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三层小塔
    惨烈的景象,终于唤醒了这头巨龙,一时间,所有人情绪凝结在一起,一股如汪洋般的磅礴气势迸发。

    “战!”古寒大吼一声,带头冲向远方。

    身后,无数身影紧随其后,带着悲怆、仇恨的情绪,无数人红了眼眶。

    大战爆发,喊杀震天,无数能量激荡,从平原打到山丘,从地面打到天空,这一战,空前激烈,无数山峦被粉碎,大地深坑无数,甚至连空间都因这磅礴激烈的能量交击而产生扭曲,鲜血洒满了大地。

    这一次,是敌军鲜血喷洒,无数头颅飞起,身体四分五裂,古寒的国民,每杀一个敌军,都要继续在其尸体上砍上数十刀,直到尸体被砍成了碎泥方才罢休。

    这一战,古寒国民没有丝毫套路,一个个都是红着眼睛,使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以身体为代价,击杀敌军。

    这一刻,所有人想的都是诛灭敌军,复仇。

    很快,战斗结束,敌军全灭!

    可是此刻,所有人都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兴奋,冷静得可怕。

    古寒亦是如此,微微眯眼,“接下来,轮到我们了,反击!”

    这一刻,众人眼中才流露出了一丝兴奋,气势再度高涨,隐隐都能听到龙吟声,气势骇人。

    众人一路高歌,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这条血路,直接通往敌国。

    在敌国,一次大战再次爆发,哀嚎漫天,血肉横飞,简直就是一个绞肉场,能量四处激荡,无数房屋被毁,大坑一个接一个,敌国上空,尽皆是恐怖的能量交击,爆发出璀璨的光亮。

    在最后击杀敌国国主之后,看见他脸上那吃惊,懊悔的神情,众人心里的怒火这才渐渐平息。

    大仇已报,可逝人却永远也回不来了,所以,虽然众人得见大仇得报,但脸上却没有丝毫高兴,反倒是泪珠不停的滑落,那满身的伤口,满脸的血迹,全身他们怒火燃烧的痕迹。

    “我等拜谢陛下!”众人忽然集体朝着古寒跪了下来,神情悲伤,泪水止不住的流下,却又饱含坚定。

    这时,无数白色的光点从所有人身体中飞起,朝着古寒凝聚而来,进入身体之中。

    待光点吸收完毕之后,整个场景空间犹如玻璃破碎一般,化成无数碎片。

    古寒怔怔的看着这一切,恍然如梦。

    “我的国民”古寒神情悲伤,伸出手臂在身前抓了抓,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但什么都没有。

    看着无数国民的身体渐渐化为碎光,古寒流泪了,有不舍,有哀叹,心中堵塞无比。

    而后,古寒身体也随之化为一道光飞向天际。

    当古寒再次醒来之时,场景已经换了,这一次他是一个书生,寒窗苦读,只为功名,随后他考上了状元,成功进入权力中心,一心为国,全心全力扑在国事之上,官职也随之步步高升,但古寒心中始终有一个坚持不曾改变。

    不愿意与其他人同流合污,因此,他也曾入狱,也曾重伤,也曾被暗杀,但这些都一一扛了过去,国家日趋强盛,国民富足,对古寒无一不感恩戴德,最后,树大招风,古寒终究是没能躲过去,在漫天的暗杀之中,倒在了血泊之中。

    古寒之死,举国震惊,全民哀悼,每一个国民都是披麻戴孝,为其守灵,可见古寒在国民心中之威望,哀悼声回荡在整个国家的上空,久久不绝。

    无数光点从国民身体中飞起,汇入古寒身体之中,画面再次崩碎。

    一次次,一回回,古寒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人生,不同的人生,相同的轨迹,有些善终,有些枉死,但所有的人生都是在做一件事。

    证心。

    这一次次的人生,又何尝不像是一次次的轮回呢?或为帝王,或为书生,或为将军,亦或为乞丐,百种人生,百种滋味,却又有着相同的轨迹,这一切,都来自于心。

    终于,在最后一次轮回之后,场景崩碎,天空上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

    “小子,恭喜你,通过了我的考验”太荒那如古钟般的声音响彻苍穹,语气中带着喜意。

    可是古寒此时却已经是波澜不惊了,不卑不亢,朝着天空上那白色的身影微微躬身,“多谢前辈”。

    这一次,轮到太荒惊讶了,“谢我?谢我什么?”

    “前辈让我知道了心之意,人生一世,虽各不相同,但却可以有同种轨迹,而决定这个的,就是心,只要心不变,万众可齐心,齐心可破敌”古寒说道。

    “哈哈!小子,你这次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了,不错不错,来,本座这就带你去接受传承”太荒大笑,心中满意之极,挥手之间,便带着古寒化为一道光离去。

    当古寒睁眼之时,已经站立在一处小型空间之中,场地不大,光线略有昏暗,整个场地只有中心处有一座三层小塔,除此之外再无一物。

    太荒指了指那小塔,“小子,那就是本座的传承了,你现在过去就可以接受传承,去吧”。

    古寒点点头,朝小塔走去,走近后,一股仿佛来自远古的浩瀚气息散发开来,让人敬畏。

    “这三层小塔,第一层是武器,第二层是典籍,第三层是灵药,每层只能选择一样,小子,好好考虑”太荒在身后开口道。

    话音一落,整座小塔开始颤动,由于年代久远,上面盖了许多灰尘,此刻都抖落了下来。

    没有灰尘的遮掩,这座足足有几十米高的小塔瞬间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似乎在兴奋能够重新出世。

    随即,在古寒正前方,塔身打开了一扇门,一瞬间,一股锐利无匹的金属气息扑面而来,仿若实质般,从大门冲出,将四周的场地割出深深的沟壑。

    古寒浑身绽放光芒,能量尽放,全力抵抗着这股惊人的锐气。

    “小子,这第一层里面存放的都是世间罕见的兵器,多年不见天日,今日大门得开,有些兴奋,能不能得到就看你自己了”太荒在后面出声道,语气中带着调侃,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古寒没说话,全力抵挡着,眉头紧皱,全身光芒耀眼,在外撑起一道光幕,护住身体。

    幸好如今古寒已经成功提升到五道极限,能够勉强抵挡,不然今日恐怕连着塔门都进不去,被这凌厉的锐气直接割的爆碎。

    可纵使如此,古寒也是勉强支撑,他周围的光幕已经被锐气割出无数印痕,濒临破碎。

    终于,在古寒的光幕就快要破碎之时,锐气停止了,古寒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早已满头大汗,衣衫已经湿透了,在脚下凝结成了一汪水潭。

    “小子,不错,进去吧”太荒在后面满意的点点头。

    古寒看着塔门,黝黑,仿佛黑洞一般,深不见底,此刻还能从其中感受到那凌厉的气息。

    定了定心神,古寒迈步,跨入了漆黑的塔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