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渡血海
    “去你妈的!老东西你活腻了?”为首男子大怒,挥手便是三道能量匹练,直奔老者。

    为首男子含怒出手,说是全力施为也不为过,三道能量匹练包含着浓郁的能量,掠过古寒二人身旁之时,仅仅是溢出的能量便使得二人连连后退,横冲直撞,霸道无比。

    老者身形不动,依旧弯腰盘坐,不为所动,能量匹练疾速奔至,就在快击中之时,三道能量匹练骤然消逝,化为漫天的能量光点,重归天地。

    “什么?”为首男子大惊,这可是他全力施为,以他目前半步逍遥的境界,连逍遥境的高手都不得暂避锋芒,可这老者居然身形不动便轻松化解了攻击。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首男子后退两步,全身戒备,神情紧张,他身后的两人也是一脸凝重。

    “看来我避世真的是太久了”老者微微一叹,随即全身气息如潮水般猛涨,不一会便涨到巅峰,犹如汪洋大海。

    感受着这浩瀚的气息,三人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恐的神色,他们不知道这老者是什么境界,但是,仅凭这股如大海般浩瀚的气息,便不是自己几人所能对付的。

    “前辈”为首男子结结巴巴道,浑身颤抖。

    “年轻人,你太狂了,狂是好事,但很不幸的告诉你,老夫年轻时比你更狂”老者站起身,面对着三人,双目灿灿,精光四射,哪里还有刚才萎靡的模样,那一身滚滚的气血,疯狂翻涌,一股霸道莫匹的气息横扫出来,如君临一般。

    “前辈,还请您”话还没说完,三人便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变化,先是皮肤开始褶皱,如老树皮一般,继而是气血开始萎靡,发丝皆白,最后五脏老残,骨骼松脆。

    整个人一副年迈将死之相,三人惊恐的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却无能为力,最后,三人齐齐跪了下来。

    “前辈!还请饶命!”三人带着哭腔,哀求道。

    “自作孽,不可活,老夫不杀你们,不过你们也没几日能活了,去吧”老者淡淡道。

    三人欲言又止,最后狠狠磕头,连连道谢,颓丧离去,和刚才来时那番气势截然相反。

    一旁的古寒看着这战斗,心中翻起惊涛骇浪,这便是轮回之意?着实玄妙诡异,心中不免对那种境界充满憧憬,若是他有此等境界,很多事情便可以做了。

    “事情已罢,你俩也该离去了”老者说完便重新盘坐,不再言语。

    古寒二人朝着老者弯腰一礼,将纸船放入血海之中,二人乘之离去。

    就在二人走后不久,礁石之上接连又来了许多人,不过许多人虽然好奇这老者,却没有人上前询问,皆是略作停留,乘着自己的法器径直离去,一时间原本沉寂的礁石处,显得有些喧嚣。

    不过这其中有两拨人如果古寒在此必会大为吃惊,第一拨是一男一女,男的衣着白衣,手持折扇,气度不凡,而女的则是跳脱欢乐,言语不断,他们俩到此后对于这位老者也是深感好奇,不过也没上前,男子伸手掐算,脸上露出惊色,随即带着女子快速离开。

    而第二拨则只有一人,准确的来说是一只猫,通体白色,身材娇小轻柔,可从其体内散发出的能量气息却是让人惊骇,与其他人不同,白猫是直接踏着水面过来的,诡异的黑风和血雨皆被无视,径直赶到礁石处,略作停留,两只眼睛疑惑的看了看老者,便又继续踏浪而行。

    纸船速度很快,不消片刻,便早已看不见礁石所在之处,不过茫茫血海,他们也找不准自己所在的位置,只能任凭纸船划动。

    “兄弟,你说这纸船会不会漏水啊?我看着不咋坚固啊”雷豹在一旁一脸担忧。

    “放心吧,那前辈应该还不至于骗我们,只需随着纸船走便是”古寒笑着道。

    血海漂流之中,时间早已是被遗弃之物,二人已经不知道在海上漂流了多久,如今一脸疲惫,幸好修炼者是不用吃食的,只需纳入天地能量,便可补充身体所需,不然,它俩早就化成一滩白骨了。

    “我说兄弟,我感觉不太好啊,我怎么感觉浑身发烫”雷豹昏昏欲睡。

    “大哥,别多想了,再坚持一会就到了”古寒强撑着精神道。

    “他妈的,这该死血海,到底是用多少异兽的血液灌得啊”雷豹骂骂咧咧。

    “嗯?怎么这么香?好香”雷豹鼻子噙动。

    “啊?你说什么?”古寒拖着摇摇欲坠的身体,恍惚道。

    “不对,真的好香,”雷豹支起身体往四周望了望。

    忽然,他一脸惊喜,大叫“兄弟快看!我好像看到岸边了”。

    “你又做梦了吧?这话你都说过多少次了,洗洗睡吧啊”古寒没在意,挥挥手道。

    雷豹直接一巴掌打在古寒的头顶,“你自己看”。

    这一下把古寒彻底打醒了,他揉揉眼睛,往雷豹所指之处望了望,“好像是有一个岛屿”。

    不过很快,他便察觉到不对,“不对,怎么那个岛通体冒着紫光?”

    “是吗?”雷豹这时才发觉那岛屿确实蒙着紫光,远远看去,有些惊人。

    “管那么多干什么,先上岸找点吃的先,老子都快饿死了”雷豹毫不在乎道。

    这时,古寒又发现了什么“你看着海面,好像长着什么东西”。

    雷豹伸头一望,顿时大喜,“这是血莲!哈哈!咱们发了!这可是难得的宝物啊!快动手啊!还愣着干什么”。

    雷豹直接朝着血莲一抓,带起一根长长的根茎,延伸至海面下。

    “咦?这根怎么弄不断?”雷豹疑惑,随即心一横,拿起大刀,朝着根茎处狠狠一劈。

    顿时闪起无数火花,根茎丝毫无损。

    “卧槽!邪了门了”雷豹懵了。

    嗷!

    就在这时,一声沉闷的兽吼响起,声音仿佛被什么给阻隔了,但还是能听出来愤怒。

    “什么东西?”雷豹皱眉道,这时,他手中的血莲也是猛地一动,直接脱手,沉入海底。

    古寒此时感觉不妙,“快!划船!快走!”

    雷豹闻言,也没多说,直接催动纸船,因为此时他心里也是一阵心悸,有一股致命的危机浮上心头。

    两人拼命催动纸船,纸船速度瞬间加快,犹如闪电般朝着岛屿冲去。

    嗷!

    兽吼再次响彻,此时,海面突然开始翻涌,仿佛海面下有着什么生物要破开水面冲出来。

    哗!

    一个巨大的头颅猛然冲出海面,长相狰狞,那一颗眼珠子都有灯笼那么大,张着血盆大口,吼叫着,一双恐怖的眼睛正在不停四顾,寻找着什么。

    “卧槽!大哥你还真是够厉害的,随便这么一拉就拉出个大家伙”古寒也被吓住了。

    “咳咳,运气好运气好”雷豹满脸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快催动,赶紧离开这里”古寒脸上有些焦急。

    “等等,好像有人过来了”雷豹脸上忽然浮现出怪异的神色。

    “嗯?”古寒转头看去,无数人正驾着各自的法器凌空而来,声势浩大。

    “嘿嘿,有戏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