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再遇李沧
    浓浓的白雾空间,能量涌动,遮蔽视线,看起来十分辽阔。

    这道声音在这寂静辽阔的空间中显得十分突兀,不过古寒却是微微一笑。

    因为这道声音十分熟悉。

    “李兄,好巧,你也进来了?”古寒缓缓转身,看着眼前一身镶金边云纹白袍的英俊青年,笑道。

    “古寒,你命还真大啊”李沧脸上一副和煦笑容,看起来十分温和,气度不凡,只是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阴狠显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古寒自然注意到了李沧眼神深处那抹狠色,心底冷笑,脸上却洒然一笑。

    “这还要多亏了李兄,若不是李兄相助,我何以能如此快进来呢?”

    李沧自然明白古寒的意思,脸上笑容依旧不变,给人亲近之感。

    “既然我们在此相遇,前路还不知有多少危险,多一个人多一份机会,不如你我联手如何?”

    古寒闻言,一副诧异之色“李兄不愧是大宗子嗣,不仅实力超凡,就连这份气度也不是常人能及啊”。

    李沧微微一笑,算是回答了古寒,不过眼底却流露出一丝不屑和自傲。

    在他心里,古寒能说出这番话一点也不出他的意外,不说自己一只手便能捏死他,仅凭自己背后是凌云宗这个身份,也能吓死一大片,常人跪舔他还来不及,还怎么敢与他作对?简直是嫌命长。

    但凡有点眼力之人,都会与自己交好,这点,他见得太多了,本来他还以为眼前这个狂妄的小子多半不会答应,因为他此时能站在这里,就是自己把他给扔进来的。

    可是如今看来,这小子也不过是个软骨头,强势教训一番便低头了。

    想到这里,李沧嘴角不免微微一翘,眼中的不屑和自傲更浓,只是被他隐藏得很深。

    看着李沧脸上那细微的面部表情变化,古寒心里冷笑不已。

    他还真以为我要依附与他?

    到这里,古寒算是对此人有些了解了,虽说心中有些城府,可身为大宗门子嗣的自负和自傲也被他遗传得淋漓尽致。

    虽说他隐藏得极深,可还是被古寒看出来了,有了这一点,便有了破绽,便不足为惧。

    古寒苦笑,面上有些纠结,道“话是这么说,不过……”。

    “不过什么?”李沧微微蹙眉,有些不悦,不过很快便舒展开来。

    “不过前路茫茫,危机四伏,我们也不知到底有多少危险正在伺机而动,我觉得我们还是从长计议为好”古寒认真道。

    而这时,古寒背负着双手,右手指尖正闪烁着紫金光芒,不过掩盖在浓浓白雾中,无人发现。

    嗖!

    一道紫金光从古寒指尖射出,速度极快,借着白雾掩盖,很快便消失无踪。

    “无妨,一会我的人便可赶到这边,到时咱们一起进入便是”李沧微微笑道。

    “如此甚好”古寒笑道,不在多语。

    李沧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古寒心里很清楚,无非便是想利用自己做炮灰,探寻危机。

    古寒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两人盘膝对坐,尽皆修炼起来。

    虽说白雾空间云雾浓重,遮蔽视线,更还有暗藏的危机,不过,此地的能量却是异常浓厚,比外界浓厚了不止一倍。

    之前古寒深陷危机,根本没机会停下来修炼,等到解除危机时通往下一地的石门又打开了,如今这李沧倒是给了他一个很好的机会。

    古寒闭着眼,感受着周围浓郁的能量。

    四周的能量如水流般汩汩流动,充斥整个天地,不用过多运转吸引,四周如水的浓郁能量自动从身体毛孔中涌入,在四肢百骸中流转,最后直达五脏六腑,孕养体内各个极限。

    寂静,沉寂。

    “嗯?”古寒心中一动。

    四周的能量流动骤然加快,引动着雾气也快速流动,两人衣袂猎猎,发丝飞舞。

    “来了”古寒嘴角微翘。

    李沧早已感受到四周能量的变化,不过却没有放在心上。

    此时上空的某处,雾气正在急剧变幻,一只巨眼正在缓缓形成,磅礴的能量散发而出。

    李沧骤然睁开双眼,眉头紧皱,回头望去,脸上一片惊骇。

    “什么?!”李沧惊诧道。

    古寒脸上流露出“震惊”的神色。

    轰!

    巨眼忽然盯住了李沧,瞳孔内陡然爆射出一股无形的能量,直指李沧!

    古寒早已预料,可即使如此,也是头皮发麻,迅速起身,脚下一蹬,快速后退。

    李沧双眼圆瞪,感受到那磅礴浩瀚的能量,浑身发寒,脚下猛退。

    那浑厚磅礴的能量从李沧擦身而过,猛地吸了一口气,头皮直发麻。

    还没来得及等他回过神,这时,一道声音从他后方响起。

    这道声音他再熟悉不过。

    “李兄,你坚持住,我在前面等你!”

    李沧猛地回头,只见古寒半个身子已踏入石门。

    “古寒!”李沧双目圆瞪,快要凸出来了,怒吼出声。

    李沧身上爆发出滔天怒火,他此时如何不明白这一切都是古寒捣的鬼,浑身发抖,呼吸急促。

    而反观古寒,左脚踏入之后迅速转身,猛地一掌拍向石门。

    轰隆隆!

    石门抖动,缓缓关闭。

    瞧见这一幕,李沧怒目圆睁,怒火中烧。

    “古寒!我必杀你!”

    怒吼在整片天地回荡。

    “好好享受吧”古寒最后留下一句话,随着轰隆一声,石门彻底关闭。

    “活下来算你命大”古寒冷笑转身,这才打量起这片空间。

    刚才在外面,虽说石门裂开了一条一人通过的缝隙,可是从外面往里面瞧却是一片黑暗,仿佛有一片能量阻隔,看不真切。

    “这…这是地府吗?”古寒呐呐出声。

    古寒不由呆住了,震惊,震撼。

    首先入眼的便是黑暗,无尽的黑暗,这让天空之中那唯一的一点光亮显得无比耀眼。

    闪耀着蓝色的诡异的光芒,充斥整片空间。

    在这诡异的蓝光下,古寒面前是一座巨大的石拱桥,桥下是一条大河,河水翻滚,不时有鱼高高跃起,然后深深的扎了下去。

    可这鱼却没有肥硕的肉质,只是一身惨白鱼骨,活蹦乱跳,按理说应该不具有生命迹象,可是眼前的景象却是那么的诡异。

    如此景象,在古寒脑海中可能也只有地府才会出现了。

    而桥那边的景象却看不真切,模模糊糊,像是有一层无形的能量阻隔。

    古寒走向大桥,神色凝重。

    刚一踏上桥面。

    轰!

    古寒身体一顿,双目睁大,表情身体凝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