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4.504:唤你名字
    飞艇在涅生王城下降时, 朱阁等人很兴奋,白檀也有一种回到家的舒适感, 他很有地主的气场, 先众人一步走下飞艇,老神在在的挥手让朱阁等人到他身边。

    闻人诀合上手中书本,等一行人全部下飞艇才起身。

    先他们一天回来的黑虎带着下属等在空地上迎接。

    “变化很大。”看白檀将学会一行人招待进车子, 闻人诀迈步往前走,口气有些唏嘘。

    黑虎跟着打量四周,也颇为感慨, “是啊, 轮回城建设的很快, 每一次来我都会有陌生感。”

    跟圣鼎王域不一样, 他们的部长或军团长就算派驻到外地也只是一段时间, 不像他们这边的眷属,全被分封到各自的属区, 若非有必要很难得回王都。

    身为脚下这座城市的主人,闻人诀对这里的熟悉并不比其他人多, 王城还没正式建设他就离开去往复兴联盟,中途回来的几次都很仓促,像今天这样慢步走着打量还是第一回。

    “兔属的人选, 你有什么想法或推荐?”

    亲卫队员离着一定距离,闻人诀和黑虎二人并肩, 慢悠悠走在已经清过场的街道上。

    黑虎始终慢他半步, 对王者突如其来的问话表现的很是谨慎, “属下没什么想法。”

    “人选呢?”闻人诀漫不经心,因为他今天要经过中央大街,王都护卫军便提早关闭了沿街的店铺还封锁了整条街道。

    “兔属区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如今军团中气氛实在不好,想要重新管理组织好属区应当具备很强的能力,属下身边暂无这样的人选。”

    因为店铺被关,街道上除了两旁站立的护卫军外也看不到什么行人,虽建筑物都一样,但到底跟平常时候不同。

    闻人诀停了脚步,目光幽深。

    黑虎犹豫的走向前。

    “我以为你会推荐辛头。”

    黑虎无声摇头。

    闻人诀勾起嘴角,“他在你身边这么多年。”

    “属下不认为他有那个能力。”

    闻人诀似笑非笑,半天后突然道:“那便罢了。”

    对话奇怪的终止,闻人诀坐上停下的车子,车队排列整齐后驶向王居。

    黑虎深沉的目送车队远去,辛头从角落处无声来到他背后。

    “你怪我吗?”寂静中,黑虎出声。

    辛头微微一笑,目光中的复杂慢慢褪去,“不。”

    “眷属的位置并没世人想的那么好。”

    “嗯。”

    “你在虎属一日我便能护佑你一日,辛头,我身边的老兄弟只......剩下你了。”

    “我明白,眷主,我会永远待在您的身后。”

    ......

    白檀说要好好招待朱阁他们,便真的为此花了心思。

    大半夜的还不肯睡觉,先找了一帮熟悉王都吃喝玩乐的人咨询,后又用心写起计划。

    闻人诀斜靠着床头看闲书,不时抬头看他一眼。

    白檀抓着笔,脸上的表情非常多变,在决定好接下来几天的游玩计划后他又开始担心起别的,“你说,他们会不会还在怪我们?”

    “不会。”

    “骗他们的主力军是你,”因为人的语气,白檀皱眉,“我顶多算个帮凶,可为什么你能这么淡定!”

    “白檀......”闻人诀留意着书中信息,无奈敷衍对面人的怒火,“他们很成熟,能够想明白。”

    “嗤!”仰头合上手册,白檀嘚瑟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挺喜欢和看重他们的,这几天呢,我一定好好努力替你留下他们。”

    ......

    “都仔细着点!”手拿半米长的鞭子,络腮胡男人凶神恶煞的站在楼梯口。

    因为今晚要来的贵客整个会所都进行了打扫,上上下下的所有人从昨晚就开始做准备。

    身形瘦小的男侍们战战兢兢,今早上林队长的训话让他们很害怕,对他们这些卖了身的人来说,性命早就不在他们自己手上。

    别说出差错,就算他们什么都没做,只要客人看他们不顺眼,就算喘口气都会成为折磨他们的理由。

    手拿托盘,穿着浅蓝色衣服的青年擦过额头汗水,跟着其他容貌姣好的青年一起往楼梯后走。

    一离开凶神恶煞的男人视线,排成队的男侍们立马放松下来。

    走过长长的昏暗走廊再绕过拐角,尽头处有间给他们居住的房间。

    直到进了屋子,一直提着神的男侍们终于完全瘫软下来,不少人揉捏着自己肩膀发出叹息,还有几个活泼些的干脆将鞋子踢飞,哀声抱怨起来。

    “我看这林兴武是完全疯了,从昨晚开始就没让我们休息,今晚还要让我们招待客人!”

    “你见他那眼睛瞪的吗?真是吓人。”

    “他喊了一晚上也不怕嗓子疼。”

    房间很小,又处在角落很是昏暗,唯一的窗户开的很高,只有一点日光从外照射进来。

    窗外安装的生锈铁网让他们从这里看天空变的很不便,但其实除了刚来的那几天所有人都喜欢呆呆盯着那点连通外界的窗口不放,真正适应会所里的生活后,又有谁还有那种闲心思。

    他们每天从早忙到晚,任何时候都要提心吊胆的应付客人,等到了能休息的时间,所有人倒床就睡,就算有一天能够不干活,他们也不敢再奢望昔日的自由。

    因此窗户的作用除了通风外,顶多能给他们增加一点亮光。

    房内摆放的都是上下两层的小床铺,不少人站了一天,一回来就脱下鞋袜打来水开始洗漱。

    因为闷热,房间里始终有股难闻的味道,眼神透亮的青年在下铺坐了会,腰后的酸疼让他慢慢倒在被子上再无坐起的力气。

    “你怎么样了?”睡在他上铺的青年才爬上去,似是注意到他一动不动,探出脑袋看了会,还是不放心的爬下来。

    注意到人一脸的苍白,武末丰非常担心。

    “我没事的。”为了不让人着急,云暮强撑着坐起来,将额头上过长的头发随手夹上去,他露出笑容,“晚上客人就来了,你赶紧休息吧。”

    “没事的,这不还有几个小时呢。”在上铺时武末丰就换了衣服,刚在地上随意擦洗过身上不再黏糊糊的,他看着精神许多,“我看你昨晚就不太舒服,该死的林扒皮就是不让你请假,这晚上还指名要让我们都过去,真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没事跑这来吃什么饭看什么表演,让我们跟着受罪。”

    “你看他那么紧张,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其实已经没什么力气,但听着房间里杂乱的抱怨声,云暮只能安抚这个一直照顾自己的同伴,“小心应付过去就好了。”

    “嗯,你坐着,我先给你打盆水去。”武末丰摇着头,从床底下抽出云暮的脸盆往外走。

    房里的人大半梳洗好,不少都已经上了床,有人闭眼休息,还有人继续怒骂,对他们来说唯一的发泄方式只能是躲着咒骂了,除了这间屋子,到了外面他们就必须约束自己像具木偶,无声无息的存在移动。

    “先洗洗。”从床栏上拿下旧的发白破洞的洗脸巾,武末丰递给云暮。

    吸了口气,云暮解开胸口扣子,直接将身上衣服脱下,双手浸入冷水,将洗脸巾拧干后擦起上半身。

    武末丰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他别开脑袋,装作不在意的叮嘱一句,“一会记得把脚趾也洗洗,一直穿在布鞋里闷的很。”

    “嗯。”云暮仔细擦过上身,这房间里有二十多号人,他却一点不自在都没有。

    武末丰不敢看,房间里的其他人聊着天,偶尔瞥到一眼看到人背上狰狞的大小伤口却都见怪不怪的移开视线。

    像他们这样的人,能活下来就很好了,谁人身上没有点伤?

    能落到这步田地的,又有谁没凄惨的身世或者故事?

    一帮半大不大的青年终于得到一天中少有的空闲,虽然休息时间宝贵,但躺在床上他们还是想再聊几句。

    “林扒皮对我们算温柔了,你不见二楼的那些人,没日没夜的干,那腿瘦的就跟杆子一样,就那样站都站不稳了,林扒皮也没少抽他们。”

    他们虽然过的也辛苦,但托了有张好看的脸,会所需要他们去近距离招待接触客人,因而他们才能有这间二十多人挤的屋子和床铺,而其他男侍和仆人全都睡在后边的仓库,每人只有一张席地的毯子,经常睡着睡着就被别人的脚压到脸上憋醒过来。

    “虽然吃的差吧,多少我们还能够吃饱。”

    人是需要对比的,若不从比自己还差的人身上找点平衡,他们又要怎么坚持下去呢?

    七嘴八舌的,抱怨之后,所有人又互相安慰起来。

    “有没有人听到说这次来的究竟是什么人啊?我刚在五楼干活,你们猜我看到了谁?”没有卖太久的关子,开口的青年马上道:“是秦少爷。”

    “啊?我昨晚还看到郑少爷来了!”有人震惊。

    他们这间会所在王都很有名气,背后是几个大家族子弟共同出资经营,若非实在重要,这帮幕后的大少爷们往日里是不会出现在会所中的。

    对比起在会所里工作的其他人,他们这些人因为容貌上等而被选□□,因为经常在重要的场合里伺候,因此消息很灵通。

    云暮无心参与这些八卦和议论,他擦洗完身子自己出门倒水,在门口时听到睡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圆脸少年用熟悉的轻灵嗓音压低道:“我知道哎!我今早上拿水果进一号房,听到秦少爷他们说话了。”

    “来的是谁呀?”忙碌了两天就为这个客人,所有人都很好奇。

    “是个男随。”

    “男随?”很多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武末丰还当他们睡着了,不曾想这句话轻易将所有人都炸起。

    有人从床上直直坐起,瞪大眼睛看着圆脸少年满脸的不可置信。

    男随是什么地位他们很清楚,怎么可能呢?

    “谁家的男随有这么大的面子?”有人不相信,拉长声音质疑。

    见成功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圆脸少年变得有些紧张,结巴道:“是,是我们的,王。”

    “哐啷!”抓在手中的铁脸盆掉落在地,发出的声响惊了房内所有人一跳。

    武末丰奇怪投注过目光,发现云暮僵硬站在门口,泪水正从眼眶中不断涌出。

    “闻......人......诀......”嘴唇抖动不已,云暮用尽全力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只能无望的在心中唤了声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