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叶家秘辛
    “我父亲?”古寒疑惑,这跟我父亲有什么关系?

    “你父亲被我们所有族人称之为叶家的救星,是上天派来拯救我们叶家的”古海此时的双眼中,绽放出了神采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十几岁。

    “有那么厉害么?”古寒咕囔,他对这个父亲不怎么感冒,能抛下亲生骨肉的父亲,难道还会是什么大英雄

    “是很厉害,一出生,就自带霞光,这可是祥兆,是一些天赋极为逆天之人才能有的殊荣,是受上苍眷顾的,而且,你父亲也没有令我们失望,三岁成逍遥,十岁问天,十八岁化灵,更是仅仅三十岁便进入了造化之境,是当时整个大陆最年轻的造化强者之一,可谓是万众瞩目。”

    “我靠!这是我爹?你不是蒙我吧?”古寒傻眼,他着实被自己这位陌生的父亲的天赋给震惊了,这是人吗?他在心里叫道。

    “而随着他的强大与耀眼,叶家的地位也水涨船高,无数强者慕名投奔我叶家,短短时间内,叶家的实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直接跻身于大陆最顶级的家族一列中,当然,这其中水分很大,他们都只是看中了你父亲那惊人的潜力而已,想要将来背靠大树好乘凉,并不是真心想要归附我叶家,而且和一些老牌家族相比,叶家太年轻,根本没有底蕴可言,完全可以说是靠你父亲一人撑起来的”古海没有理他,继续回忆着。

    “也就在这时,老家主欣慰辞世,将家主之位传给了你爹叶天,至此,你爹便成为了叶家第十三位家主,成为家主之后,叶天家主一改老家主温和的作风,强势而又霸道,将以前所有打压和欺辱我叶家之人及背后的势力通通强势镇压,并且一路向上挑战老牌强者,横扫各路同级强者,这一切,只为了为了恢复叶家族人的信心和巩固叶家的地位。”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家族人的实力也开始逐渐提升,一个大家族的气韵逐渐显现,当时,也有几个跟我们叶家成长经历很相似的家族,并且大家都结为了同盟,只为在顶级家族中站稳脚跟。”

    “既然这么强大,为什么我们现在却要住在这深山老林啊?为了体现高手风范?”古寒打趣道。

    “叶家势力涨的太快,并且在巩固地位的过程中还招惹了不少仇家,这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也为后来埋下了隐患。”

    “在一场巨变中,其他老牌家族通通一夜之间消失无踪,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整个大陆,就只剩下了寥寥的几个家族,我们叶家和同盟家族也在其中,作为顶级家族,只有站出来,可是,却没想到被其他家族给暗算了”说到这里,古海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原本交好的家族,到最后反戈一击,联手迫害你父亲,那时你才刚刚出生,你父亲为了保全家族,不得已以崩毁极限的代价拖延住其余众人,给了家族人逃命的机会,也就是那时,我和你母亲带着你逃了出来,逃进了这大山之中,幸得保全一命,而你母亲却没多久也郁郁而终。”

    “在你父亲陨落后,整个大陆突然通缉叶家,誓要斩草除根,叶家子弟仅仅半月,全部被杀,血流成河,除了跟你母亲和我一起逃进这深山的一些残余,无一幸免”古海说到这,情绪很激烈,到最后声音都变得嘶哑,可以看出古海心中的悲痛。

    听到这里,古寒终于明白为何自己父亲母亲都不要自己了,原来根本不是不要,是迫不得已,父亲被迫害,母亲也郁郁而终,古寒心里此刻充满了愤怒,两只拳头捏的嘎嘎作响,只想立即登上那些家族,手刃仇敌。

    “我跟你说这些,是要你记住,你是叶家族人,也是叶家少主,古姓,只是我们的匿称,同时也是为了让你以后再外界行走注意保全自己,但也不要忘了,自己姓叶”古海叹道。

    这话在古寒听来,怎么像是离别嘱咐一般,让他心里很不好受。

    “爷爷,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古寒有些难受。

    “该来的总会来的,也许这就是老天对我们叶家成长太快的惩罚吧,如流星一般璀璨过,却也如流星一般黯淡”古海苦笑。

    “爷爷,您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还有,那几个暗算我叶家的家族叫什么名字?”古寒如何看不出古海心里有心事。

    “那几个家族经过这么多年的修养,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都是巨无霸一般的恐怖家族了,说只手遮天都不为过,你现在太弱,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你是你父亲的独子,绝对不能出事,知道吗?”古海凝重的嘱咐道。

    “我知道,我有分寸的,我只是想知道那几个家族的名字,等有一天,我必将站在大陆顶端,镇杀一切仇敌”古寒双目森寒,散发着杀机。

    古海见此,也只有无奈的苦笑和摇头叹息,不知从拿出来一件物品,一个树叶状的东西,递给古寒。

    “这是?”古寒好奇。

    “这是叶家家主之物,只有历代家主才能拥有,你父亲很早之前就交于我保管,他知道自己性子刚烈而霸道,招惹了不少仇家,恐怕有一天发生意外流落到他人手里”古海缓缓道。

    “你父亲走后,虽然我拥有着这叶家祖物,可是我自知没那能力领导叶家,所以就一直保存了下来。”

    “爷爷您德高望重,村子里的叔叔阿姨们都很敬重您,就算你当家主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啊”古寒道。

    闻言,古海笑了,很开心,也不知道为何,“我这糟老头子一生都为叶家家臣,人贵自知,叶家和你父亲带我不薄,我也不能行那反骨之事,这一辈子,我永远都是叶家管家。”

    “爷爷”古海心里很堵,一阵酸涩,感觉眼眶有些湿润。

    “好了,现在你也长大了,该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保管,不能弄丢了”古海表情变得严肃,看得出来对此物十分重视。

    “爷爷,还是交给您保管吧”古寒连连摇头,双手不停摆着。

    “胡闹!你是叶家少主,你不保管谁保管?你要我这糟老头子带着祖物进坟墓去吗?!天有不测风云,如果我哪天死了,到时候祖物怎么办?这可是叶家的祖物啊!”古海很激动,双眼瞪得老大,语气急促,猛地一拍扶手,大声吼道。

    看见古海如此激动,古寒感到有些委屈,只好接过这所谓的叶家祖物,刚一入手,一股温润的感觉传来,很舒服,像是久别的亲人一般,不过却丝毫没有重量,就好像不存在一般。

    忽然,祖物绽放出刺目的绿光,笼罩着古寒的整个身子,身处其中的古寒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人看透了,跟没穿衣服似的,这感觉很怪异,说不上来,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战。

    时间很短,绿光并没有持续多久,似乎是确定了什么,祖物骤然消失,从古寒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去向。

    古寒顿时慌了神,他知道这东西对于叶家来说有多重要,也知道爷爷对于此物是多么看重,简直比自己生命看得还要重要,这一下被他弄丢了,古寒顿时慌了,都快急哭了。

    “爷爷”古寒上上下下翻了个便,还是没找到,哭着看向古海,声音哽咽。

    “傻孩子,它是认可你了,现在在你身体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