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你们谁有意见?
    此时古寒的心境很平静,也很坚定,这神秘石桥如果古寒猜的没错,应该便是传说中的奈何桥,而桥下那汹涌翻滚着的则是黄泉河,奈何桥不过丈许长,却步步生幻,一幕幕画面仿若真实,出现在古寒脑海,而每走过一步古寒都感觉自己的心境坚定了几分,仿佛被某种神秘能量给冲刷过一般,洗去一切糟粕。

    虽然实力没有得到增进,但心境内心的坚定和强大,比实力的强大更为难得,往往一些实力强大的高手内心却脆弱得很,也不乏有些虽然看似坚韧,但总会有那么一处脆弱得地方,如果被一些幻境高手盯上,那后果不言而喻。

    转眼望向前方,入眼的是无尽的山峰,高耸入云,看不到顶峰,而半山腰缭绕着阵阵灰雾,显得十分诡异而神秘。

    而最让人震撼的,莫过于那如同一柄柄刀锋般的山峰,矗立在天地间,隔着老远都能感到从其上散发而出的凌厉刀气,让人不由心中一颤。

    整片天地灰蒙蒙的,给人感觉十分阴沉,古寒迈步,缓缓走入,踏过那无形的壁垒。

    当他踏过之后,整个人都懵了,刚刚还空无一物的刀山之上,如今在那灰雾之中,微微露出一只只巨大的脚爪,或是一条庞大的尾巴,毫无疑问,在那顶峰之上必定横着一只巨兽,而庞大如河流般的鲜血顺着刀山汩汩的流下,这么远都能感受到哪血液给予的巨大压力。

    天地寂静,仿佛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很久远的时间,而那巨兽的血液却好像永远也流不尽似的。

    在每座刀山之下都有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鲜血都尽数灌入其中,最后汇入一条更大的沟壑之中,流向天边,不知终处。

    “这些可都是宝贝啊,这些巨兽生前肯定都是修为通天的存在,若是能以此血液沐浴,必定能使身体大幅强化”忽然一道兴奋道极点的声音传来。

    古寒此时也正这样想着,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已经有一行人站在一座刀山下的沟壑前,满脸兴奋与火热,那样子就好像一个几十年没见过美女的饿汉一般。

    古寒没想到还有人比他动作还快,尽然先一步到达了这里,正想离去,隐匿行踪,可是对方忽然都回头望了过来,两眼满是敌意,不少人身上甚至还释放出了强烈的杀意,很显然,他们并不想这等宝贝与别人共享,最好的办法便是直接除掉,简单而又粗暴。

    古寒正欲开口,对方忽然走出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子,模样清秀,脸带春风,眼中闪过些许惊诧,随即便恢复了平静,谁也没有察觉。

    “对面的可是古寒兄弟?”清秀男子开口,声音很清澈,犹如山泉滴落在石台之上,给人一种舒适之感,不由好感倍增。

    古寒闻言有些诧异,在脑海中不停搜索,可是似乎并不认识这个人。

    “我是,不知你是?”古寒诧异道。

    “哈哈,倒是在下唐突了,第一次与古寒兄弟相见,太过激动,居然忘了自我介绍,还请古寒兄弟莫怪,莫怪啊”清秀男子带着歉意笑道。

    “在下言清,家父是言子规,是大炎言家子嗣,方才古寒兄弟在外面与那凌云宗的李沧正面相抗,让在下可是好生佩服”言清笑道。

    “言清?”古寒面色古怪,这名字也太阴柔了些吧,莫非他爹本来是准备生女儿,结果天不遂人愿,生了个儿子吧?

    不过此时古寒倒是记了起来,刚才在外面有几家站在最前列最靠近那石柱,好像是有一家身着与这个叫言清的男子一样的服装。

    古寒微微一笑,算是回礼“原来是言家的公子,古寒只是一个山野小子而已,言兄就不要说这些话了,不知言兄叫住我是有何事?”

    话落,言清身边的随从皆是一脸古怪的斜睨古寒,心中腹诽:还叫我家公子不要说这等话,你这一声声言兄言兄的倒是叫的很顺溜啊,真是臭不要脸。

    言清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什么,笑道“古寒兄弟可能是误会了,我与那李沧本就不是一类人,不瞒古寒兄弟,我早就看那李沧不顺眼了,可是那凌云宗势力庞大,却不是我所能随意招惹的,这关系到整个言家”说到这里,眼前眼中透着无奈“古寒兄弟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其实我一直很想像古寒兄弟这般,毫无牵挂,独自一人,行走天下,快意恩仇”。

    古寒却是苦笑,他的事,只有他知道,他又何尝想要这样独自一人呢?若是可以的话,他愿意付出一切来换取自己所珍视的人的生命,哪怕一年,一天,甚至是一个时辰。

    想到这里,古寒心中充满苦涩,“言兄就不要取笑我了,我一天天风餐露宿的,没啥好的,说不定哪天就死了,又何来潇洒之意?还是说说言兄到底找我何事吧?”

    言清正想辩解,见到古寒一副不愿在多说的样子,也就没有继续下去,开口道“是这样的,我想邀请古寒兄弟随我一起探寻这大坟,不知古寒兄弟意下如何?”

    古寒微微蹙眉,“不知道我能获得什么好处呢?”

    言清还没说话,一旁的随从倒是一个个怒发冲冠,一副怒极的模样,“小子!我家公子能邀请你已经是你天大的福分!你莫要得寸进尺!就以你区区三道极限的境界,能走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前面的路你随时可能身死,我家公子好心邀你,保护你,你却还敢要好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呵呵,那我就不多奉陪了,告辞”古寒冷笑,随即转身欲离开。

    “小子!谁允许你走的?!我家公子说让你走了吗?这么没教养,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此时随从再次开口讽刺,满脸讥讽,言辞犀利。

    随从的这句话可算是触碰到了古寒的逆鳞,他最不能容忍的,便是有人出言侮辱自己的亲人。

    古寒双眼一凝。

    嗖!

    一道破空声瞬间刺破空间,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根箭矢已经插在了刚才说话的那位随从身上,前后透亮,鲜血涌出。

    随从瞪着双眼,一脸的不敢置信,他可是四道极限的高手,对方那小子不过三到极限而已,怎么可能?!这简直打破了他的世界观。

    可是他已经没有了思考的机会,圆瞪的双眼渐渐失去色彩,倒了下去。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

    “给脸不要脸!我今日必杀你!”

    “不过是一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山野小子!真是狗胆包天!今日谁都救不了你!”

    一众随从怒火滔天,怒目瞪着古寒,一身修为尽数释放,有些骇人。

    可古寒却面无表情,缓缓转过身,重重的闭了一下眼睛,再次睁开,眼神变得狠辣,犹如一只狼眼一般,看向众人。

    “你们,谁有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