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身世
    古寒调动体内的能量,欲牵制住狂暴的兽血,可是哪有那么容易,这兽血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异兽的精血,简直跟有好动症似的,在古寒体内上蹿下跳,胡冲乱撞,速度还快的惊人。

    古寒调动的能量根本追不上兽血的速度,这可愁坏了古寒,脸都快皱成一团了。

    “不行啊,这货速度太快根本追不上,得想个法子,不然我的身体恐怕就要被这货捅得千疮百孔了”古寒自语。

    忽然,古寒目光一闪,在手指上划出一道小口子,浑身能量全都聚集到了伤口附近,使得整根手指绽放着耀眼的紫金光芒,看起来无比非凡。

    此时正在乱冲乱撞的兽血忽然感应到了什么,登时快速朝着伤口冲去,速度简直快的吓人。

    “来吧来吧”古寒心里道。

    刚一接触到伤口,突然紫光大放,无数能量朝着兽血围了过去,将其团团包裹,古寒还不放心,再在基础上包裹了三层。

    兽血受惊,蛮横的冲撞着,想要突破封锁,将古寒的能量包裹撞得变了形,可很快便又恢复了原状。

    不停的冲撞,如此已经过了好几个时辰,古寒不急,慢慢等待着,终于,兽血渐渐平息了下来,似乎用尽了力气。

    就在此时,古寒抓住机会,猛地收缩包裹圈,将兽血紧紧的束缚了起来,由于之前耗尽了力气,兽血此时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终于给解决了你,小样儿,给我镇压了吧?这就叫智商碾压”古寒得意道。

    也的亏是古寒,换做任何一人都说不出这种话来,简直臊得慌,跟一兽血还较上劲了,旁人若是听见恐怕都会为他感到脸红,不过就算是这样,古寒应该也不会在意,因为他脸皮厚。

    此时,古寒小心翼翼的将束缚起来的兽血均匀的分成六等份,然后用能量包裹着将其送入体内各部位。

    按照初始真文所述,这是打基础,为以后成逍遥扩大成功率,众所周知,极限境共有六个境界,对应着人身体的各部位,每解除一道极限,都会拥有超乎常人的力量,这也是每个修炼者从凡人进化的必经之路。

    因为无论是实力多么恐怖的强大人物,也不是一生下来就具备的,都是通过后天的蕴养和修炼,从一个凡人一步步披荆斩棘爬上去的。

    而极限境便是所有的基础,这是解放人体能力的最重要的过程,无论是谁都不能跳过,只有突破了极限境,才有继续修炼下去的可能。

    这就好比,人体是一个容器,而整个极限境则都是在锤炼这个容器,都是为了将来能装更多。

    而目前世间流传的功法,都是一步一步解除极限,然后突破境界,成就逍遥,可是这初始真文却不一样,它则要求将整个极限境所需解除的极限统统囊括,统一锤炼,而后水到渠成,自然解除,这其中包含了一种大局观。

    里面的道理有些晦涩,古寒目前还不能全部理解,只能依葫芦画瓢,照着练,可是却能感受到这部功法的非凡,它打破了现有的所有极限境功法,走出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路,而这条路,古寒觉得,更正确!

    只是让人感到可惜的是,这部功法并不完整,而且全部极限统一锤炼,这样下来,境界的提升速度铁定会慢上许多,对比同龄人肯定不如他们境界的提升快,不过也有好处。

    那便是这样的提升,会让境界更加巩固,甚至可以说是牢不可破,也算是弥补了境界提升缓慢的缺陷了。

    此时古寒已经成功的将所有兽血均匀的送入了各部位,锤炼已经开始,可以明显的听到身体内那如同打铁般的洪亮声音。

    而古寒此时却感到有些难受,因为往日都是一道极限一道极限的锤炼,所有能量全部集中于一道极限上,这样下来,身体还可承受,可是,如今却是火力全开,古寒的身体有些吃不消。

    毕竟现在古寒才解除了一道极限,其余部位都还很是脆弱,都没怎么锤炼过。

    噗!

    一口血从古寒嘴中喷出,可是颜色却有些泛黑,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古寒知道,这是锤炼生效了,开始排出杂质。

    可是接下来,古寒的嘴如同喷泉般,一口一口的往外喷着黑血,简直没有消停的意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古寒只觉得两眼冒金星,浑身乏力,简直要虚脱了,此刻,面前的地上洒满了黑乎乎的血,恶心难闻的气味充斥整个大厅。

    体内的难受,加上恶心的气味,古寒又开始狂吐不止。

    “我曹!没谁修炼像我这样跟喷泉似的往外吐血吧?这都得吐了多少哇?我体内还有血么?”古寒快哭了,这到底有没有个头啊!

    此刻古寒的体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体内各部位晶莹如玉石般,不见血肉的模样,这代表,古寒已经渐渐脱离了**凡胎,锤炼有了成效。

    可是,这只是开始,还早得很,极限还没解除,实力还是原地踏步,只是身体强大了许多。

    刚才一直喷吐鲜血,此刻后遗症来了,古寒感觉体内一股强烈的睡意袭来,两只眼皮如同挂着千斤玄铁,眼前的世界逐渐变得漆黑。

    “这小子,倒确实是个不错的苗子,所有极限火力全开,一齐锤炼,居然没将他身体崩烂,是有些天赋”一处莫名的空间之内,一位身穿白袍的老者盘腿坐在一张玉石台前,喝着小酒,面前浮现着古寒的所在之处,淡淡笑道。

    蓦然,白袍老者眼睛倏的瞪得老大,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手中的酒杯也早已落地。

    “这这是?”白袍老者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只见早已陷入昏迷的古寒,衣物褴褛,这是因为锤炼时造成,而此时,白袍老者死死的盯着古寒胸口的一处纹身模样的图案。

    一片树叶状的纹身!树叶的脉络清晰可见,随着古寒的呼吸而律动,如同活物。

    “还活着?!哈哈!果然还活着!”白袍老者登时拍桌狂笑,随即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

    古寒面前的空间一阵扭曲,白袍老者出现,一把抓住了古寒的手腕,仔细感受着。

    半晌过后,白袍老者眼中充斥着压抑不住的狂喜,“果然是!果然是!哈哈!看来这老天也并不是无情之辈,总算是让他活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