眼珠子,可是,看着小好多啊。”

    “你的呼吸和心跳,还有你身周磁场的变化。”闻人诀很耐心的给人讲解,“除了我没人能解下它,所以不要试着去打开,嗯?”

    这次的绑架事件必须是最后一次。

    虽说了任由白檀闯祸,但这一次要不是有古知秋,事态不知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圣鼎那帮人不会杀人,却一定会让白檀吃苦头。

    以前自己是不在意,甚至故意放纵白檀成为口子,后来还是漫不经心,夹带那么点顺其自然,这是他的心性,就算对待自己的安危都是如此,就如同他放任王域的危机。

    很多时候,他是矛盾而复杂的,嫌弃麻烦到不愿意去解决麻烦。可麻烦真正上门,他又玩世不恭,大多数时候,他是期待自己要遇到的困境的。

    但这一次,圣鼎的绑架让他明白,比起那些可能发生的有趣事件,他更希望白檀真正被隔离在外。

    “你要听话。”莫名交代这么一句,闻人诀主动将人抱起来放到床上,“先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