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择兵
    迈入塔门之后,是一片广阔的空间,却又不知其边界,空无一物,充斥着整个空间的,只有无边的黑暗。

    而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在那上方,有着无数发光的小亮点,一闪一闪仿若星辰。

    古寒知道,若是猜得不错,那些光点应该便是那无数的神兵了。

    古寒定了定心神,却又陷入了彷徨,该如何去获取呢?

    那光点离自己仿佛隔着遥远的时空一般,若是用手去抓,肯定也不现实,不说能不能抓得到,就连能不能够得到都是个问题。

    这时,太荒的声音在空间中响起,“小子,用你的心去感受它们,若是有缘,它自会降落下来”。

    “多谢前辈”古寒拱手,心中顿时了然。

    缓缓闭上眼睛,一股无形的波动从古寒身体之中散发,向着那无数的光点蔓延而去。

    从这些光点之中,古寒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意志,仿若新生的生命一般,古寒心中震动。

    “这些武器有灵智?!”古寒内心波涛汹涌,带着惊喜。

    要知道,带有灵智的武器都是无上的神兵,极为难求,他曾听起爷爷古海说过,武器也是有不同境界的,这其中,有灵智的武器至上,因为此类武器可以成长,随着灵智的逐渐开化,也可以像人一样进行修炼。

    灵智的提高,也代表了武器威力的提升,灵智武器以下通通皆为凡品,灵智武器以上才根据武器的灵智境界分等级。

    跟人类似,从下到上依次为极限、逍遥、三世、灵、造化等等,越往上,灵智开化越高,武器威力越大,造化级别的武器,哪怕是轻轻一挥,都可以开山裂海,撕裂空间,这种惊世威力,可见一斑。

    而古寒身上其实也有一件造化级武器,那就是叶家祖物,那片神秘的绿叶,生机无穷,保命至宝。

    由于叶家祖物是偏向防御性的造化级武器,所以,真正的攻击威力很低,但是防御效果确实逆天,之前古寒好几次差点身死,都是叶家祖物将其生生从鬼门关中拉了回来,这等逆天的至宝,若是放到外界,绝对会引起无数的争夺,乃至血流成河。

    拥有一件灵智武器,那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事,因为,有了此,就代表了以后的成长,必定不低。

    古寒心中激动,连呼吸都变得急促,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一件称心如意的武器,身上唯一的两件武器,便是叶家祖物和那神秘的黑色项链,这两件,一件事防御性的武器,一件不知道具体效用,其实都不是古寒真正想要的。

    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古寒用心意一件件的包裹光点,去感受,让其接纳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古寒已经感知了不少武器,这些武器,各式各样,形状各异,但威力都是极为惊人,而灵智也是差不多。

    但遗憾的是,这些武器都没有一件降落下来,很显然,都不接受古寒,在古寒的心意波动包裹住其身体的时候,只是轻轻的颤动了几下,便再次平静,没有丝毫的意愿。

    古寒发愁了,这里这么多武器,竟没有一件愿意跟自己走,难道是自己真的太弱,不合他们的要求吗?

    古寒苦笑,心中涌出一股无力感,看着眼前这无数的神兵,他若是不眼红那才是假的,他有刹那甚至想将这些武器全都带走,可最终还是止住了念头。

    不说太荒让不让自己带走,就是让自己带走,自己也拿不走啊,这些武器悬挂高空,气息已经跟这座小塔完全融合,要想带走这些武器,恐怕反应最激烈的就是这座小塔了。

    虽说到目前为止,这座小塔没有散发什么强大波动,可是古寒很确定,这小塔恐怕才是真正的绝世之物,不说别的,就说这小塔历经千万年而不毁,无尽的岁月也只是在其身上留下了些许灰尘罢了,若是换上其他武器,恐怕早就被岁月腐蚀,化为尘土。

    而且,要知道,小塔里面可是有着无数的神兵,典籍和灵药,从这些神兵可以推测,另外两层存放的典籍和灵药恐怕也不是什么世俗之物,绝对是会引起流血漂橹的绝世之物,而能够存放这些物品的小塔,说它是凡品,谁信?

    压了压心中杂乱的思绪,古寒再次盯着上方的武器,心中思索。

    “难道是我之前贪欲太大,想要带走所有武器造成的吗?”古寒心中想道。

    都说人心不足蛇吞象,贪欲太强,是会引起许多变故的,若真是这样,也就不难理解这些武器为何不选择自己了。

    这些武器虽说灵智不高,但也有自己的思想,即使换做是人,恐怕也不会跟在一个贪欲极强的人的身边,用心不一,失之所有。

    古寒决定在试一试,不管到底是不是这样,只有先试过才知道。

    这一次,古寒压下了心中那些负面**,心中纯净,在脑海中勾勒出自己想要的武器,然后身体再次散发出无形波动,向着上方弥漫而去。

    这一去,犹如石沉大海,没有惊起一丝波动。

    古寒不甘心,无形波动增强,静静的等待着,犹如渔夫,静静的等待着鱼儿上钩。

    古寒控制着内心焦急的情绪,尽力让自己不要产生太过强烈的情绪波动,让自己心静下来。

    就这样,一分,十分,一个时辰。

    直到五个时辰过去了,上方还是没有丝毫波动,仿佛根本没有感受到古寒的波动。

    “是对我失望了吗?”古寒苦笑,心中无奈。

    看来这机会真的只有一次啊。

    古寒心中哀叹。

    不过转瞬间,他却又不甘,他想到了很多事情,自己的未来艰险,一件称手的强大兵器是必须要有的,无论怎样,他都要获取一件。

    “诸位”古寒停止了波动,向着上方开口,对其以平等看待,将其看作一个生灵“我知你们对我之前有所失望,但人非完人,孰能无过,只要愿意改,为何不试着再给一次机会呢?”

    话音落,上方依旧沉寂。

    古寒不甘心,再次开口,“你们在这也不知多少岁月了,始终不曾出世,你们难道就不想在外界尽情的绽放你们应有的光芒吗?让世间知你,敬你,难道就想要终其一生在这里伴随时间而逝吗?你们皆是有灵智的神兵,我想你们也知道这是上苍给予你们的恩赐,难道你们想要辜负上苍,辜负你们这一身强大实力吗?”

    古寒此次话落,上方突然起了反应,不少光点开始颤动,似在反驳,似在意动。

    见此,古寒心中大喜。

    赶紧再次开口,“世间无太平,我想为世间的平凡生灵做一些事,可是我一人,杯水车薪,犹如一颗石子,难以掀翻整座大海,一个不小心恐还有覆灭的危机,我想有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随我一起,征战这天下,横推万古,开一个太平盛世!”

    古寒尽情的忽悠着,说到最后,整个人豪情万丈,雄姿英发,仿若一个意气风发的强者。

    终于,上方的光点动了,许多光点降了下来,迅速飞到古寒身前,停住,身躯颤抖,也不知是被古寒这番豪情壮志给感动得热血澎湃,还是被气得。

    古寒见此心中大喜,眼前的兵器很多,而且形状各异,刀剑斧钺,鞭锤枪戟,各不相同,皆是散发着强大的波动,个个威力不凡。

    可是这些武器,都不是古寒心中所想要的,他所钟爱的是弓,不知为何,他就是对弓箭特别喜爱,视之如生命,所以,到现在为止,他身上依旧背着那把从古村带来的铁弓,一直不曾更换。

    “你们之中可有弓型兵器吗?”古寒试着问道,心中忐忑。

    这话一出,原本尽情绽放着光芒的兵器骤然一消,轻轻晃动,似在表达不解,有些疑惑。

    突然,在众多兵器最后末尾处,一道比这些兵器光芒黯淡了无数倍的小光点慢慢的升了起来,身躯颤抖,似在害怕,似有在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