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酒吧?
    两人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一处店门前,店门上霓虹灯闪耀,站在门外都能感受到里面传出的那喧闹的氛围。

    “这是何处?”古寒不解问道。

    其实是古寒不认识这里的文字,他看这里的文字跟看画一样,觉得歪歪扭扭的一点也不好看,可是当着美女的面,却不好意思说自己不识字,不然不得被笑死啊,他还是要面子的。

    “酒吧”女子笑着开口。

    “酒吧?酒吧是什么地方?”古寒更加疑惑了,完全没听过这词。

    “就是喝酒的地方,走吧”女子藕臂直接腕上了古寒,带着他往里走去。

    古寒正欲再问,却被这突然而来的香软堵住了嘴,满脸红霞,他能感觉自己的脸温度高的可怕,不得不微微低头,避免女子看见,不然,他可以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

    说到底,古寒也不过是个十多岁的男孩,对于这些事,他虽嘴巴厉害,但真正做起来时,却又害羞得要命。

    一进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吵闹声便扑面而来,直往耳朵里灌,古寒被吓了一大跳,猛地后退,浑身能量疯狂涌动,随时准备出手,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何人在里面弹奏魔音?”古寒喊道。

    “你这是做什么?”女子满脸黑线,简直无语了。

    这小子的举动简直不要太奇葩了。

    “姑娘别进去,里面恐有危机”古寒一把拉过旗袍女子。

    “危机你个头!”女子终于忍不住了,爆了句粗口,额头青筋直冒。

    “走!”女子一把拉着古寒手臂就往里走。

    古寒死活不肯,这一路是被女子给拖进去的。

    “来两杯威士忌”女子带着古寒来到吧台,对着一人道。

    “威士忌是什么?”古寒不解。

    “酒”女子简单粗暴的答道,她也算看明白了,只有这样解释,这小子才听得懂。

    “哦”古寒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很快,两杯酒便放在了两人面前,古寒举着酒杯左看看又看看,就是没下口。

    女子优雅的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微微转头看向古寒,“你怎么不喝?”

    “这酒颜色不对,是不是下毒了”古寒一脸认真道。

    女子差点没一口酒给喷出来,幸好她涵养好,这才不至于失态。

    “你喝吧,毒不死你”女子白了一眼,再次轻抿了一口。

    古寒试探着抿了一口,吧唧了嘴,“嗯,味道还不错”。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喝着,谁也没有说话。

    直到酒杯里的酒少了一半,女子这才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古寒”古寒本想说叶寒,可是转念一想,这名字还是暂时不要随意提起的好,避免给自己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古寒”女子重复道,双眸失神,仿佛陷入了回忆。

    不知过了多久,女子被古寒打断的回忆,“姑娘为何能看的见我?”

    “很简单啊,因为我厉害”女子冲着古寒挑了挑眉,笑道。

    “恐怕不简单吧,我被兽皮传送至这里,此地的人无一人可见我,但唯独你,你说这是巧合吗?”古寒双眼凝着,说道。

    “那公子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女子似不在意,随意道。

    “你不是普通人”古寒冷冷道,脸色也变得有些冷了。

    从刚才至今,其实他一直都在观察,一开始,古寒便从她身上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压力,那是高境界对低境界的天然威压,实力差距越大,压力越大。

    虽然她已经极力在压制实力,可是有些东西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那便是一个人的气。

    一个实力恐怖的强者,自然而然会在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一股睥睨的气势,那股气势是由内而外的,改变不了,就如上位者的举手投足间也有着一种不凡的气度一般。

    再加上自己之前故意时而引起她情绪的起伏,微微泄露的一丝能量气息,便让古寒感受到一股天威一般的压力,仿佛能将自己的身体轻易碾碎。

    这也是古寒为何到现在才说出的原因。

    “公子说笑了,妾不是普通人难道还是什么大人物不成”女子轻笑。

    “我承认,你很美,美得惊世,可是现在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聊天了,我的兄弟朋友都还在遭遇危险,我不能呆在此处”古寒直接道。

    “你还没有女朋友吧?”女子略微蹙眉,随后展颜轻笑。

    “女朋友?”古寒满是不解,他不明白这女子为何从刚才就一直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难道她也是这个世界的人?古寒不由这般想到。

    “就是伴侣”女子白了一眼,再次轻抿酒杯,举止优雅,气质温婉,如果单论美貌的话,这女子绝对是祸国殃民级别的。

    古寒一听,顿时满眼戒备,“你想干嘛?”

    女子见古寒这般动作,不由掩嘴轻笑,娇躯轻颤,随后美目瞥了古寒一眼,充满风情,“想啊”。

    “啊?”古寒蒙了,这女子怎么老是答非所问,难道是故意转移话题,想分开我的注意力?

    “不解风情的木头”女子横了一眼,低声道。

    “姑娘,请送在下出去,我真的有事”古寒苦着脸道。

    没办法啊,打是肯定打不过了,这一路的观察,古寒很清楚这女子的恐怖实力,简直深不可测,偏偏又还是个极为貌美的女子,嘴巴也是厉害的紧,说也说不过,古寒只好使出终极杀招,求饶。

    “那么想出去?”女子似是随意问道。

    古寒使劲点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女子再次开口,只是没有看着古寒,眼神直视前方,有些飘忽,似是有些哀伤。

    “我们应该认识吗?”古寒瞪着大眼睛,试探着问道。

    他此时却有些疑惑了,这女子难道真的认识我?可是我这十几年来,除了在村子就是在逃命了,认识的女子两只手都数的过来,纵是绞尽脑汁,也实在想不出自己到底在哪见过这个女子。

    “天道无情,人道长情,当初你若不是那么执拗,听妾的话,也就不会是如此光景了”女子语气哀婉,眼神幽怨,语气中有些埋怨,又充满了温情,像是对情人诉说悲苦一般。

    “姑娘,我想你会不会有可能是认错人了,我叫古寒,只是一个山野小子,这十几年不是在村子就是在逃命,认识的姑娘两只手都数的过来,确实没有见过你这么美的女子”古寒见状,不由解释,他在担心,若自己再不解释,恐怕这女子一旦深入回忆之中,要是情绪一控制不住,杀了自己,或者是将自己当作了她所认识的那个人,非要自己留在这里陪她,那自己可就悲剧了。

    可是没想到女子听见这话,情绪却波动得有些厉害,“怎么可能,我们相守无尽岁月,那份气,那份眼神,那一举一动,都仿佛一刀一刀的刻在妾心里,怎么可能忘记,怎么可能”。

    说到这里,女子美目中竟流下了几滴泪水,整个人看起来楚楚可怜,犹如一只受伤的羊羔。

    古寒见此,心里没来由的一疼,很想冲上去抱住她,安慰她,可是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做。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等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