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惨剧
    >

    三人虽然十分渴望宝物,可是内心还是很冷静,毕竟,谁也不想莫名其妙就身死,那样就算得了宝物,也没福消受,徒给他人做嫁衣。

    此时三人面容凝重,一步一步逐渐靠近白色浓雾,近前,他们才发现这白雾的诡异之处。

    虽然这白雾看似毫无规律的飘散,可是,却始终没有飘出村子一丝,在村外和白雾连接之处,泾渭分明,并且,这白雾似乎还有迷惑人心的效果,他三人仅仅是看上了一会,便觉得内心动荡,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各种事物。

    这使得他们更加警觉,须知,他们三人已经是四道极限,只需再解除一道极限,便可试问逍遥,拥有强大和浑厚磅礴的能量基础,对幻象的抵抗力也是水涨船高,可是这才仅仅看了几眼,便产生内心动荡,差点就怀疑人生。

    逐步靠近,伸出手慢慢接近,贴到那白雾之上,入手一片顺滑,这感觉就仿佛在摸一块极为上乘的丝绸一般,光亮顺滑,并且还有一种奇异的舒适感,让人忍不住放松。

    将手伸进去,并没有任何异样,随即慢慢步入浓雾,身影渐渐消失在村外众人眼中。

    其余的凌云宗等人在外等着,等待着三人的情况,可是,等了快将近一个时辰,这三人就仿佛石沉大海一般,完全没了音信。

    而那浓雾和光幕也丝毫没有任何奇特的变化,依旧那么不急不缓的运行着,似乎从没有人进去过,并且还散发出十分温和的感觉,让人很想亲近。

    两名护法皱眉,对视一眼,已了然对方心中的想法。

    应该是出事了!

    他们二人很清楚,如果没什么问题,他们早应该出来了,即使安全进入到村子,也不应该这么无声无息,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种感觉真是诡异,众人看着眼前的白雾,如今却觉得像是一只恐怖的异兽,极善于伪装,表面温和,人畜无害,可是却悄无声息的吞噬了三个人,并且还是四道极限的高手!

    连一点挣扎和打斗的迹象都不曾出现,众人心中不免凛然。

    不再敢贸然接近,两名护法自然也不敢以身犯险,毕竟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于是,空气再度陷入了寂静。

    村子内

    古寒双眼通红,眼眶早已红肿,那是哭的,泪痕爬满了整张脸,看着眼前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古海。

    古寒心里顿时变得有些空,有些茫然,以前有爷爷在,他什么都不用想,自然有爷爷处理,自己只管好好玩就行了,虽然不是亲生的,可是古寒心里早已经将他当成自己的亲爷爷一般对待。

    内心十分的敬重古海,不仅是古海很疼自己,也有爷爷那份担当和责任,在叶家迅速没落的情况下,他并没有判例,而是带着一群人包括自己逃了出来,在这深山老林中苟延残喘,并为叶家保留着祖物,丝毫没有起任何的歪念头。

    这等心胸和品格,古寒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很佩服,在知道了往事之后,他时常在想,如果换做是自己,那么会怎样?

    结果却都是,肯定会保全自己,这也不能说古寒自私,毕竟身处那种情况下,谁都有可能这样做,人无完人,像古海这样一心忠于家族的忠臣,真的是凤毛麟角。

    看着古海脸上残留的那抹貌似洒脱又好似满意的笑容,古寒心里更加自责。

    “爷爷,您累了就好好休息”古寒十分小心的说道,语气很和缓,生怕吵到古海的“休息”。

    背起古海,古寒径直朝着村子后方的一处小山坡走去,走的很慢,泪水打湿了一地,在身后留下一长串痕迹。

    “爷爷,平日里我都与您顶嘴,惹您不开心,寒儿向你认错了”古寒跪在一处石碑前,静静的使劲磕着头。

    “寒儿现在很迷茫,没有您我真的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说着说着,声音又哽咽了,泣不成声,泪水湿成一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古寒就这样跪伏着,一动不动,身体微颤。

    对于古寒来说,这是一场悲剧,也是一场考验,对人生的考验,一夕之间,原本欢声笑语,热闹非凡的村子,就只剩下了他一个,孤零零的,形单影只再无任何依靠,往后,就只能靠自己。

    或许,这也是天给他的磨练吧,让他尽快学会成长,以面对不久的将来那遮天蔽日的仇敌,只是,这磨练的任务,却是着实悲惨了些,任何一个人都承受不来。

    “古寒”

    “小寒”

    正一动不动跪伏着的古寒,正沉浸在那无穷无尽的悲伤之中,此时却突然听到很多声音在叫自己,而且就如同是在耳边轻语,十分清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