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典籍箭道
    储物空间之中,焚天在里面漂浮着,红光漫天,模样煞是骇人,连空间之中那淡淡的雾气都染得鲜红,如烈焰一般。

    古寒将珠串戴在了手腕上,满意的点点头,向着下一层行去。

    空间周围的塔壁之上有一道石梯,盘旋而上,踏过一道漆黑光幕,进入到下一层。

    刚一踏入,一股书香气和宏远的气息扑面而来,给人以肃穆之感。

    入眼,是一座座巨大的书柜,仿若一个个高大的猛兽,古寒身在其中显得有些渺小,上面摆满了无数的典籍,每一本都散发着不同的气息,或为悠远,或为刚烈,或为阴柔各不相同。

    这些都是武学典籍的功法所导致,能够创造出一套武学典籍之人莫不是一个屹立在世界之巅的大能,其所行举止都带有一丝灵性能量,创造出来的典籍,自然也会残留着这一丝能量,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一丝能量和武学相互融合,就散发出了武学属性的气息。

    这一切,古寒是知道的,不过看到这么多武学典籍,心中还是不免震撼,惶惶如书海,要知道,这里的每一本都是惊世的功法,拿出去绝对会引起无数的争夺与流血,万人瞩目。

    可是,如今却平静的躺在这一层层的书架之上,跟普通书籍没什么两样。

    站在这些巨大书架之下,古寒忽然产生出一种见世面的感觉,这让他心中有些怪异。

    “不能耽搁了,一本本看吧”古寒默语,开始进行翻阅。

    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要翻阅着无数的典籍,其耗费的时间绝对是恐怖的,换做普通人的话,恐怕就是一辈子都看不完。

    可是这对于古寒不一样,确切地说对于修炼者不一样,修炼者的身体构造经过能量的强化改造,其各项能力都较之普通人得到了大幅的强化和提升,记忆能力也是非常恐怖的,过目不忘这些都是最基本的。

    一目十行这些都是不在话下,可是古寒却拥有一个更为特殊的能力,金光瞳孔,这个能力不仅可以使目力提升到一个骇人的地步,也可以时记忆能力和翻阅能力大幅提升,什么一目十行都是小事,一目百行都是可以做到的。

    不过之前古寒都是忽略了的,因为没有这种特殊的场景,所以这项能力就显得有些鸡肋,不过此时却是派上了大用场,可以极大的缩短翻阅时间。

    空间寂静无声,淡淡的雾气漂浮,缭绕在书架之间,一个身影正专注的一本本翻阅着每一本典籍,认真而凝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古寒像是不知道疲惫,一直都处在一种极为专注的精神状态之中,一页一页的翻阅,生怕错过每一行字每一页典籍。

    “这小子倒是挺有耐心的”外面,太荒正抱着双臂,带着淡淡笑意看着小塔,言语中甚是满意。

    以他的实力,透过小塔看到古寒自然不是难事,当他看到古寒正耐心而专注的一本本翻阅时,忍不住笑着点头。

    其实,这也是他的考验之一,对于一个修炼者来说,兵器,始终是外物,而典籍武学才是真正的实力,兵器纵然可以短时间极大的提升一个人的实力,但若是遗失,也就瞬间打回原形。

    而武学典籍不同,通过修炼,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从根本上提升实力,除非本人身死,不然,实力是不会消失的,哪怕是一身修为被废,都是有机会可以再次提升上来,这些,才是根本。

    所以,跟兵器层不同,兵器层是考验一个人的勇气,是否有能力驾驭一柄灵智兵器,而典籍层是考验一个人的耐心和毅力,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将如此多的典籍放在此处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让传承者能够尽最大可能找到自己的心爱武学。

    更是为了考验他们能否在如此多,如海一般的典籍中沉下心来,找到自己所钟爱的武学,若是连这点都做不到,那么典籍也就别想了。

    因为毅力和耐心是决定一个人是否能成为一个强者的基础,纵你天资卓越,超越同辈,可心高气傲,心性浮躁,再大的天资也只会成为你的拖累而不是助力,或许短时间可以超越一些同龄人,可是真正要拼起来,随着时间和岁月的跨越,终究,那些拥有大毅力和耐心的人会超越你甚至碾压你。

    天资,一直都不是决定成长高度的最关键性因素。

    其实太荒有一点谁都不曾知晓,众人只知晓他一身境界超凡,实力盖世,翻手间便可镇压诸敌,睥睨八方。

    可是谁都不曾知晓,他也曾只是一个平庸的小子,资质平庸,甚至可以说是愚钝,有一个场景他至今都还记忆深刻。

    在他年轻时,由于他肯吃苦,有毅力,一位老者在路过时,心生喜爱,便决定帮他一帮,提点提点他,可是很快,老者便被太荒的资质给弄得哭笑不得。

    在教给他一招最基本的招式时,旁人只需一两个时辰便可学会,可是他却生生将其练了一周,更重要的是,他没学会!

    这让老者几次都气得想打死这个臭小子,到最后,直接将武学扔给太荒,自己拂袖而去,并且扬言,不准说他是自己师傅,不然即是死了都要爬出来一巴掌拍死他。

    一开始太荒还是很失落的,抱着老者给的典籍几次夜里都失声痛哭,恨自己资质太过愚钝,恨自己为什么这么笨,可是在哭过之后,第二天他还是照样早起练功,孜孜不倦,几年如一日的练着。

    整整三年之后,他也才练到典籍中的一小部分,这是什么概念?旁人的话早就已经会了,并且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

    可是,这一切带来的,也是那浑厚无比的基础,在他的坚持下,他的基础比任何一人的都要牢固,同等境界,没有一人能够打得过他,翻手即可镇敌。

    可是在同龄人面前却又被打得体无完肤,因为那些人早就已经超过他了,远远的将他甩在身后。

    终于,默默无名的他,在所谓的群魔乱舞的时代犹如一柄神剑,刺破苍穹,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屹立绝巅,气临万世。

    也是在此刻,他终于知道了那位老者的苦心,老者并不是放弃了他,他后来打听到,老者不只教过他一个弟子,可是都不曾得到过完整的武学,这时,他才明白了。

    可是,他至此之后,终其一生都在寻找那位老者,都不曾找到踪迹,这也是他一生唯一的遗憾。

    此刻的太荒,沉浸在回忆之中,神情有些哀伤,凝视着上方,喃喃自语“师傅”。

    这个状态的太荒,若是有人看见,绝对会惊掉一地下巴,这还是那个在群魔中大杀四方,杀得群魔四处乱窜,比魔还魔的太荒吗?

    忽然,太荒神色一定,迅速收回心神,看向小塔,略带惊讶“这小子看完了?这么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