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穿旗袍的神秘女子
    当!

    一阵清脆的相声响彻天地,却仿佛带着魔力,直入灵魂,与灵魂共鸣。

    当!

    又是一声,声音刺透方圆百里,所有听到声音的,不管是异兽还是人类全都愣住了,准确的说是呆住了,双眼无神,面容呆滞,哪怕是正在战斗,争夺地盘的异兽同样停住了,瞬间呆滞。

    远处的隐藏在一颗高大树木之上的白猫在听见声音后浑身一震,眼中流露出震惊之色,在微微呆滞之后,双眼立刻恢复了神采,有些后怕的看着护法手中的锣锤。

    当!

    再次响起,除却白猫之外,所有生物在这一声响起之后全都直愣愣的倒下,身体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僵硬着,只是双眼失却了神采,整个身体仿若一个空壳。

    古寒也不例外,直接倒下,脸上还残留着震惊之色,只是双目灰白。

    隐隐间,这方圆百里地界忽然刮起大风,吹的树木东倒西歪,整片山林也突然暗了下来,隐约透露着丝丝阴森。

    白猫打了个冷战,眼中有着震惊,这风充满着寒意,但又不像是普通的寒风,更像是能冻裂灵魂的阴风!

    仿佛是自九幽刮来,能刮去一切生灵的灵魂,魂去身死。

    护法脸上带着阴寒的笑意,对眼前这一切颇为满意,平日里,他都不敢拿出这物件,一是因为这东西是范围伤害,除了自己以外,方圆百里任何生灵都会遭殃,他怕殃及自己在乎的人,二是因为自己身为凌云宗护法,有宗门戒律,若是让宗门知晓,绝对会以正效尤。

    可是如今身在这深山老林,他就不用在担心什么了,周围都是异兽,而且也没有宗门之人,可以全力施为。

    “本来我是不想用这东西的,可是你不听话,就没办法了”此时的护法仿佛变了一个人,浑身散发着阴气,脸上时刻露出阴森的笑意,就连自身的能量也变得有些诡异,带着黑色,隔着老远都能感到那让灵魂战栗般的寒意。

    不久,无数白色的虚影自四面八方涌来,朝着护法的方向,当中当然也包括古寒。

    远处的白猫见此,不再躲避,身影瞬间消失。

    “嗯?”正沉浸在巨大喜悦中的护法忽然感到身后传来致命的危险,猛地转身,用铁锣护住身子。

    当!

    一道白光打在铁锣之上,发出巨大的声响,赫然便是那只白猫,一击不中,瞬间消失。

    “什么人?!”护法凌厉的四顾。

    寂静无声。

    除了飞来的漫天虚影,没有任何东西。

    陡然,护法再次回身,猛地用手中的铁锤砸向一处。

    砰!

    交击之处顿时爆炸,白猫再次隐匿。

    这一次,护法看清了身影,一直白猫。

    他仔细的在脑海中回忆着这片山脉的强大异兽,可是,并未发现有猫族,随即开口道“阁下是谁?为何阻我?”

    无人回应。

    又是一击,护法堪堪避过,这白猫每次出手必挑刁钻之处,而且一击不中立马隐匿,让他极为头疼。

    “真当我可欺吗?”护法咆哮,猛地敲了一下铁锣。

    当!

    响声四起,四周的寒风吹得更冷冽了,仿佛要刮肉一般,不断涌来的白色虚影顿时一颤。

    “既然你要找我,我出来你又能奈我何?”这时,一道清冷的女声在四周响起,有些空灵。

    随即一只洁白的玉足从护法眼前的空间伸出,如玉如雪,穿着一只极为精美的绣花鞋,很匀称,诱惑力十足。

    护法盯着眼前的空间,心中一紧,他很明确的知道,像这种能刺破空间而来的人,绝对大有来头,不是自己能敌的。

    随着女子玉足落地,隐约间,仿佛有着无形的气息自足下发散开来,四周不断肆虐着的阴风顿时一滞,消散殆尽,而不断涌来的白色虚影也迅速回退到身体中去,整片山林渐渐恢复光亮。

    护法心中一颤,他自然能感受到那无形的气息,也感觉到了阴风的消散和白色虚影的回退,可是他不敢动作,浑身有些战栗。

    女子身影缓缓现身,这是一个身穿旗袍,绣花鞋,扎着精美发簪的古典美人,那旗袍将女子完美的身躯勾勒得凹凸有致,脚上的一双精美绣花鞋并没有将女子的玉足完全遮掩,露出了雪白的脚背,加上匀称的腿型和旗袍高开叉那若隐若现的大腿,让人看一眼,灵魂便就此沉沦。

    而女子柳叶般的秀眉和洁白的琼鼻,红润饱满的嘴唇在女子鹅蛋般的脸庞上比例完美,两缕秀发自眼角两边垂落,点缀着雪白的额头,那金色的美丽发簪静静的插在秀发之中,犹如黑夜中的星光,将其绝美的容颜和完美的神采竭尽勾勒,让人目眩神迷,仅仅看一眼便愿意为其付出生死。

    护法也看呆了,早已忘却所有,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位惊为天人的女子。

    “好看吗?”女子红唇微张,不带丝毫感情,略有些淡漠。

    女子声音清脆,犹如林中清泉,可是在护法听来却如同炸雷一般,猛然回神。

    心中顿时一寒,顿时恭敬道“不知前辈来此有何事?在下一定竭尽所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如果,我要你死,你也愿意?”女子开口,依旧淡漠。

    护法闻言,浑身一颤,整个身子顿时弯得更下去了,都快四十五度了,颤抖着说道“如若前辈要求,在下不敢不从”。

    “死嘛,很容易,可是我暂时不想你死,你得帮我去办事”女子瞥了一眼护法,伸出洁白玉指,隔空对着护法轻轻一点,一道流光顿时射入护法脑海。

    护法浑身一震,面容恐惧,颤抖问道“不知前辈要我去办什么事?”

    “你就不问我刚才点入你脑海的是什么吗?”女子问道。

    “晚辈不敢”护法低头道。

    “它叫魂锁,如果你不尽心办事,或者有二意的话,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我想,它就会带着你的魂魄消散”女子淡淡道,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晚辈定当竭尽所能”护法冷汗直流,想到魂飞魄散,差点直接就软倒了,一直以来,都是他让人魂飞魄散,没想到这报应来得这么快,这就轮到他了。

    “至于我要你做的事,你打开脑海中的那个光团,自会知晓,去吧”女子开口。

    “是是!晚辈定当竭尽全力!”护法连道,不断躬身后退,然后飞快逃离,这地方,他是一刻也不想呆了,虽说那女子身上没有散发出强大的能量,可是,光凭刺破空间,就能看出她的不凡,若是她想,恐怕一掌就能捏死自己,越想越后怕,趁着女子还没有反悔,护法再次亡命般的飞逃。

    这时,女子转过身,看着昏迷的古寒,眼中竟露出丝丝柔和,若是让人看到,恐怕要大跌眼镜。

    “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呢”女子叹道。

    抱起古寒,踏入空间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