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误解
    这二人正是算无疑兄妹,出于低调,算无疑带着樱弱从青石台阶侧面的边缘处进入,缓缓登梯,十分不显眼。

    可古寒处发生的事情太过激烈,以至于也引起了他二人的注意,在看到雷豹冲天一怒,站在古寒身前以身作盾,算无疑整个人都惊了,那一身决绝的气势,宛如神将在世,气吞山河。

    樱弱当即就想冲出去为古寒报仇,可却被算无疑拉住了,两人撕扯了半天,樱弱才算安静下来,可是娇俏的小脸上却是梨花带雨,整个人泣不成声,眼睛红肿。

    “算无疑!你为什么不去救他?!你身上那么多宝物,你明明可以救下他们的!”樱弱哽咽着,怒喝道。

    算无疑默然,被樱弱这么一呵斥,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当初我们和古寒哥哥一起来这里,也算是同生共死过了,没想到你算无疑还是这么冷心寒肠,我真是看错了你”樱弱胸口不断起伏,两只眼睛虽然红肿,可是此刻却含着怒意。

    “我”算无疑语噎。

    “你是不是一直都把古寒哥哥当作你的棋子?算无疑,你真的变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冷心,你怎么可以!”樱弱放声大哭,语气带着无边的怒意。

    “妹妹,我也是身不由己”算无疑叹息了一声。

    “呵呵,身不由己?身不由己什么?你说?你说啊?!自从你拜了师傅为师,进入了师傅门下以后就变了,整个人精于算计,遍测人心,你忘了你曾经为了杀掉一个阻拦你的人,竟不顾生命危险,使用禁术推演天机吗?”樱弱一一数着算无疑的罪状,“从那以后,我看到的你便是一个无心的人,算无疑,从此以后,我樱弱不再与你有任何的瓜葛!”

    樱弱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要冲向古寒处,双眼带泪,浑身颤抖,两只粉拳紧握。

    算无疑一把拉住了樱弱,焦急道“樱弱别去!”

    樱弱转过头,冷笑道“我不是你,我是一个有心的人”,说完,一把甩开算无疑的手,瞬间冲出。

    算无疑苦笑叹息“妹妹,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我只是想让你无忧无虑的生活,从此没有人再敢欺负你,我为你挡尽所有黑暗,难道就是为了换来如今这场景吗”。

    算无疑心中剧痛,眼眶瞬间红了,原本优雅的气质不再,恨不得仰天长啸,以释放心中的委屈。

    “哪里来的小丫头片子?!找死吗?滚开!”突然前方传来一声怒喝,随即一道光芒乍起,裹挟着一道娇弱的身躯。

    噗!

    光芒消失,躯体主人显露而出,正是樱弱,刚才,她直直冲入人群,大杀特杀,正巧遇到她实力巅峰之时,人群中瞬间倒下一片,可是片刻后,气息猛然跌落,强悍的实力不再,被一人直接打飞,重伤跌落。

    此时躺倒在地,还是强撑起身体,满脸怒容,想要再次冲上去。

    “你们这些混蛋!我要杀了你们!”樱弱怒道。

    “呵呵,就凭你一个小丫头片子?”人群中一人大笑,眼带轻蔑,随即眼光一瞥,忽然露出邪笑“发育得倒还挺不错,正好老子几天没开荤了”,说完便要动手。

    这时,一道强悍的气势忽然出现,众人心中一凛。

    “谁敢动她,我要了谁的命”来人双眼冷视,眼神森然,气势骇人。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滚一边去”人群中顿时冲出一人,浑身发光,境界显然不弱。

    算无疑冷冷一扫,手中折扇轻挥,无数透明的丝线瞬间射出,直接包裹住来人,瞬间便将来人撕裂,爆成血雾。

    众人眼中一惊,没想到这白衣男子实力竟然如此骇人。

    “你是何人?”

    “你还不配知晓”算无疑冷道。

    “你!”众人大怒,但都没动手,显然是摄于之前的强势,有些畏惧。

    算无疑迅速接近樱弱,想要将其扶起,可樱弱一甩手,冷冷道“不用你扶,我自己有手”。

    算无疑无奈叹息,没有坚持。

    “你可以回了,这里不需要你”樱弱冷道。

    “妹妹你可以听我解释吗?”算无疑叹道。

    “解释什么?解释你是怎么算计人的?还是有多心狠手辣?”樱弱怒道。

    “其实我”。

    算无疑还没说完便被人打断了。

    “什么?!”人群中猛然发出一声惊呼。

    循声望去,只见刚才宝物轰击处一道莹莹绿光刺透各色光芒,爆射而出,一股极强的生机气息弥漫开来。

    “这是什么?为何有如此强的生机气息”人群之中惊呼声不绝。

    随即,不少人心中猛然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

    正在这时,绿光大盛,刺破各色光芒,强烈刺眼,炫彩夺目,隐约间,只看到两道身影从其中缓缓踏出。

    “古古寒?”

    “雷豹?他们还没死?!”人群中顿时大惊,一股寒意从脚底瞬间冲上天灵。

    “很抱歉,让你们失望了”绿光中传出古寒的声音,温和中带着笑意。

    绿光尽散,两人显现而出,衣衫褴褛,但浑身却丝毫没有伤势,皮肤光滑透亮,强盛的血气犹如浪涛般翻涌而出。

    下方众人顿时骚乱,一副见鬼了的样子,惊骇莫名。

    如此攻击都还能不死,那是怎样的恐怖?

    而此刻唯一还保持镇定,甚至说兴奋的,就是樱弱了,见古寒没事,顿时拔地而起,直冲向古寒,笑中带泪,“古寒,你还没死?!太好了!太好了!”

    樱弱来到古寒身边,紧紧抱住古寒,脸上笑意弥漫,可是眼中的泪水却犹如决堤一般,不断涌出,打湿了古寒本就所剩不多的衣衫。

    古寒看着樱弱,心中也是一酸,没想到这个娇俏活泼的丫头竟然如此在乎自己,伸手摸了摸樱弱的脑袋。

    温和道“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吗,别哭了,女生要多笑才会漂亮哦,不然可没人喜欢”。

    听见此话,樱弱推开古寒“狠狠”的朝着古寒胸膛拍了一掌,脸颊泛红,“谁谁哭了,我只是因为这里风沙太大,迷了眼睛,你可别以为我会为你哭,你死了倒还清净了,哼”。

    古寒挑了挑眉,他还不知道这丫头性子吗,明明害羞得紧,却要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不过这个样子也挺可爱的,古寒心里想到。

    “你你看什么,我脸上很脏吗”樱弱连连后退了几步,美目微垂,脸颊羞红,两只小手不停的打着结。

    “嗯,是哦,你现在就像个小花猫,不信你自己照镜子”古寒打趣道。

    谁曾想,樱弱却一脸认真,急道“那你转过去!不准看!不然我将你眼珠子挖出来!”

    而一旁的雷豹却愕然的四周打量起来,突然出声,“小妹妹,这附近好像没有风沙啊”。

    樱弱一听,脸颊顿时更红了,羞怒道“有你什么事?!一边去!”

    此时,算无疑站在远处,心中百味杂陈,脸色复杂,他很想仰天长叹,这命运,这天为何如此捉弄人?

    他十几年如一日的努力,修炼,只是为了让自己妹妹能够不被欺负,能够以她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他也做到了,并且一直坚持着。

    可是,自己这么多年来做的一切,却被自己妹妹误以为自己冷心寒肠,精于算计,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这般委屈,多年来的努力被妹妹误解,他真的很想大哭一场,他的心真的很痛。

    强压下心情,算无疑朝着古寒处而去,带着笑意“古寒”。

    “你也来了?正好,接下来就是我们表演的时间了”古寒笑道。

    转过身,古寒冲着下方人群一笑“各位,刚才很爽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