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血海
    随着众人的离去,原本喧嚣的空间突然变得沉寂,言清独自一人站在坑边,望着古寒离去的方向,脸色复杂。

    “古寒兄弟”。

    此时古寒正背着重伤雷豹疯狂奔逃,发丝被呼啸的狂风鼓吹得高高扬起。

    “大哥,怎么样?没事吧?”古寒微微侧头,问道。

    “嘿,我雷豹又不是个娇滴滴的娘们,这点伤算什么,休养休养就好了”雷豹满是鲜血残迹的脸庞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

    “倒是你,兄弟,你升了?”雷豹打趣道。

    “大哥,什么叫我升了?这都啥时候了,能不能正经点?”古寒哭笑不得。

    “我说兄弟,这你就不懂了,人生在世,需得纵情快意,像我们这种修炼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身死道消,到头来连个坟墓都没有,何不趁着还活着,纵意一番”雷豹笑道。

    “好好,全听大哥所言”古寒无奈道。

    遇到这个大哥,古寒是遇到对手了。

    “说吧,你小子怎么升的?”雷豹问道。

    古寒闻言,微微低头看了看胸口处,顿了顿,道“应该是那雷池吧,不过也只提升了一个境界,现在差不多四道极限后期的样子”。

    “我说你小子真是傻人有傻福,那么珍贵的东西,别人求都求不来,哪怕是得到一滴雷液,也得当大爷供着,待炼成药之后服用,你倒好全给吞了,也不怕被撑爆了,而且还只提升了这么点,真是暴敛天物啊”雷豹打趣道。

    古寒听完,心里却莫名的酸楚,这池雷液是自己与大哥和言清一起发现的,可是却全被自己得到了,而且大哥还为了自己跟那么多人开战,只是为了给自己报仇。

    就算到了如今,自己也丝毫没有感受到大哥眼里话里,对自己一人得到了雷池有丝毫的不满,反而用打趣的方式来安慰自己。

    想到这里,古寒已经在心里深深的认同了这个“不拘小节”的大哥。

    狂风在耳边呼啸,天地间只有一道流光飞快的掠过。

    “嗯?”古寒余光突然瞥见下方,一条巨大的血色河流犹如一条蜿蜒的巨龙横陈大地,浪花翻涌,气势滔天,隔得老远都能闻到那浓重的血腥气。

    古寒停了下来,朝着身后望了望,无数细小的小溪从河流源头发散,蜿蜒远方,最终汇聚到河流之中。

    “难道这些都是从那刀山上的异兽流出来的?”古寒突然想到,心里不由一惊。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该有多么的惊人,这么庞大的河流得要多少异兽的血液才能填充得满,简直不可想象。

    “既然到了这里,索性便到这河流得源头去瞧一瞧”古寒这般想到,随即便立刻动身,再次化作一道流光飞向远方。

    就在古寒刚走不久,三道流光奔袭而至,正是那之前的三兄弟,为首男子手里拿着一个罗盘状的物体,从其上隐隐散发着隐晦的能量波动,显然不是凡物,皱着眉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为首男子一脸阴沉。

    “呵呵,跑得还挺快,不过猎物时逃不过猎人的追击的,纵你逃得再远,我也有办法找到你”为首男子望着古寒离去的方向冷笑出声“走!”。

    随即化为三道流光,向着古寒的方向追去。

    越是往前走,古寒的心里越是震惊,无他,只因他发现这河流居然在渐渐变大!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变宽,此时古寒所在的位置,一眼望去,已经只能模糊的看到岸边,可见其辽阔。

    而那汹涌澎湃的血腥气也越来越浓,仿佛要噬人一般,疯狂的往妄想进入这里的生物身体里钻,有如得灵智之物,十分诡异。

    此时河里不时掀起的浪涛已经不是之前那般“温柔”了,每一次的浪涛都犹如海啸,遮天蔽日,气势骇人,简直犹如末日。

    而且环境也十分的诡异,比如经常突然的就下起了“血雨”,这种血雨腐蚀性极强,古寒试过拿出黑色项链去试了试,黑色项链也冒起了白雾,虽说没有腐蚀掉,可要知道这黑色项链的坚固可是极为惊人,连半步逍遥的高手都能击伤,可见其威力,纵使这样,还是被这血雨给腐蚀得冒起了白烟。

    古寒不敢过多试探,如今他也不知道这血雨到底威力如何,万一真将黑色项链给腐蚀掉了,那他可真是哭都哭不出来。

    途中还遇到过一次“黑风”,同样是突然出现,甚至连从哪里吹来的都不知道,就仿佛是凭空出现一般,在这河面上空疯狂肆虐,卷起滔天巨浪,躲在远处的古寒都能感到阵阵寒冷,这种感觉是灵魂的颤栗,跟上一次追杀他那名凌云宗的护法拿出的神秘法器所产生的感觉一模一样,不过这黑风给他的感觉还要更加强烈,因为隔这么远他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似乎极具不稳定,一股仿佛来自幽冥的寒冷充斥全身。

    古寒不敢靠近,他知道可能还没等自己靠近,就已经被这黑风所绞杀得渣都不剩。

    除了这些,还有很多奇异的事情,比如从河流中突然跃起的“鲸鱼”,不过不论是体型还是长相都比鲸鱼恐怖许多,一身气息暴虐而强大,深不可测,不是古寒所能面对的。

    还有一些长得跟海蛇似的异兽袭击,不过不是单个,而是一群,速度极快,漫天遍野,犹如蝗虫过境,他亲眼见到一只散发着逍遥境的气息的异兽在这些海蛇过后,只剩下森森白骨,恐怖异常。

    不过好在古寒有着修炼者的提前感知,在危机到来之前便快速躲得远远的,不过即使这样,也有几次差点没躲过去,受了不轻的伤势。

    这期间,古寒一直为雷豹输送着能量,修复伤势,不过也只是杯水车薪,只能暂时延缓伤势。

    其实古寒想要走到河流尽头不只是好奇而已,还有那从很早之前就感觉到的一种呼唤,指引着他前进。

    又行了三个月,古寒终于看见了尽头,可是这尽头却让他更加的迷惘。

    因为入眼的是无边无际的血色,一望无际,如果说之前还能模糊看到岸边的话,此时在眼前的就是海洋,血海!

    如今他感觉自己就像在面对一只震天撼地的远古凶兽,渺小而又微弱。

    轻轻一个浪花便能将自己拍死。

    收了收心神,古寒四顾。

    “这里居然还有人?”古寒惊讶,远远看去,只见一处礁石之上,一个瘦弱的身影盘坐着,弓着背,带着斗笠蓑衣,背对着自己,一动不动,如坐化一般。

    可是不知怎么,古寒觉得此人应该还活着,远方便是血海,滔天巨浪正在翻涌,气势骇人,巨大的浪声响彻天地,而此人却巍然不动,犹如一根神针般矗立在那。

    “前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