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进入大坟
    “哥哥,你说寒哥哥会有事么?”远处,隐秘在一处的樱弱小脸满是担忧,微微侧头看向算无疑。

    算无疑眼中满是凝重,他清楚,樱弱每次叫自己哥哥,证明她对此事很看重,很认真。

    可是说实话,他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三生花只存在与传说之中,就连记载都很少,常人更是见都没见过,若不是师尊搜集天下古籍,我也不知道这是三生花,可是,就算这样,那本记载三生花的古籍上也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根本没有详细资料”算无疑摇摇头,叹道。

    樱弱回过头,看着被拖向三生路的古寒,脸上充满了愠色和担忧。

    “师傅保佑”。

    凌云宗李沧此时脸色黑如锅底,纵使他再有涵养,此时他也气得浑身发抖。

    古寒在如此多目光的注视下,这般戏弄自己,让他感到了自己的威严遭到了严重挑衅,平时自己出行,哪一次不是簇拥在无数敬畏的目光之中。

    这一次在场的,大都是有身份的人,或是富家公子,或是宗门之后,亦或是高官子嗣,这让自己以后如何再指使他们为自己做事?!

    双拳捏的嘎嘎作响,重重的呼吸声隔得老远都能听到,冷冷的扫视了在场的众人。

    众人被李沧目光这么一扫,如堕冰狱,浑身发寒,吞了吞口水,不敢正视,毕竟,众人虽也乐意看得身为凌云宗高层子嗣的李沧出丑,但毕竟人家背靠大势力,无论如何也不是自己能对付的。

    也只能在心底笑笑。

    众人状态尽收眼底,李沧心里这才好受了许多,心情渐渐平静。

    古寒此时已经被扔到了三生路之上,刚一接触三生路,整个人便消失无踪,人间蒸发一般。

    “哈哈,想不到堂堂凌云宗三长老的孙子,竟会被一个三道极限的毛头小子给戏耍了,这可是一件大新闻啊,不知道如果传回你们宗内,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一个讥讽嘲弄的声音陡然响起。

    李沧面色一沉,看向声音的主人,冷冷道“不过是一些阿猫阿狗罢了,谁玩弄宠物的时候没被咬过?倒是你,我可是听说你这位血衣茶楼的少主似乎杀了不少女伴啊,是不是某些功能失去了作用呢?”

    对面的男子顿时面色阴沉,这件事是他一生的痛,也是他最不愿被提及的事,如今被李沧当众揭开,浑身能量顿时一爆,赫然也是逍遥境实力,就欲出手。

    “少主!”旁边一位身材瘦弱,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子拉住了他,略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血衣茶楼少主看向该男子,一双眼睛通红,显然怒极,可是,令人惊讶的是,在被男子提醒以后,竟收敛能量,猛地甩手离去。

    李沧见此,轻哼一声,嘴角勾出一抹笑容,“废物一只”。

    此时,众人才注意到古寒的消失。

    “那小子呢?”有人惊呼。

    “不会逃了吧?”

    “你脑子也出问题了吗?这么多人看着,他一个三道极限的小子,能跑到哪去?”

    “莫不是被这诡异的花给吞了?”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脸上皆有着惊惧,之前的一幕幕还浮现在脑海之中。

    李沧也是皱眉,不过他却有些怀疑,但也不敢以身犯险。

    “你,过来”李沧指着一个男子淡淡道。

    该男子顿时一惊,脚下一软,直接瘫软在地,面色惊恐“大人!不要啊!我只是一个散修,平日里安分守己,还请大人放我一命”。

    “散修?呵呵,散修才好,送他进去”李沧冷漠吩咐。

    话音刚落,顿时站出两人,架着男子走向三生路。

    “大人!大人不要啊!”男子声色俱厉,惊恐大叫,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来凑凑热闹,却会因此被李沧给盯上了,他心里后悔不迭。

    众人看着这一幕,沉默了,没有一人敢多说一句话,都怕同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男子被两人扔进三生路,光芒一闪,男子瞬间消失。

    众人眼皮一跳,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着实有些骇人。

    李沧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保持镇静。

    “妈的,老子拼了,与其被人送进去,倒不如老子自己进去,说不定还能搏上一搏”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叫,随即人影一闪,直接投入了三生路上,消失。

    有了第一个带头,很快,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效仿。

    一些原本迟疑不定的人,现在也硬着头皮冲了进去。

    “少爷,咱们?”李沧身后有老者问道。

    李沧皱眉,显然在思考什么,很快,眼神一定,大手一挥“进!”。

    为了最大化保存实力,李沧将凌云宗的人分成了三个部分,分别进入三条道路,而他自己们,则进入了古寒之前进入的那条路。

    随着李沧的进入,再也没有人犹豫,因为再迟疑下去,恐怕连汤都没得喝了。

    这片天地很快便变得空旷,随着最后一人的进入。

    隐秘在远处的算无疑此时伸出右手,掐算着什么,脸色一顿,随即对着身旁的樱弱道“走,我们也进去”。

    随着算无疑兄妹的进入,这片天地彻底安静下来。

    随后,大地开始震动,原本矗立在平原中的三根巨型石柱渐渐缩进地底,那诡异的三生路也开始消退,逐渐退到浓雾之中。

    此时,这片地带已和正常区域没什么分别。

    古寒此时正走在一个道路上,上下左右皆是浓浓的白雾,分不清方向,只能凭着感觉走。

    他已经记不清走了多久,只记得自己被李沧的人扔进来后便身处此地,然后便是漫无止境的路途,时间空间错乱。

    “嗯?”古寒突然感到身后传来一阵危机感,身影微微一侧。

    一道恐怖的能量擦身而过,让古寒头皮发麻,急忙四顾,却并没有找到凶手。

    “难道这里还有人?”古寒腹诽。

    “还来?”这次是头顶上方,古寒身子向后倾,脚下猛蹬,迅速后退。

    又是那种恐怖的能量波动,令人心窒,可是却有些怪异。

    古寒也说不准哪里不对。

    古寒快速奔逃,不多时,便感到身后有着一道恐怖的能量波动正在追着自己,紧追不舍。

    古寒取出弓箭,注入能量,一箭射出,犹如一道闪电般,划过一道灿烂的紫金色痕迹。

    “我明白了”古寒双目一亮,随即心底一沉。

    这能量出手后,本应该有声音和造成破坏的,可是每次出手,看似能量恐怖,但却并没有什么爆炸和碰撞声传来,与那令人窒息的恐怖能量波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无比的诡异。

    这不符合常理!

    “有古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