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弈天老人
    走近白袍老人所施展的扭曲大门,古寒伸出手想要触摸,结果手臂直接穿过,仿佛存在于另一个时空。

    内心深深的感叹,“不是所有的事物都可以理解的,太神奇了。”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古寒的内心已经被震惊得麻木了,太多的事情超出了他的认知,神秘的彩色雾气,布满青苔的石台棋盘,荒废古老的棋子巨人,以及刚刚消失在扭曲大门内的白袍老人。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超乎古寒的理解,但是却又感觉合乎寻常。

    常年身处深山之中,接触得最多的,便是各式各样的异兽,虽然都很强大,但是也没有那种惊天动地的存在,据说大山内围有惊天异兽,实力未知,但古寒没见过,自然半信半疑。

    可如今,他却有些相信了,毕竟,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惊人,那么震撼。

    摇头苦笑,古寒迈步走进了扭曲大门之中。

    随着一股强烈的吸引力,古寒感觉自己的身体化成了无数的光点,随着那吸引力的牵扯正在以一种无法理解的速度飞快前进着。

    一道刺眼的亮光照来,古寒皱眉睁眼,弈天老人早已身在此地,此时,正站在他身旁,深深的望着前方,浑浊的双眼中,满是回忆与感慨。

    “多少年了,终于能再见弈天门”弈天老人感叹道。

    逐渐适应了光亮,古寒循着弈天老人的目光望去,目光所及之处,全是一栋接一栋的巨型建筑,雕梁画栋,辉煌与壮丽,充满了威严之感,散发着蒙蒙的光华仿若仙庭。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基本都已残破,似是被人强行破坏,地上到处是残垣断壁,微风卷着尘埃飞向天空,显得有些凄凉。

    天空之上还有一道巨大的光幕笼罩着整个地界,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正中央有一处巨大的缺口,应该也是被人强行打破,看来,和这些巨型建筑的破坏有所关联。

    “这里是弈天阁,弈天门的真正核心区域,所有的门派核心都曾经居住在这里,那时的弈天阁无比辉煌,天才云集,高手辈出,甚至可以说从这里出去的任何一人,都可以在外面的世界掀起一场大波澜,当时,外人只要听见弈天阁三个字,都会恭恭敬敬,弈天门人也都皆以弈天门为豪”弈天老人忽然开口道,眼神中蕴含着骄傲。

    “这不还是被人给刨了么”古寒内心早已被这一件件事震得麻木,这些事已经惊不起他的内心了,此时嘀咕道。

    “是啊,最后还是被人给刨了”弈天老人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双眼逐渐变得犀利,似有怒火燃烧“哼!若不是!”

    说到这里,弈天老人忽然停止了,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眼睛里满是懊悔和悔恨。

    “若不是什么?”古寒问道。

    “没什么,孩子,你看这里怎么样?”毕竟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了,情绪转变很快,这会,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消失了,此时淡笑着看向古寒,问道。

    “雄伟!壮丽!威严!”古寒由衷感叹。

    “喜欢不?”弈天老人挑了挑眉。

    古寒心里咯噔一声,“我感觉好像不会有好事”,但还是点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从此以后便是弈天门的传人了,以后行事大可报我弈天门的名,无需惧怕,弈天门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弈天老人满意的笑了,豪情壮志的拍拍胸脯。

    “啥?啥玩意儿?”古寒蒙蔽了,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前辈!别别,我还是做我的山野村民好点,从小自由散漫惯了,可能习惯不了你们大门派的规矩”古寒特意将大门派三个字咬的特别重。

    在它看来,这弈天门都破成这样了,就算曾经真如者老头所说,拥有惊骇世间的恐怖实力,可是如今不也被人生生打爆了么,还想忽悠自己入伙,还说什么大可报弈天门的名,古寒心里无数个卧槽飞过,这名字曾经是好使,可是现在特么一个人都没了,报名字有啥用?还不是光杆司令一个。

    还坚强的后盾,就如今的样子,古寒还真的怕被以前弈天门的仇人寻到,到时候如果他们发现弈天门居然还有传人活在世上,恐怕会死得更快,按照古寒的理解,这弈天门的仇人也决计不会简单。

    “不会,咱们弈天阁行事从来遵从内心,不会束缚门下弟子的自由,只要不行恶事,我们便不会插手,你大可放心,来跪下吧”弈天老人一副我理解你的模样,背负起双手,昂着脑袋,在等着古寒的跪拜。

    “那个前辈,我突然有些尿急,你能不能送我出去方便一下?”古寒忽然捂着肚子,模样焦急。

    此刻古寒心里想的是“鬼才入什么弈天门,等你送我出去了,我便逃得远远的,看你怎么找到我”,想到这里,古寒心里有些得意,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感到震惊。

    “唉,孩子,不是我不想送你出去,只是我也没办法啊,这弈天门处在另一个空间中,若非门下弟子,只能进不能出,老夫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要不你将就下,就在这里方便吧,放心,老夫不会偷看”弈天老人叹道。

    “尼玛!套路!都是套路!我还是太年轻了”古寒欲哭无泪。

    他哪能不知道这弈天老人的意思,只要他不加入弈天门,面前这位是绝对不会送他出去的。

    本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结果一个套路比一个套路深,真是防不胜防。

    看着弈天老人此时一副伤感无可奈何的表情,古寒就像揍他一顿,太欠抽了,丫的,还装的真像,简直是无耻!

    “前辈,您到底看上我哪里了?我改还不行嘛”古寒焉了。

    “孩子,话怎么能这么说呢?你看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武功卓绝,少年英雄,天生丽质,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你能进入这弈天空间,这就是你的机缘,也是弈天门对你的认可,代表你和弈天门有缘,有这么强大的门派作为你的后盾,你想想,将来你会多么强大?称霸一方绝对不是问题,相信我”弈天老人信誓旦旦。

    “停停,前辈,还是打住吧”古寒打断了弈天老人的话,没办法,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越说越离谱了,照他这么说,自己都快成天之骄子了,连古寒自己都觉得脸红。

    “前辈,咱们还是说说嘘嘘吧。”

    “胡闹!如此年纪,怎可如此儿戏!当知实力越强,责任越大,你身为弈天门传人,理应胸怀天下,目光应该放及天下”弈天老人瞪眼。

    古寒算是看出来了,这弈天老人完全就是个神棍,一个劲地忽悠他进弈天门,还真是不遗余力,古寒完全无话可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