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灵魂受创
    一座无名山脉之中,山林茂密,植被葱郁,无数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山石嶙峋,流水潺潺,清晰的泉水流淌声传出很远。

    一块巨石前的空间忽然剧烈波动起来,如石子入水般呈涟漪状向四周散开,一直雪白的玉足伸出,穿着一只精美的绣花鞋,洁白如玉,散发着莹莹的光泽。

    一脚落地,一个绝美的丽人,身材高挑,抱着一个昏迷的男子缓缓踏出,身后的空间波动逐渐消弱,归于平静。

    环顾了一下四周,丽人回到那块巨石前,低头看着还陷入昏迷的男子美目中闪烁着些许柔和。

    “就把你放在这吧,附近也没什么异兽出没,应该还算安全”女子轻轻自语,声音很柔和,无形的能量迅速散开千百余里并瞬间收回。

    说完,便将古寒平躺放在了这块巨石之上,双目闪烁着蒙蒙紫金光芒。

    “灵魂还是受伤了呢,不过你必须要靠自己,还有很多人等着你强大起来去拯救,尽快成长起来吧”女子美目注视着昏迷的古寒,轻道。

    十六岁的古寒虽然脸庞还稍显稚气,可也已经渐渐棱角分明,同时因为生活在山野之中,常年和异兽搏斗,身体看起来也非常健壮,若不是脸上那还残留的稚气,谁也不会想到这男子才十六岁,不过半大孩子的年纪。

    看着眼前棱角分明,略显坚毅的脸庞,女子美目微微有些失神,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不过片刻,便回过神来,洁白的脸颊忽然浮现一抹红晕,眼神也有些闪躲。

    若有人此刻站在她的身旁,便会听见那急促的心跳声。

    忽然,女子迅速低头,紧紧的闭上眼睛,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显示着她此刻内心的慌乱,快速在古寒脸上轻轻一啄,便迅速起身,低着头,全身紧绷,呼吸也变得十分急促。

    空气似乎变得十分安静,落针可闻。

    半晌

    女子身躯轻轻颤动,呼吸渐渐平缓,微微睁眼,脸上带着羞意,道“快点成长起来,我等你”,说到最后,声音如蚊。

    说完,女子轻扬素手,身后空间开始波动起来,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昏迷的古寒,女子转身踏入,身影逐渐消失。

    随着女子的消失,四周山林仿佛沉寂了下来,只余下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许久之后,躺在巨石上的古寒眼珠轻轻转动,微微睁开眼,强烈刺激的阳光让他适应了好一会才再次睁眼。

    环顾四周,古寒脸上有些疑惑,自语道“我不是在跟凌云宗的护法战斗吗?这是哪?”

    撑起身子,一股剧烈的疼痛袭遍全身,那不是身体上的疼痛,而是一种仿佛来自灵魂的痛楚,让古寒脑袋都像快要爆炸了。

    忽然,他猛然回想起来,自己好像当时被那护法拿着的一双诡异的锣锤给吸引了,迷迷糊糊间,仿佛看见自己的灵魂抽离身体,渐渐飘向那声音的源头,而且好像还伴随着一阵阵凛冽刺骨的寒风,犹如从九幽吹来一般,仿佛能冻结灵魂。

    古寒重重的拍打着脑袋,想要减轻些痛苦,可是貌似效果不大,陡然间,他双目一亮,“对了,好像在我灵魂离体时看见了一个模糊的女子身影,难道是那女子救了我?”

    这时,古寒忽然嗅到了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女子香味,很淡,但是闻起来却很舒服,这让他更加确定是那位神秘的女子救了自己,而且看起来还很强大。

    “到底是谁?我记得不认识身材这么好的女子啊”古寒脸上带着不解,一边尽力呼吸着女子残留的香味,似乎想要从中找出一些线索,不过若是在旁人看来那模样就显得有些龌龊了,因为此时他紧闭双眼,鼻子不停的使劲四处嗅动,再加上一副思索的模样,那模样,要多猥琐就多猥琐。

    片刻后,那来自灵魂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古寒感到整个身体都仿佛置身于炼狱之中,千刀万剐,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滴落。

    盘腿坐下,运转起体内的能量,浑身开始散发出蒙蒙的紫光,这是他与众不同之处,到目前为止,他还没发现谁跟他一样在解除极限时获得的是这种紫色的能量,不过,隐隐中每次运转能量古寒都能感受到一股浩瀚的气息,恍惚间,觉得自己异常渺小,那种感觉,就犹如一滴水和一片汪洋之感。

    由此,古寒觉得这紫色能量应该有大来头,不是它现在能触摸的,不过,他心底却有些惊喜。

    蒙蒙的紫光缭绕,隐隐散发出丝丝浩瀚的气息,仿若穿过时间和空间,直接投射而来,令人敬畏。

    古寒眉头却是紧皱,因为他发现这紫光修复不了灵魂的伤势,无数紫色能量涌入灵魂之中,在其表面形成一道紫色光幕,笼罩着整个白色虚影,赫然可见,在白色虚影之上有一些细微的裂痕,不多,但是有些细长,有的甚至从腰间一直延伸至脖颈,虽说裂痕不大,但在灵魂之上也有些触目惊心。

    如若置之不理,可能会对以后的境界提升产生阻碍,甚至留下暗伤,产生后患。

    眉头紧锁,如今古寒确实也没办法了,唯一能有点希望的那件神秘的祖物也仿佛陷入了沉睡,没有丝毫波动,静静躺在体内。

    正在苦思之间,忽然传来人声,古寒脸色一凝,自语“大意了”。

    翻身躲在巨石之后,收敛能量气息。

    “你看嘛!都说了不来不来,你非要我来,你看我脚都肿了”一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小萝莉,身穿一身紫色连衣裙,伸出白嫩的小手指着自己的脚,嘟着嘴埋怨道。

    “明明是你自己要跟来的好不好?我哪有非要你来?讲点道理啊”一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俊朗,穿着一身白衣,手中拿着一根青绿色笛子,风度翩翩,可此刻却对着身旁的小萝莉瞪眼道。

    “我是女孩子,讲什么道理?明明就是你拉我过来的!你是不是男人啊?做了不敢承认?”小萝莉胸口一挺,理直气壮道。

    此时躲在巨石后的古寒满脸怪异,这女孩模样不大,说话却满是歧义,让人浮想联翩啊。

    此时,那名白衣少年正欲还击,忽然脸色一凛,看向古寒所在之处,冷声道“阁下偷听我兄妹二人谈话,是何用意?”。

    看见白衣少年这么一本正经,小萝莉也是小手叉腰,对着巨石处小脑袋一扬,“就是就是,肯定不安好心,出来让本姑娘瞧瞧,长得帅的话,就原谅你了”。

    一旁的白衣少年本来一脸严肃,可听见小萝莉的话,却是嘴角一抽,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长得帅就原谅他了?有点原则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