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母狼都不放过
    正在这时,几个男孩跑了进来,正好看见古寒那一副贱贱的笑容。

    “古寒,你小子干啥呢?笑得这么贱,做c梦了?”几个男孩对着古寒挤眉弄眼。

    “去去去,我像那种人吗?我这一身的正气,都快流出来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本大爷现在心情不好”古寒没好气道。

    “嗯,不像,因为你就是”几个男孩愣愣的点点头,异口同声。

    听到前半部分,古寒还满意的点点头,还做出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正欲表扬,听见后面的话,脸都绿了。

    “会说人话吗?”古寒气愤道。

    这时,几个男孩看见了屋内的那一个个大坑,眼睛都直了,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我说古寒,你小子吃了虎鞭吗?这么生猛?精力充沛啊,这能力,你牛”几个男孩盯着古寒那里,呐呐道。

    古寒哪能不知道他们意思,脸色一阵绿一阵白,“我说你们想什么呢?都没事做是么?”

    “古寒,有件事你老实说,我们保证为你保密”其中一个男孩似乎想起了什么,很严肃的开口道。

    “什么事?”古寒一脸疑惑,也是一本正经的回答道,以为是很重要的事。

    “我们家前段时间有头母狼死了,而且是被x死的,你说,是不是你干的?”说完还一副怪异的模样盯着古寒,就差没说铁定就是你小子干的,看看你屋里的大坑,真是活力四射。

    “我¥”古寒想骂人了,这特么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说你们几个小子真欠抽是吧?”古寒怒道,说完便打了过去。

    几个男孩顿时跑路了,一边跑还一边叫,“古寒你个禽兽!连我家母狼你都不放过!”

    “你们特么给我闭嘴!”古寒脸都发烧了,这几个小子是要让全村的人都知道吗?

    很快,几个男孩便跑没影了,古寒气得脸白。

    “这几个大嘴巴,完了!完了!明天全村人都知道了,我的名声啊!我古寒英明神武的形象全毁了”古寒生无可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对了,也不知道大柱的伤怎么样了”不过很快便将此事抛诸脑后,按他的想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再说。

    大柱家

    此时一个三四十岁模样的少妇正端着一碗药汤喂着一个男孩,脸上满是担忧和心疼。

    “孩子,以后没事別瞎跑,要是你真出了事,你叫我和你爹怎么活啊”说着,眼眶一红,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没事,娘,你儿子我皮糙肉厚,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吗?”男孩笑道,说完还伸出手做了一个强壮的动作,但是很快牵动伤口,疼的呲牙咧嘴。

    “好了,别逞能了,好好躺着,娘再去给你熬点粥”少妇起身,擦了擦眼泪,道。

    “嗯,谢谢娘”男孩道。

    “大柱!我来看你了!你怎么样了啊?”门外,古寒的声音传来。

    “古寒来看你了,好好谢谢人家,若不是他,你可能连命都保不住了,而且还差点害的人家都回不来了,知道吗?”少妇嘱咐道。

    “知道啦,您去熬粥吧”男孩道。

    少妇走到门前,打开门,看着门外的古寒,笑着道“是古寒来了啊,大柱在里面,你进去吧。”

    “谢谢阿姨”古寒还是那副贱贱的笑容,也不知道是遗传谁。

    待到古寒进去后,少妇无奈的笑着摇摇头离去“古寒这孩子,一笑起来就贱贱的,也不知道跟谁学的,难道是村长?”

    此时,正坐在木椅上养神的村长古海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是谁在骂我?怎么这么缺德呢?”

    “大柱,感觉怎么样?”古寒一屁股坐在床边,一点都不见外。

    “好多了,谢谢啊,古寒”大柱感谢道。

    “说什么呢,咱们是兄弟,兄弟就是要互相帮助的,这叫”古寒一时想不起来形容词了,使劲扯着头发,面容纠结。

    “两肋插刀”大柱无奈道。

    “哦,对对!两肋插刀,所以,你就不要见外了,你看,我一点都不见外”说完,古寒还动了动屁股,示意自己一点都不见外。

    “你不是一直这样嘛”大柱笑道。

    “瞎说啥呢,不准胡乱诽谤我”古寒佯怒道。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真的,若不是你,我恐怕就回不来了,而且,还害得你差点也出事,都怪我太鲁莽了”大柱自责道。

    “没那回事,别听他们瞎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倒是你自己,要好好养伤,心思要纯洁,不要老想一些不健康的东西,那样不利于身体恢复”古寒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大柱一听,顿时哭笑不得,说到不纯洁,整个村子谁还能有你古寒不纯洁啊?

    “古寒,你可真是”

    “英勇无双,神勇盖世,对吧?”古寒一副我懂的样子。

    “好了,大柱你不必再说了,你的心意我都明白,但是请不要夸得这么明显,我真的会害羞的”古寒毫不害臊。

    大柱心里无数个卧槽飞过,谁特么要夸你了啊,我是想说你可真是厚颜无耻至极啊,而且,你还害羞?你要是能脸红一下,我都信猪会飞。

    无奈苦笑,大柱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货简直了,也不知道那脸皮到底是怎么长的,咋地就能这么厚,黑的都能腆着脸说成白的。

    “对了,跟你一起回来的其他人呢?怎么样了?”古寒问道。

    “他们都还好,都是轻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大柱说道。

    “那就好,你小子还有多久能痊愈啊?我还等着你们一起去打猎呢,好久都没吃魔焰熊肉了,等你好了咱们去猎几头”古寒说着说着,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俨然一副吃货的模样。

    “说的到轻松,那魔焰熊可是四道极限的异兽,而且皮糙肉厚,哪是那么好猎杀的”大柱翻着白眼。

    “哼哼,你小子别瞧不起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保证让你吃上最新鲜的”古寒不屑道。

    “我大概还有一周左右就能痊愈,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猎杀魔焰熊”大柱还是不信。

    “你小子好好养伤吧,一周后我来找你”说完,古寒起身离去,头都不回。

    接下来的七天,古寒一直呆在屋里修炼,可是无论他怎样修炼,始终感觉境界没有丝毫长进,甚至不曾动一下,这让他有些心焦。

    他能想到可能是那本初始真解的原因,因为所有极限统一锤炼,肯定比只锤炼一道极限所需的要求要高得多,但是他没想到居然这么高,对于未来,他都有些迷茫了,要是这样下去,可能到死,他都成不了逍遥。

    重重叹了口气,古寒直接往大柱家走去。

    “大柱,走,猎魔焰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