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强势镇压
    随着古寒话语落下,四周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剑拔弩张,空气都为之凝滞。

    一行随从看着古寒那凌厉狠辣的眼神,心中不由一跳,全身肌肉紧绷,如临大敌,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刚刚还十分温和甚至在他们眼中表现得十分卑微的古寒,为何突然转变如此之大,就好像突然从一头羊羔瞬间进化成了一头猛狼,那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怎么?就凭你一个人也想挑战我们这么多人?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有随从硬着头皮道,心中虽然紧张万分,但实在看不惯一个实力比自己这边低那么多的一个山野小子犹如盯住猎物般的盯着自己。

    一行随从也随之附和,纷纷出言讽刺,言语刺耳。

    而站在最前方的言清却是没有说话,仿佛没有看见这一幕一般,双眼盯着那名死去的随从,眉头紧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古寒将对面的一切尽收眼底,不屑一笑,若是在进入大坟之前,或许他还会忍让三分,毕竟自己身上担负着重担,不能就这么轻易身死。

    可是在走过那座奈何桥之后,如今他的心境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临危不乱的睥睨气质,犹如一个绝世强者。

    而且,经过奈何桥的洗礼之后,他发觉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具体的他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很玄妙,他唯一能发现的,就是身体之中突然多了一些若有若无,仿若丝线般的透明物质,在他寻根朔源之后,赫然发现全身的那种物质都是从心脏之中随着血液迸发出来,弥漫周身。

    从这透明的物质上,他感到一股坚毅和浩然的气息,好像天塌下来都不能动摇其身一般,他给这种物质取了一个名字心力。

    名字简单粗暴,既然是从心脏迸发出来的力量,称为心力简单易懂。

    在古寒刚才瞬杀那名随从的时候,就使用了一点心力,速度和力量都成倍增长,并且在箭矢之上也附加了一些心力在上面,使之产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威力大增,这才让那名比古寒还高一个境界的随从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直接身死,奇诡无比。

    再加上身上还有神秘的黑色项链,使得古寒信心倍增,即使打不过,走肯定是走得掉的。

    而对面唯一能让古寒比较忌惮的,便是那名文质彬彬,自称言清的男子,虽然看着文弱不堪,一副书生气,可是不知为何,古寒总是能从其身上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那气息很凌厉,一股锐利之感,跟眼前柔弱的书生模样形若两人,若不是古寒再三感应,确定那气息就是言清身上流露出来的,肯定会怀疑周围还隐藏着高手。

    这也是古寒之前没有一走了之的原因。

    “呵呵,怎么?你们觉得人多就能翻天了?如果你们是这样的幼稚想法,大可以上前一试”古寒嘴角一挑,道。

    “野小子!话不要说的太满,小心风大闪了舌头!”有随从嘲讽道,随即猛地冲向了古寒。

    速度极快,气息浑厚沉稳,掌心发光,显然在凝聚杀招,想要一击必杀,这是一个四道极限中期的高手!

    古寒面色不变,平静的望着来人,缓缓的举起弓箭,拉弓,满月,射出,一气呵成,速度很慢,跟一个正常的猎人差不多。

    在那名随从冲出的时候,其余随从皆是心中一松,在他们眼中,有这位四道极限中期的高手出手,那叫古寒的野小子绝对没有活路,而且这一次大家都有了防备,刚才的事绝对不会再发生,这一个三道极限的小子绝对会如朽木一般,被迅速击溃,想到这里,众人眼中露出了笑意,满含嘲讽。

    在他们看来,刚才的事完全是个意外,这小子是趁大家不注意,骤然偷袭,这才得手,不过这一次,他可没这好运了,不说大家有了防备,就说这四道极限中期的境界,就是压也得把他给压死了,要知道四道极限中期的高手,放在他们言家,也是不能轻易失去的,可见其强大。

    “小子!纳命来!”那名随从怒喝一声,掌心光芒骤然大涨,引起四周空气躁动,化为狂风,飞沙走石,狂暴无比,这是他的杀招,也是他的绝技,名叫锁魂拳,一拳锁魂,练至大成,一拳下去,方圆三里之内,无一活物,但是他还没达到那个境界,不过想要锁一个三道极限的小子的魂魄,还是易如反掌。

    狂风呼啸,越来越大,突然,那名随从手掌猛地一握,变掌为拳,光芒瞬间收敛,四周正四处肆虐的狂风也骤然一消,空气凝滞,犹如泥潭。

    这也是锁魂拳的效果之一,在变掌为拳之后,空气凝滞,仿若泥潭,敌手置身其中,速度被极大限制,使其更好的命中目标。

    “哈哈!看见没?一上来可就是杀招啊!锁魂拳!这小子绝对活不下来”身后的随从中有人大笑道,十分兴奋,仿佛已经看见古寒的身死。

    “我看那小子还怎么蹦跶!想当初,他用这招可是直接越级击毙了一个五道极限的高手,恐怖无比,要是那小子这样都能活下来,我认他做爹!哈哈!真是痛快!”有人也是兴奋开口,眉飞色舞道。

    这时,原本出离的言清也回过神来,看见眼前的这一幕,也是被惊得不轻,不过此时他想要出手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回来!”言清还是出言叫道。

    “公子,您这是干什么啊?那小子马上就要死了,他如此侮辱您和言家,我们正为您教训他呢,这种人绝对不能让他活着,不然您还有言家还怎么立足?”一行随从听见言清的话目露疑色,不知为何公子会出言阻拦,要知道,对于这种侮辱家族的人,无论是在哪个家族或势力,都是要将其灭杀的。

    “唉”言清没有回答,微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正在众随从兴奋之际,仿佛看见了胜利的曙光,此时却听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嗖!

    同样的声音,再次响彻在众人耳边,言清闻声不禁再次叹了口气,而众随从却是睁大了眼睛,一脸见了鬼的模样。

    “这这怎么可能?!”

    众人看着前方正欲一拳挥出的身影,气势骇人,却突然犹如泄了气的皮球,浑身气势陡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胸口一道透亮的血洞贯穿身体,血液滴落,整个人还保持着挥拳的姿势。

    不过仅仅坚持了几秒,便轰然倒地,溅起大片灰尘。

    脸上还残留着惊恐,惊讶,惊骇以及后悔的复杂神色,充满不甘。

    古寒慢慢将弓收回,抬起目光,淡淡的扫视前方众人,很巧妙的避过了言清的视线。

    “谁还有意见?可以继续上前,我古寒奉陪到底”。

    众人闻言,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犹如置身冰窖,这句话如今听起来,犹如阎王的索命令一般,让人心生恐惧。

    不由吞了吞口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眼中满是惊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