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李沧
    凌云宗男子凌厉出手,速度极快,一个闪身,便到了樱弱面前,一身逍遥境的强大气息暴露无遗。

    四周草木被男子释放出的强大能量气息震散,面容冷漠。

    “等等!”古寒急忙叫住男子。

    男子微微转头,一双毫无情感波动的眸子注视着古寒,冷冷道“还有事?”。

    “我跟你去”古寒说道,表情十分平静,可内心早已怒火蒸腾。

    凌云宗男子盛气凌人的模样,勾起了古寒无尽的杀机。

    本来,古寒是想解决掉那个为首的男子,为自己的村子收点利息,不想伤及无辜,可如今连一个来请人的凌云宗男子都如此的盛气凌人,一副吃定的模样,古寒内心杀机顿起。

    一个都不能放过!

    “跟上”凌云宗男子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古寒,便转身离开,语气依旧是那副颐指气使的口吻,根本没将古寒放在心上。

    以他的境界,放在在场的众人之中也算是金字塔尖的那一类人,自然不会将古寒一个三道极限境界的小子放在眼中。

    况且,就算不凭自己逍遥境的实力,仅仅凭借自己是凌云宗之人,也能凌驾于众人之上,没有谁敢动自己。

    凌云宗的人,谁敢动?老寿星嫌命长么?

    凌云宗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而且实力又极为强横,所以,没谁愿意招惹,大家都是又恨又怕,但,也有不少人打破了头的想进去,毕竟实力摆在那里。

    “寒哥哥,你怕他干什么,要是他敢动我,我直接告诉师傅,叫师傅来揍死他,你没必要跟他妥协的”樱弱见古寒就要跟上离去,小脸满是急色。

    “樱儿说得对,如果他真敢动我们,我一定会让他很后悔的,古寒你就不用跟上去了”此时,站在旁边一直没开口的算无疑也道,眼神凌厉的看着凌云宗男子离去的方向。

    这么长时间以来,算无疑也算摸透了古寒的脾性,这小子虽说平时不太正经,但比较重情,这点算无疑很是欣赏。

    再加上这个凌云宗男子从到这里开始便是一副盛气凌人,颐指气使的模样,到最后甚至敢欲对自己妹妹动手,这是算无疑无论如何也不能忍的。

    如果刚才不是古寒打断,算无疑此时恐怕已经出手。

    古寒心里没来由的一暖,笑着道“放心,我是不会拿自己性命开玩笑的,况且,那家伙说的什么少爷,不久叫我过去一趟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大坟里见”。

    朝着两人挥了挥手,转身走向凌云宗等人的方向。

    算无疑没有答话,樱弱却急的小脚直跳,嚷嚷着要跟上去,被算无疑拉住了。

    古寒刚才所在的地方很偏僻,在众人的后方,这是因为古寒不想引起注意,可是没想到最终还是被察觉了。

    现在古寒要去到凌云宗等人所在的区域,就得穿过整个人群。

    “这小子是谁?”

    “谁知道呢,看着也就三道极限吧,一个实力很弱的小子而已”。

    “看这样子,他是要去凌云宗的区域啊”。

    “嘿嘿,等着看好戏吧,被凌云宗的人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众人议论纷纷,都对古寒这一个三道极限的小子很感兴趣,看见他走向凌云宗的区域,皆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还没走到凌云宗区域,那位少爷便热情的迎接古寒,仿佛看见了多年的老友一般。

    “来了”凌云宗少爷笑道,让人如沐春风。

    “嗯,来了”古寒应道。

    走近上前,这才注意到这个所谓的少爷的模样,身穿一副标志性的凌云宗服饰,负着双手,身姿挺拔,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尊贵和强大的气场。

    此时正脸带微笑的看着古寒。

    “李沧”李沧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笑着开口。

    “古寒”古寒径直走了进去。

    走到人群前列,视野豁然开阔,不远处的浓雾区域一股股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颤抖。

    浓浓的雾气在远处翻滚,涌动,仿佛有着一条巨龙在里面搅动,而从浓雾蔓延出来的三条三生花道,就停在脚下,光芒璀璨,能量异常浓厚。

    古寒心里震动。

    果然,近处和远处的感受完全不一样,即使不进去,就光在这里盘膝修炼,速度也比在外界要高上不止一倍,远处,已经有不少人盘膝闭目,显然都不想错过这等机缘。

    在远处时,那三根冲天的石柱便让古寒震撼,而此时走近,感觉更甚,细细看,似乎能看到上面刻着一条蜿蜒盘旋的巨龙,怒容冲天。

    “小兄弟,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李沧温和笑道。

    古寒心底冷笑,同样笑着开口“说吧,什么事?”。

    “我想请小兄弟帮我们进去探查一番,你放心,我们绝对会保证你的安全,等事成之后,你便是我李沧的朋友,从此无人敢动你,动你便是打我李沧的脸,我相信,没人有这个胆子”李沧脸上浮现春风般的笑意,让人有种亲近之感。

    浑身能量气息爆散,鼓风猎猎。

    古寒心中一沉。

    又一个逍遥境,这凌云宗还真是强悍啊。

    “哦?你的名字这么管用吗?”古寒打趣道。

    “小兄弟说笑了,我的名字不值钱,可是凌云宗这三个字,在这天炎王朝想必还是没人敢违逆的”李沧笑道,语气温和。

    说完淡淡的扫视众人,除了其余三家,无一不是眼含惊惧,快速低头,不敢与之对视。

    李沧嘴角一勾,对眼前的情景颇为满意。

    果然是一丘之貉。

    古寒心里冷笑,他岂会不明白这李沧的种种言外之意?

    软中带剑,城府颇深,这种人最是不好对付,两句话,句句带有威胁之意,但又让人找不出破绽。

    “你们人这么多,实力都比我高,还需得着我出手么?”古寒道。

    “这里的都是凌云宗的精英,若是有所损失,在下不好向凌云宗交代,所以只好劳烦小兄弟了”李沧依旧温和,可是语气隐隐已经有些不耐。

    “唉,兄弟你说的不是时候啊,我得了一种怪病”古寒突然脸上一苦,叹道。

    李沧被古寒这话说得一愣,“什么怪病?”。

    “说来惭愧,这病自从我出生就有了,怎么医都医不好,可愁死我了”古寒满脸愁容。

    “愿闻其详”。

    “你过来,我告诉你”古寒冲着李沧招手,神秘兮兮道。

    李沧不明所以,凑到古寒面前。

    “每个月到这时候,都有那么几天不想动,唉,很烦人那,兄弟,你说我是不是病入膏肓了”古寒低声道,很神秘的样子,可他在声音中裹挟了些许能量,虽然声音小,但是很多人都听见了。

    李沧脸色顿时一沉,他感觉自己被耍了。

    “古寒,你不要自误”李沧冷声道。

    “哎呀,这是干什么呀,我这病真的很严重,真的,哎呀哎呀,你看看,这就来了”古寒一屁股瘫在地上,无奈道。

    李沧此时背负着的双手紧握着拳头,呼着粗气,脸色黑得犹如锅底。

    “混帐东西!给我把他扔进去!”李沧怒道。

    “别啊!兄弟!诶!兄dei!”古寒被两人拖着,向其中一条三生花道走去,两只脚不停蹬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