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追杀而至
    雷豹撑着重伤的躯体,颤颤巍巍,神色敬重。

    老者沉默不语,雷豹就这样一直看着他,等待答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雷豹身体颤抖的越加厉害,毕竟身负重伤,能支撑起身体站起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更何况还要站这么久,不过雷豹依旧在坚持,牙关紧咬,汗水混着鲜血淌落。

    “年轻人,你胆子很大”不知过了多久,正当雷豹身体快坚持不住的时候,老者开口了。

    “前辈,不是晚辈胆子大,晚辈性格一向如此,从不会放走一个能提升自己的机会,踏入修炼者一途,便是半只脚踏入了地狱,若不抓住任何一丝机会,在浩瀚的修炼者之中,只能功败身死”雷豹直接道,丝毫不避讳。

    这时,原本仿若垂死的老者突然挺直了腰杆,一副激动的模样“哈哈!说得好!修炼者本就是与人斗,与天斗,说白了,修炼者本就是一个个自私的人,却要带上一副正义的面孔,恶心至极!”

    古寒和雷豹都有些懵,不明白这老者为何情绪如此激动。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老者看向雷豹。

    “雷豹”雷豹如实回答。

    “雷豹,你天资不错,心性也合老夫性格,不过老夫早已决心不再收徒,你来得是晚了些”老者说道。

    雷豹闻言,眼中流露出一丝黯然,不过还是恭敬道“没事,晚辈也只是问问,多谢前辈”。

    “你就不感到遗憾?愤怒?”老者此时却来了兴趣,问道。

    “说不遗憾是假的,可是我却不能坏了前辈的规矩”雷豹苦笑道。

    老者眼中流露出满意的神色,“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雷豹双目一亮。

    “我可以将我的所学传与你,反正老夫也发誓不再出世,与其将其带到坟墓中,不若就传与你又如何,不过老夫有两个条件”老者开口。

    “前辈请说”。

    “第一,你还是不能叫我师傅,因为我没有答应收你做弟子,在外也不能说是我徒弟,可能做到?”老者一双眼睛直视人心,犀利的可怕。

    “可以”雷豹答道,直视老者。

    “第二,这门武学你若不能修炼到三层,不可在外施展,即使面临生死危机,也不可施展,可能做到?”老者继续说道。

    “可以”雷豹声音坚定。

    老者再度盯着雷豹的双眼看了一会,方才满意的点点头。

    “放松身体”。

    话音刚落,原本弓背盘坐的老者突然出现在雷豹面前,一根枯黄的手指轻轻点在了雷豹的额头之上,指尖泛光。

    雷豹此刻却好似进入了梦境,双眼微闭,神态轻松。

    片刻后,老者终于露出了自古寒两人到这之后的第一个笑容,显然很满意,仿佛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巨石,不过这笑容就有点不敢恭维了,也不知道是多少年没有笑过了,虽然知道是善意的,可是在古寒看来,还是有些不寒而栗。

    仅仅片刻,当古寒回过神来时,老者又弓腰盘坐在前方,仿佛之前从未动过。

    又过了一会,雷豹终于醒了过来,眼中满是震撼,还有惊喜,显然收获不小。

    砰!

    “多谢前辈!”雷豹直接跪了下来,却被一股神秘能量托起,终是没有跪下去。

    “我说了,你我不是师徒,不要行此礼节,记住我跟你说的话”老者开口,依旧平淡。

    “是!前辈”雷豹依旧恭敬道。

    “你们这是想要去血海的尽头么?”老者话题一转,突然开口道。

    “是的,前辈”古寒此时开口。

    “血海之中,危机重重,就凭你俩如今的境界,恐怕都往血海之中踏不了一步”老者道。

    “啊?”古寒和雷豹有些不信。

    “这血海是万千远古异兽的精血稀释而成,异兽暴戾,其精血更甚,纵是稀释了千万倍,依旧不是你俩可以踏足的”老者继续道。

    “那敢问前辈可有办法送我们渡过血海?”古寒问道。

    “你们两个是想要去这大坟的终点吧?你们猜的很对,终点便是在这血海的尽头,那里便是墓主人真正的所葬之地,但是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去的好”老者劝道。

    古寒回头和雷豹对了一下眼神。

    “前辈,我们已经下定决心要去了,纵是在困难,我们也要试一试”古寒凝重道。

    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要背景没背景,要实力没实力,不像那些大族大宗子弟,有无数的天材地宝堆积可用。

    所有的一切都只有靠自己去拼,才有获得实力的可能,不然,自己身上背负的一切终将成空。

    所以,不管前路是何等艰辛,哪怕是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至少自己不后悔,至少自己争取过!

    他永远都忘不了村长爷爷死去时的模样和小琳姐最后那一眼不舍,却要含泪祝福自己的样子。

    他永远都忘不了!

    今生,他的命不只属于他自己,所以,这一切,他不得不做。

    老者看着古寒坚定的神色,心中似乎有些触动,想起了自己的往事。

    “也罢,老夫便再助你们一程,自此之后,你我三人再无相见之日,因果已断,是死是活便与老夫无关”老者叹道。

    “多谢前辈!”古寒两人齐齐躬身。

    老者拿出一个纸船,“乘此船,便可安然渡过血海,往后的路,便要靠你们自己了”。

    接过纸船,古寒二人再次朝着老者躬身一礼。

    “古寒!雷豹!你俩跑得可真快呀,这是想要到哪去啊?”正当古寒二人准备乘船渡海。

    身后传来了一声怒喝。

    只见三道人影快速奔至,落在礁石之上,为首男子一脸阴笑“你俩一个残废,一个废物,莫不是以为逃得过我的手心吧?”

    古寒脸色一沉。

    “哟,这还有个老头儿?你俩请来的帮手吗?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这一大把年纪了,不在家里享清福,跑这里来送死吗?”为首男子看见老者一脸不屑。

    古寒二人都没说话。

    “怎么了?不说话了?你们想走也不是不行,只要你将雷液逼出来,我保证你俩安全离开,怎么样?”为首男子笑道。

    “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兄弟若是将那雷液逼出来,岂不是断了他的根基?”雷豹怒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是你兄弟先抢了我的东西,如今主人上门,不应该完璧归赵吗?你们说对不对?”为首男子“温和”说道,可语气里满是居高临下的意味神色逼人。

    “别妄想了!老子绝对不会给你!想要?自己来拿!”雷豹怒气冲天。

    “啧啧啧,怎么?就凭你现在这副样子还想反抗?”为首男子打趣道“哦?我还忘了你们还有个厉害的帮手呢,哈哈!”

    “一个要死不死的老东西,你们莫不是真将他当成可以保护你们的高手吧?”

    “老子废了你!”雷豹双眼血红,挺起身就要出手。

    “年轻人,太过狂妄可不是好事,刚过易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