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复原
    天地四周罡风猎猎,能量窜动,全都汇聚于古寒之处,顺着那绿色光柱进入古寒体内,修复着重伤的躯体。

    如今的古寒,表面早已没有了伤口,一片雪白,犹如新生儿一般滑嫩,只有从其身上还穿着的褴褛的沾满血迹的衣衫还能想象出刚才受的伤势多么严重。

    虽说表面看已无大碍,可是无数的能量经过树叶状祖物的转化后,还在如大河般倾泻进古寒的身体之中,这是在修复古寒体内的伤势。

    刚才的战斗,完全是一面倒,只不过不是倒向古寒,而是倒向白衣护法,古寒完全是一路被虐,体内的五脏六腑早已支离破碎,刚才还能撑住一口气,简直是奇迹。

    白衣护法静静的观察着古寒身体的变化,越看越心惊,到最后简直心花怒放,要是他拥有了这等宝物,那以后还用怕受伤?

    想到这里,白衣护法心里更是大喜,就在这段时间内,他已经拦下了好几批人,有来这猎杀异兽的猎人,有组队来这里冒险的探险者,甚至还拦下了凌云宗追来的一批人,只为自己能等到这宝物,不被人所知,不过,除了凌云宗人,其余人都是全部被直接抹杀,手段狠辣。

    “嗯?”就在这时,白衣护法观察到笼罩古寒的绿色光柱正在渐渐变淡,消弱,很明显,要结束了,。

    猛地站起身,双眼死死盯着光柱,浑身能量气息暴涨到极点,他要在光柱消失的一瞬间将至宝抢过来。

    光柱一点点消散,全都融入进了古寒的身体之中,正在进行最后的过程。

    咔!

    一声仿若玻璃破碎之声响起,随即那绿色光柱碎了,化为漫天的点点碎光。

    白衣护法闻声出手,庞大的能量瞬间引动,一把夺向古寒身体上方的叶家祖物,速度极快。

    伴随着能量刺破空气的爆破声,四周能量再度紊乱。

    嗖!

    就在白衣护法马上就要接触到的时候,祖物顿时化为一道绿光飞进了古寒的胸口。

    咚咚!

    一阵有力的心跳声响彻四周,有如苍穹之上有巨锤擂鼓,声音低沉浑厚,仿若敲在听者的心上。

    噗!

    白衣护法顿时吐出一大口血,右手捂住胸口,面容扭曲,模样极为难受。

    强忍着剧痛,白衣护法再次运转能量,打向古寒胸口,想要逼出那至宝。

    砰!

    白衣护法直接被弹飞,在空中划过一道血雾,跌落在地。

    白衣护法不信邪,再次逼近,这一次,他汇聚了全身的能量,磅礴的能量牵引天地,四周顿时罡风猎猎。

    毫无意外,白衣护法再次被弹飞,这一次,伤得更重,直接波及五脏,他双眼满是不甘,就差一步!就差一步!马上就要得手,却逃了!

    白衣护法悔极!怒极!简直要癫狂一般!

    “啊!”

    白衣护法怒吼一声,再次袭向古寒,浑身能量躁动,这一次,他拿出了一根小铁针,通体乌黑,暗淡无光,并且阳光照在上面都不会反光,颇为奇异,从其上散发着淡淡的冷冽波动,显示着不凡。

    嗖!

    白衣护法打出铁针,铁针顿时如化为一道乌光,直射古寒。

    似乎是感到危机的逼近,古寒陡然睁眼,迅速翻身,朝着危机之处扔出一道乌光。

    嘣!

    两者相遇,顿时产生能量大爆炸,能量余波迅速四散,震碎无数树木,地面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古寒挥手,一道乌光瞬间闪回,停留在手腕之上,赫然便是那根神秘的乌黑项链。

    对于这跟项链的研究,古寒一直没有停过,只需要稍稍控制一下能量,这根项链就能任意伸缩大小,古寒觉得带在脖子上十分不便,遇到危险之时,不易及时祭出,于是直接变小带在手腕之上,方便应付危机,这一次,正好解决了一次致命的危险。

    看了看手腕上的缩小项链,古寒心里有些震惊,他明显感到对方那根铁针肯定不是凡品,可是自己的项链和它对击,居然没有产生丝毫的损害,依旧光滑,古寒心里一喜,看来自己的这跟项链品质应该也很高。

    “小子,你身上宝物很多嘛”白衣护法此时披头散发,冷笑道,跟之前的翩翩君子一般的模样完全是两个极端。

    “是啊,有本事你过来拿啊?”古寒冲着白衣护法挑了挑眉。

    “你找死!”护法面色一寒,直接如炮弹般冲向古寒,再也不见之前的沉着冷静。

    浑身能量澎湃,身上闪耀着光华,四周能量涌动。

    “死!”护法怒喝,一拳打向古寒。

    不敢硬接,古寒脚下猛的一蹬,迅速后退,手上再次挥出一道乌光。

    砰!

    相击之处再次发生大爆炸,无数巨石被击飞,烟尘四起。

    护法连连后退好几步,脸上一片铁青,如今的他经过刚才的爆炸,衣衫褴褛,披头散发,已不复风度。

    护法脸上阴沉似水,如毒蛇般盯着古寒。

    古寒挥手,项链再次回到手腕。

    “诶诶!我靠!你不是基佬吧?别这么看着我,我慎得慌”古寒做出一阵恶心的模样,道。

    “你变强了?”护法阴沉道。

    “是啊,也不知怎么,睡了一觉,莫名其妙就变成四道极限了,你说奇怪不奇怪”古寒刺激着护法。

    刚才古寒虽然昏迷,但是意识还在,他清晰的感到是祖物救了自己,还让自己顺势突破了四道极限,不过,他后来感受到祖物貌似已经陷入了某种沉睡之中,想要唤醒,恐怕还需要大量的能量注入才行。

    而且,这种升级方式,他着实不想再有下一次了,虽说自己说的简单,睡一觉就升了,可是之前那地狱般的折磨和身体的支离破碎让他生生去鬼门关转了一圈,而且,他感觉,如果不是自己真的快死了,祖物恐怕都不会复苏。

    “那至宝果然是个夺天地造化的宝物”护法双眼再次火热,眼中的渴望更甚。

    要是自己获得了,岂不是傲视八方,指日可待?

    “小子,将那至宝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命”护法冷冷的看着古寒。

    “我说是你傻呢?还是我傻呢?你觉得我会交给你吗?”古寒笑道。

    护法脸色再次阴沉,“那我自己来取”,随即拿出一个铁锣和铁锤。

    “我说,你是要在这给我表演一段音乐吗?”古寒促狭道。

    表面这样说,可是古寒心里却是一紧,在护法拿出这一对锣锤之时,古寒便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危机之感,这是修炼者特有的直觉,虽说这对锣锤并无任何不凡之处,完全就像是普通人用来演奏的乐器,唯一的一处不同,便是在这铁锤和铁锣之上都有着一些紧密的纹络,充满神秘感。

    “是吗?很快你就知道了”护法阴测的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