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昏迷
    众人得知这重要“消息”之后,立即转身飞奔而回,得赶紧将此消息禀告,不能让那三人抢了先。

    古寒二人开始登阶梯,之前率先进入的那名白衣男子此时早已走到前面去了,离那白雾也已经不远了,可此时却是弯腰驼背,满头大汗,神情痛苦。

    他忽然间回头一望,见古寒二人也闯了进来,正向着自己赶来,不禁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这么快便有人紧随他其后勘破了玄机。

    白衣男子心中顿时有了一丝杀机,他不能容忍任何一人跟自己抢夺,双眼冷冷的望着下方,转身再次缓缓向上迈步。

    而此时的古寒二人却开始感到不对劲了,刚开始还好,可是越到后面,每迈一步台阶都仿若重如千钧,连提起步伐都费劲。

    这是考验吗?古寒心里想到,此时他早已满头大汗,此时他停在第二十级阶梯上,迈不动步伐。

    而雷豹却已经走到前面去了,不过也没拉下多少,大概十来级左右。

    “兄弟,怎么样?”雷豹转身问道,他也是满脸的汗,一身都湿透了,“这他娘的上个石阶比干一架还要费劲,邪了门了”。

    “没事,你先走,我休息休息就来”古寒勉强露出一个笑意。

    “好吧,你有事就大声叫我”雷豹知道古寒的性格,也不强求,随即转身继续缓缓迈步。

    “不行,我怎么可以停在这里”古寒眉头紧皱,眼中透着坚定,再一次缓缓提起步伐。

    而山林中的众人得知消息之后,便顿时如潮水般涌了出来,疯狂的涌向青石台阶,然后迸发出全身的能量,一时间,整个山谷顿时被如汪洋般的能量笼罩,四周的异兽吓得纷纷逃离。

    可是就在片刻后,震天撼地的暴怒声响彻整片山谷。

    “上当了!”

    看着眼前漫天的血雾,众人这才如梦初醒,纷纷反应过来被古寒给欺骗了,顿时所有人全都暴怒了。

    “古寒!我必杀你!”无数怒吼响彻。

    “真是一群不长脑子的蠢货”算无疑站在山峰之上,瞧见山谷的惨烈一幕,眼中满是不屑。

    对于他这一脉,修的就是智,所以,当他看见如此一幕,简直跟看原始野人差不多。

    “他们好笨啊,这么简单都骗到了,他们真的是人吗?”樱弱突然疑惑开口,语出惊人,但偏偏表情十分认真。

    一旁的算无疑也是笑了,自己这妹妹总是在不经意间伤人肺腑,直指要害。

    “我们也该上去了,不然可就真让那小子捷足先登了”算无疑开口。

    “耶!走走走!”樱弱满脸兴奋,恨不得立刻就出发。

    算无疑伸手一挥,二人顿时从原地消失。

    就在他们消失的刹那,一直白猫悄然出现在刚刚二人站立之处,一双眼睛仿佛有灵一般,盯着青石台阶上的古寒,不知在想些什么。

    随即白猫也消失了。

    而此刻古寒却笑了,看着下方怒发冲冠的一群人,心中冷笑,没有开口,转身继续缓慢向上迈步。

    “有些意思”此刻山林之中,一位浑身散发着恐怖能量波动的男子一笑,直接奔向青石台阶。

    “古寒”另一处,李沧脸色阴沉,从刚才他就一直盯着古寒,此时他握紧双拳,双眼血红,愤怒无比。

    可是此时他身上的能量波动却是极为不稳定,甚至有些衰弱,实力境界竟然呈跌落之势,这一切,都是古寒造成的。

    如果不是当初古寒将他关在那白雾空间之内,他怎会受如此重伤?

    李沧原以为可以轻易掌控他,可他没想到这古寒却丝毫不畏惧他以及他背后那庞大的势力,公然挑衅不说,竟然还敢暗算于他。

    这让一向骄横惯了的李沧感受到了莫大的耻辱,他发誓一定会一一讨回来。

    “你不想人进,那我就让他们进,我还得感谢你成功引燃了所有人的怒火,等着被这怒火燃烧吧”李沧冷笑道。

    随即带着一众侍从赶往青石台阶前,大声告知众人方法之后,众人鱼贯而入,带着无穷的怒火,全力追赶古寒。

    古寒瞧见李沧的出现,便知道不好,果不其然,可是他心中却没什么畏惧,如果是在外面,那他可能还会暂避锋芒,可是在这里面便不需要了。

    因为进来大家都是“普通人”。

    “既然如此,那便来吧,不出手还真当我好欺不成”古寒冷道,随即不再看,继续往上走。

    如今他已走了三十多步,还差大概十多步才能到达白雾,可是这越到后面迈步越来越困难。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灌了几百斤铅似的,每迈起一步都如同是一道巨大的折磨,身体的每一个的细胞都在疼痛。

    那种感觉就好像每个细胞都在被拉伸,糅合,在拉伸再糅合,整个身体就如同一个磨盘,在不停的磨炼着细胞。

    而此刻白衣男子已经踏上到达白雾的最后一级阶梯,可是整个人却如同虚脱一般,直直的倒进了白雾,看不见身影。

    雷豹也快抵达白雾了,此刻也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整个人显得有些萎靡,能量气息衰弱,浑身鲜血淋漓,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身后无数人在拼命追赶,不过不少人却在途中直接放弃了,因为这种折磨不是谁都能受得来的,这里的很多都是家族子弟或是宗门后嗣,在各自的势力之中受尽关爱,众星捧月,哪里受到过这么残酷的折磨。

    更有不少人在途中**撕裂,差点直接爆碎,吓得他们直接跳出青石台阶,不敢再踏足。

    如今的古寒,身体也是有了龟裂的迹象,到如今,古寒算是猜了个大概。

    这青石台阶,恐怕是这位远古大能考验后辈子弟**的,只有**强横,才能通过,这位大能恐怕也是一位修**的强者。

    啊!

    当古寒迈到第四十步,终于忍不住痛呼,因为此时他的**已经开始撕裂,鲜红的血肉翻涌而出,整个身体布满了鲜血,看起来极为吓人。

    古寒双眼再次坚定下来,再次迈起,身体传来的阵阵撕裂之痛深入骨髓,古寒冷汗混着鲜血流下,紧咬牙关,猛地一脚踏了上去。

    卡擦!

    大腿上,一道裂痕瞬间撕裂,并且迅速扩大,猩红的血肉顿时翻了出来,鲜血汩汩,汗水流了进去,疼的古寒浑身颤抖。

    古寒站得笔直,全身紧绷,剧烈的疼痛侵袭了整个神经,双眼微垂,他的精神已经快要达到极点,渐临崩溃。

    “不行,我我还得继续”古寒强撑着自语,摇摇欲坠。

    他再一次踏上一级台阶,终于,眼前的世界渐渐黑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