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老神棍
    如此一部绝世功法放在眼前,谁能禁得住诱惑?古寒也不例外,当即盘膝坐下,按照涅槃真解所述修炼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两个时辰便过去了,古寒脸上有些难看。

    因为他的实力没有任何的增长,还是原地踏步,古寒第一感觉便是又被那老神棍给骗了,当即退出脑海。

    “老头儿!你又骗我!我这么萌,这么单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骗我,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古寒又是委屈又是愤怒。

    弈天老人仿佛早就料到,一副你还年轻的样子,笑道“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就一本破书!写着什么涅槃真解,我还真当是凤凰一族的天赋功法呢,害我兴冲冲的修炼了两个时辰,结果毛长进都没有!你还说不是骗我!”古寒气呼呼道。

    “你可知何为涅槃吗?”弈天老人笑道。

    “死而复生呗,还能是什么”古寒白了一眼。

    “非也,平时我们所说的死亡乃是常人所理解的,**机能停滞,便算是死亡,可是对于我们这样的修炼者来说,**的死亡并不代表真正的死亡,灵魂的死亡才是真正的死亡,而涅槃就建立在**机能停滞而灵魂不散的情况下修炼的一门奇异功法”弈天老人道。

    “那为何我修炼那么久一点长进都没有?”

    “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大难啊,这部功法的不足之处便在于只能在濒死之际修炼,以天地能量滋养己身,而后重塑**,实力飞跃,涅槃重生”弈天老人说到这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因为这部功法确实很尴尬。

    “你你!我靠!”古寒差点没气晕过去“你这是玩我那?哪有人没事自己找死的?”

    “嘿嘿,这人生的道路都是坎坷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遇到大难了呢?那时候你就可以修炼了嘛,你可别小看这功法啊,如果有机会修炼的话,你就会尝到好处了”弈天老人道。

    古寒满脸黑线,无论怎么说,他都感觉还是被坑了。

    “那你们以前也是没事找死玩咯?然后再修炼,然后在找死?你说你们是不是变态啊?”

    “我们弈天门人与天对弈,危险莫知,这部功法便是用来保命的,而且还会借机实力大进”弈天老人傲然道。

    “疯子!疯了疯了!全都是疯子!”古寒嘀咕道。

    “咳咳,这样吧,我再送你件礼物”弈天老人似乎也觉得脸上挂不住,翻手,一部泛黄的破旧书籍出现在手上。

    “这是什么?”古寒疑惑。

    “这是初始真文,来历不明,乃是我年轻时行走天下偶然所获,也是一部顶级功法,看在你那么忿忿的模样,就送你了”弈天老人大手一挥,书籍便飞向了古寒。

    古寒伸手接住,仔细端详。

    只见这书籍已经泛黄,有些破旧,布满了褶皱,看起来有些年岁了,若不是从中散发出的一丝丝若有若无的仿佛来自远古的气息,恐怕还真会将其当作一本普通典籍。

    “老头,你总算做了件好事”古寒欣喜,一边开口,一边翻阅着。

    忽然,古寒愣住了,随后对着弈天老人笑道“前辈,您可真是良心啊,这又是一本残缺功法?只有上半部?”

    “那什么,世间本就不完美,绝世的物品太过于惊世骇俗,那自然是有所残缺的,这才能显示出它的不凡嘛,而且你若是将上半部修炼成功,也足够你在世间行走了”弈天老人正气凛然道。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手里就没一件完整东西,我古寒这辈子算是栽在你手里了”古寒颓然道。

    “好了,老夫不与你扯了,你在这好好修炼,就按照初始真文中的来,等你解除三道极限后,我自会送你出去”弈天老人收起笑容,正色道,随即手中再次拿出一小瓶猩红的液体。

    气息骇人,隔这么远都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的磅礴血气。

    “这是?”古寒瞪大了双眼。

    “你小子解除一道极限没用什么好的兽血媒介吧?看你浑身血气薄弱,这瓶就拿给你打基础了,好生修炼”扔下小瓶子,弈天老人便消失了,余下话语还在回响。

    “别啊!村子还等着我回去呢!”古寒急道,可是弈天老人早已消失“唉,我的人生好坎坷。”

    没办法,想要寻弈天老人就别想了,先不说外面残破的各类危险法阵,单说这庞大的空间,都够得他折腾,如今,只能老老实实修炼了,希望早日解除三道极限,然后让老头送自己出去。

    “也不知道那群小子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古寒担忧。

    抛下所有杂念,古寒盘膝坐下,拿起那装着不知名兽血的小瓶子,浓郁的血气仿佛都快溢出来了,时而似乎还能听见莫名的兽吼,震慑心神。

    古寒只感觉浑身毛孔全都张开了,贪婪的吮吸着溢出的血气,仿佛是大补之物一般。

    “也不知道那老头是不是又骗我”古寒是真怕弈天老人又弄出什么幺蛾子,他是真怕了那老头了。

    思绪半晌,随后目光一凝,扯开瓶塞,直接将整瓶兽血全都喝了下去,奇异的是,这兽血并没有丝毫血腥味,反而有股异香,十分好喝。

    刚一下肚,古寒身体就发生了变化,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都快成一个火炉了,皮肤越发红得通透,浑身肌肉一会暴涨到极限,犹如膨胀到极限的气球,感觉随时都会爆炸,一会又快速萎缩,成了一副皮包骨的模样,这股滋味,简直如同酷刑一般。

    古寒惨叫着,毕竟是一个十多岁的半大孩子,哪里经历过这些?最多也就是和异兽搏斗时受点小伤。

    “好烫!好疼!”古寒惨叫着。

    此时,余光瞟过身旁的泛黄典籍,赫然便是那本初始真文。

    “不管了,试试吧”古寒咬牙道。

    接下来,古寒按照文中所述,开始修炼起来,将身体中的兽血均匀的分散到身体的各个部分,一方面是为了淡化反应,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锤炼各部位。

    可是,这一切并不是那么容易,需要牵引兽血,而这未知生物的兽血却十分狂暴,根本不接受古寒的调用,桀骜不驯,在身体中乱冲乱撞,欲破体而出。

    “小小兽血,还能翻天不成?看我强势镇压!”古寒一声大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