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古寒
    碧空万里,炎阳高挂,一条原始山脉起伏跌宕,气势磅礴,如横卧的巨龙般蜿蜒向远方,一座不起眼的小山村隐秘其中,而此时,在这山村之中,一个兽皮少年正瘫坐在墙根下的阴影中,擦着头上的汗水,一脸愤懑的看着苍穹的烈阳。

    “这鬼天气,一天比一天热,跟蒸笼似的,这老天爷是瞎了吗?就不能下点雨?”

    咔擦!

    一声炸雷响起,白日惊雷。

    “卧槽?!不会吧?”兽皮少年吓了一大跳,连连道。

    “古寒!你怎么跑这来了,我们找你半天,走,跟我们打猎去”这时,一群同样裹着兽皮的少年叫嚷着跑了过来。

    “不去了,你们去吧”古寒依旧瘫坐在阴影中,有气无力的说道。

    “诶?这可不像你啊,古寒,平日里有谁一叫打猎,就数你叫的最欢,今日怎么这么颓丧?莫非?”一名少年走了出来,昂着脑袋,看着古寒,一脸坏笑。

    “莫非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耽误我睡午觉”古寒侧了侧身子,找了一个最舒适的姿势,不耐烦道。

    “莫非你小子是肾虚了?”少年朝着古寒坏笑着挑了挑眉。

    其余少年闻言,顿时笑得前仰后合。

    “不过古寒你也别怕,我知道我父亲有一道药方,专治这肾虚之症,要不我偷偷给你弄出来?”另一名少年也走了出来,朝着古寒神神秘秘的说道。

    “哈哈!古寒,我跟你说,其实这”之前那名少年正要接话,可是刚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吞了吞口水,硬生生把接下来的话给吞了回去。

    “嗯?其实什么?说啊,怎么不说了?”古寒站了起来,极限境的气息萦绕四周,古怪的看着那名少年,挑了挑眉道。

    “啊,那个什么,嘿嘿,古哥,哦不,寒哥,开玩笑的,嘿嘿,开玩笑的,其实我们来是有重要事情要告诉你”那名少年尴尬笑道,眼神中含着惧意,他可是知道古寒的脾性的,那叫一个随性,都不带过脑子的。

    “哦?什么重要事?说吧”古寒瞪了少年一眼,重新走回阴影处,又瘫坐了下来。

    “嘿嘿,古寒你不知道吧,刚刚!就在刚刚!一件大事宣布了,想不想知道?”少年脸上重新露出神秘的笑容。

    “我说你们几个今天是不是都很欠揍啊,有屁快放”古寒转头瞪了一眼道。

    “嘿嘿,小琳姐刚刚郑重宣布,只要今天谁打的猎物多,等过了成年礼,她就嫁给谁,怎么样?古寒,劲不劲爆?兴不兴奋,是不是你的小心脏都快激动得跳出来了?”少年嘿嘿笑道。

    “啊?!”古寒顿时双目圆睁,原本酝酿好的睡意,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得一丝不剩,脑海中不不断浮现出往日那小妮子的种种“温柔”,不禁咽了咽口水。

    “嘿嘿,怎么样?心动了吧?还犹豫什么?别说我们不够兄弟啊,怎么样?走起?”少年朝着古寒挑了挑眉毛,坏笑道。

    “走个屁!”

    喵!

    还没等古寒说完,一道雪白的身影突然从少年眼前划过,随即便是一声重物落地之声。

    少年摸着自己与大地母亲亲密接触的臀部,气的七窍生烟“我说你个死白猫,怎么哪都有你?!”

    少年刚说完,顿时感觉到一股透心凉般的杀意,浑身汗毛直竖,但还是硬撑着直起身子,挺直胸膛,不过,他那四处飘动的眼神显示了他的心虚。

    喵!

    “诶诶诶!错了错了!猫哥!白哥!我错了!”当少年余光瞥见白猫的那一双肉呼呼的爪子中弹出一根根闪着寒光,如匕首一般的尖爪之后,顿时原形毕露,怂了。

    这话刚说完,白猫身上那凌厉的杀意似乎更浓了,少年忽然浑身一震,心道不好,“卧槽,怎么给忘了这货是个母的”

    正当白猫弓起身子时,少年顿时改口大叫“姐!美丽善良,温柔大方,贤良淑德,闭月羞花的小白姐姐,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就把我当做一个屁给放了吧”

    听见这话,名为小雪的白猫这才放松身体,甩了一个白眼,晃悠着尾巴,慢悠悠的转过身,走到古寒身旁趴着,双眼微闭。

    “古寒,你到底去不去?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小琳姐可只有一个,我可是告诉你了,不去别后悔”那少年冲着古寒吼道,显然是将刚才的气撒在了古寒身上。

    “咳咳,那个你们去吧,今日我身体有些疲乏,想在此休憩休憩,你们去吧,啊”古寒装出一副文人雅士的模样。

    小雪微微睁开双眼,白了他一眼,它心中可是非常清楚眼前这货是个什么货色,文人雅士?我呸!顶多算个斯文败类,都还是抬举他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小琳姐可是我们村第一美女,我们当你是兄弟才专程过来叫你,这可是你自己不去的啊,以后可不准后悔!”那少年赶紧说道。

    “去吧去吧,我保证不后悔!我如果后悔就让这小白天打雷劈”古寒脸上洋溢着十分灿烂的笑容,指了指趴在身旁的小白,怎么看都很讨打。

    喵

    突然古寒身体一紧,目光转过,只见小雪正若无其事的舔舐着自己粉嫩雪白的脚掌,五根闪着冰冷色泽的爪子从脚掌骤然弹出,锋利无比,还透着光。

    “那个,嘿嘿,我开玩笑的,小白姐,您大人有大量哈”古寒尴尬笑道。

    紧接着,又转头催促道“你们快去把,时间不多了,祝你们凯旋啊”。

    “好,那你就看着我们得胜归来吧!哈哈”说完,一群少年便风风火火的跑出了村子。

    看着众人离去,古寒心中顿时如释重负,心情大好,他可不敢去招惹那个小琳姐,想想都浑身发颤,还是睡觉舒服。

    转身朝着趴在一旁的小白伸手道“小白乖,来,哥哥抱抱”。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个白眼和雪白的屁股。

    “淘气”古寒尴尬的自我安慰道。

    村长家

    一个老人坐在一张木椅之上,摇头叹气“唉,这就是命吗?”

    “村长爷爷!寒儿来看你了!”门外传来古寒的声音。

    “这臭小子,老是这么风风火火的,难成大器”老人摇头失笑,嘴上虽然责骂着,可眼神中却满是宠爱与慈祥。

    吱呀!

    老人打开门,只见一个兽皮少年正仰着脑袋,满眼的天真无邪,脸上荡漾着纯真的笑容。

    “说吧,又想从你村长爷爷这里讨点什么啊?”老人佯怒道。

    “嘿嘿,村长爷爷,寒儿哪是想从您这讨东西啊,就是寒儿想您了,想来看看您,陪陪您,您可不能冤枉我啊”古寒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这小子,真是说谎都不打草稿的,明明你一直跟着我住,早上才出去,这才过了多久?真当你爷爷我这把岁数活到狗身上去了?”老人无奈笑道。

    “村长爷爷,这可是您自己说的,我可没说哦”古寒满眼古怪笑意。

    村长这才反应了过来,这不是自己把自己给骂了嘛,“你!你这臭小子”村长轻轻拍了一下古寒的头,无奈笑道“跟我进来吧”。

    “村长爷爷,我感觉自己身体有些不对劲”古寒跟在村长身后,脸上有些担忧。

    “怎么了?”村长坐了下来,疑惑道。

    “怎么说呢,就是感觉每次开放眼睛的极限时总是感觉眼睛疼,感觉整个脑袋都要爆炸了似的,很难受”古寒有些痛苦道。

    “这是正常的,你才解除眼睛极限没多久,身体还不适应,有些异常反应是正常的,这天地间,万物本为凡,纳能量而异,你身体才踏入极限境没多久,有些不适应很正常,而且你的极限反应还很特殊,就更为正常了,不过,你这种现象就是我这辈子也就两人,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村长脸色复杂,有关切,有担忧,有宠爱,也有看见后辈与异于常人的骄傲。

    “是哦,我看大壮他们解除眼睛极限后都是白色或者青色,就连资质最好的古南哥哥都也只是黄色,但是我的却跟他们的不一样,是金色,不过还挺漂亮的,嘿嘿”古寒有些骄傲“不过爷爷,你说你见过两人?除了我,还有谁这么厉害?”

    “你爹”村长古海道,双眼闪着回忆的光芒,脸上显现出无比的自豪。

    “我爹?爷爷,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我是你在狗窝里捡的吗”古寒有些不高兴的瞪着古海。

    “哈哈!傻孩子,那是爷爷逗你的,这人怎么可能没有爹妈呢?”古海听到古寒的话,顿时笑了,连脸上的皱纹也笑得浅上了几分。

    “我就知道,哼”古寒满脸怨气,一脸不高兴。

    不过很快,又有些不情不愿的说道“那你说,我爹我娘是谁?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你爹不仅是英雄,更是豪雄,气势吞天,豪情万丈,是一个有大志向,大胸怀之人”古海说到此,像换了一个,仿佛年轻了十几岁,一副激动得模样。

    “有你说的那么神吗,那么厉害还抛下我不管”古寒撇了撇嘴,不认同。

    “孩子,等时机到了,你都会知道的”古海笑着摸了摸古寒的头。

    “对了,我听说晓琳那丫头似乎宣布了个什么事?好像还很郑重的样子”古海忽然问道。

    “那可不,小琳姐说今日谁的收获最多,等过了成年礼就嫁给谁”古寒满不在乎道。

    “哦?那你怎么不去啊?小琳那丫头很孝顺,不错”古海笑道,言语之间似乎对小琳很满意。

    “我才不去呢,她就是一个母老虎,我要是娶了她,那后半辈子就有罪受了,而且她比我大足足大了六岁,我和她有代沟”古寒一脸嫌弃。

    “六岁怕什么?难道你没听过女大三抱金砖?这大六岁可就是抱两块金砖呢,你还不满意?况且你已经满十岁了,再过两年就成年了,也是时候考虑考虑了”村长笑道。

    “不行!不行!总之我配不上小琳姐,古南哥哥那么帅,而且境界又高,都解除三道极限了,年纪上也和小琳姐差不太多,我觉得他俩最合适,爷爷您说是吧?”古寒赶忙转移话题。

    “你这小子,真是不懂少女心啊”村长点了点古寒的头。

    “嘿嘿,我觉得还年轻,我还想陪着爷爷呢”古寒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嘿嘿笑道。

    村长愣了一下,这可是古寒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说这种话啊,随即眼睛湿润了,看着眼前半大的孩子,心中思绪万千。

    古寒,从小无父无母,是村长古海将其抚养长大,并取名古寒,他的身世没人知道,只知道当时古海一天外出回来后,怀里便抱着这个孩子,或许,只有古海自己知道。

    “孩子,你长大了,如果有一天爷爷叔叔们都不在了,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活下去,你是爷爷最后的希望”村长的声音有些颤抖,浑浊的双眼满是泪水,宠爱的摸着古寒的脑袋。

    “爷爷,您说什么呐,您怎么可能会不在呢?爷爷可是会长命百岁的,您看,您叫古海,就是说爷爷会像大海一样,活的很久很久,一直陪在寒儿身边的,等寒儿长大以后,还要好好孝顺爷爷呢”古寒说道。

    “我知道,爷爷知道寒儿最乖”村长轻声道。

    “那是必须的嘛”古寒靠在村长怀里,笑道。

    “可是,天命不可违啊”一道微不可闻的声音从村长口里传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