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奕天门
    彩色雾气缓缓前进,没有任何阻拦,庞大的丛林渐渐被笼罩,古寒双眼绽放紫光,发现丛林中的许多异兽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

    准确来说像是没有发现彩色雾气的存在一般,依然该干嘛干嘛,彩色雾气从高大树木和各类异兽间绕过,没有附着在任何一物之上,并且随着异兽的走动,彩色雾气还主动退让。

    生怕沾染一般,这让古寒心中很是吃惊。

    “难道这彩色雾气拥有生命?”古寒深深怀疑。

    在这个世界,虽然拥有众多的逆天而为者,众多实力强大可移山填海般恐怖的异兽,但是像这种原本属于无生命物体的物质,如果拥有了生命,还是会引起很大轰动的。

    因为这代表,要么是大机缘,大机遇,要么是大恐怖,大危险,马虎不得。

    古寒心中吃惊,并且迟疑,他在犹豫要不要接近,一方面,如果是大机缘,那么他将可能拥有登天的机遇,但是,如果是大恐怖,那么他也会瞬间化为尘埃,所有前路统统化为泡影。

    彩色雾气依旧不缓不慢的流动着,并且朝着古寒的方向而来。

    古寒蹙眉,依旧在心里纠结,“要去么?”

    彩色雾气越来越近,此时,古寒已经能感受到一股凛然的气息,仿若天威一般,俯视众生。

    古寒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竟要渐渐跪拜下去,臣服于它。

    “不行!我怎么可能随意跪拜!我本就是发誓要打破一切桎梏的,不能跪!哪怕你是天也不行!”古寒紧咬牙齿,双目坚定,两只拳头紧紧的握着,汗水直流。

    随着彩色雾气的逼近,浩荡的气息越来越浓厚,已然如同汪洋一般,镇压着古寒,此时的古寒就仿若浩瀚海洋中的一叶扁舟,在暴风骤雨中挣扎,随时可能倾覆。

    “不管你是谁!有种出来!我古寒虽不是什么大能,但我也不是可随意揉捏之人!”古寒咬牙喝道。

    浩瀚沉重的气息压在古寒身上,身体已经渐渐佝偻,但双脚还是笔直的站立着,不停颤抖,显示着此时古寒所承受的压力。

    意识渐渐模糊,眼皮越来越重,仿佛带有千斤重一般,此时看向那彩色雾气,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雾气的颜色开始不停交换,速度越来越快,带有一种噬人心魄般的力量,牵引着注视者的心神。

    古寒感觉自己身体里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欲脱离而出,飞向那神秘的彩色雾气。

    终于,再也扛不住,意识彻底模糊,双眼陷入了黑暗,最后一刻,古寒仿佛看见了那彩色雾气最后蜕变为了黑白二色,泾渭分明,白色的一方,充满了圣洁高贵的气息,给人一种快要羽化般的感觉,非常舒适。

    而黑色的一方,晦涩而诡异,似乎饱含邪恶,带有无尽的罪恶,让人望而生畏,但却仿佛又带有一种摄人的魔力,让人想触摸,想要融入其中,与其共沉沦。

    这是古寒最后所见,然后便彻底陷入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清凉的清风夹杂着悲壮的气息唤醒了沉睡的古寒。

    悠悠醒来,古寒发觉自己早已不在熟悉的深山之中,而躺在一处高耸的山巅,这是一处巨大的平台,十分光滑与平整,仿佛是被人拿剑生生把山巅拦腰切断。

    巨大的平台之上十分空旷,只有正中央有一座石台,十分斑驳,早已长满了类似青苔之物,看起来早已荒废很多年,十分久远。

    石台之上被人刻下了无数横七竖八的直线,十分工整,想必刻下之人对此十分重视。

    细细端详,这些横七竖八的直线所构成的图案很像是一张棋盘,一张围棋盘!

    而棋盘之上还残留着些许棋子,黑白皆有,想必当时此地的主人在此正与谁对弈,并且,整张石台棋盘和棋子很不一般,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异样,但古寒总觉得有一种神秘感,说不上来。

    可是此时古寒心中却充满了无数的疑问,按照种种迹象看来,此地的主人绝对是震慑一方的大能,实力滔天,这里应该是他的门庭,可是现在此地为何荒废?主人又去了哪里?

    而且,从这张棋盘看来,这局棋还没有下完,乃是一副残局,像此地主人这么痴迷棋道之人,应该不会对弈到一半便消失无踪,还有,与此地主人对弈者又是何人?能够与这样的大能同台对弈,而且同样对弈到一半便消失无踪。

    “难道是遭遇了什么变故?”

    种种迹象,十分诡异,让古寒背后有些发凉,清风吹过,不禁打了一个颤抖,古寒心里猜到了几分,或许,自己踏入了什么事端中来。

    离开石台,古寒来到平台边缘,这是一处山巅,地势极高,山下风景一览无余,苍木青葱,猿啼鸟鸣,云蒸霞蔚,恍若一个世外桃源。

    可是,当古寒目光逐渐转移时,他彻底被震撼了,内心狂震,只见下方一处巨大的平原硕然可见,四周的山脉正好将平原围在了中心,而平原之上也被划上了横七竖八的工整直线。

    “这是?棋盘?!”古寒震撼道。

    巨大的平原被深深的沟壑生生的做成了一张无比巨大的棋盘,而在这张棋盘当中,也有残子,那是一个个高大的巨型石像,表情动作各异,没有一个相同,同样分为黑白双色,模样极为逼真,只是皆以不完整,十分残破,像是被人摧毁过一般。

    但若是缩小到正常人大小,恐怕与常人无异。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古寒喃喃。

    “这是弈天门遗址”正在古寒晃神之时,身后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有些干涩,似乎很长时间没有与人交谈过了。

    古寒转过头去,只见一位身穿白色衣袍的老者背负着双手,微笑着看着自己,微风吹过,衣袍翩翩,颇有些仙风道骨的韵味。

    “前辈是?”古寒弯腰拱手尊敬道。

    “名字只是一个称呼而已,老夫在此的年月太久,早已忘了”白袍老者淡笑道“你叫我弈天老人即可。”

    “弈天老人?”古寒心里一跳,能以此地门派名字命名,恐怕此人便是弈天门的主人,那位震慑一方的大能,即便不是,也定于这个门派有着某种十分密切的关联。

    “晚辈古寒,见过弈天前辈”古寒恭敬道。

    “孩子,你是如何进得我弈天空间的?”老人淡笑询问。

    “迷迷糊糊就进来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了,前辈可知道怎么出去么?村子里都还等着我回去呢”古寒老实道。

    老人微笑点头,似乎颇为满意,开口道“你既能入的我的弈天空间,也是机缘,你瞧我这里怎么样?”

    “青山绿水,云蒸霞蔚,不失为一个世外桃源之地,虽然已荒废许久,但是依稀可以看见曾经的辉煌与强大,想必这里曾经也是一个极为强大的门庭”古寒道。

    “哈哈!你这番言语虽有马屁之嫌,倒也让老夫听得爽快,不过,你所瞧见的不过是三分之一的地界,其余的地界都在更深的空间之中,想要瞧上一瞧吗?”白袍老人大笑道。

    “这只是三分之一的地界?!”古寒彻底震惊,此地虽看起来如一个世外桃源一般,可是,其中暗藏的杀机,非常多,光是古寒所能感受到的就足足有上百种,危险重重,触之即死,这也是他没敢随意乱走的原因。

    可是现在,眼前的老人告诉他,此地只是弈天门三分之一的地界,那就是变相表达了此地只是弈天门的外围,而更深的空间里面还有非常庞大的地界,当然,危险绝对也是比这里高出不知多少倍。

    古寒心里怦怦直跳,这里的一切都颠覆了他十几年来的认知,他第一次感受到一个人原来可以强大到这样的程度,说是移山填海都不为过,并且,他也深深的意识到了宗门实力的深厚。

    不知为何,他心里浮现出了三个字,凌云宗。

    那个被他设计杀害的凌云宗大长老的孙子,少宗主的背后宗派。

    古寒在想,那个所谓的凌云宗,不知有没有这般强大的实力,若是跟这一般,那么,他真的该准备料理后事了。

    因为,像这样实力的宗派,要灭他这样的人,完全就是弹指的事情。

    “多谢前辈”古寒恭敬道。

    白袍老人微笑点头,伸出右手在面前的虚空中轻轻一划,一道扭曲的虚幻大门出现。

    “走吧”老人微笑着带头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