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愤怒
    白光耀眼,古寒再次被裹挟着传送出去,迷蒙中,眼前的一切已经渐渐消失,整个人感觉处在了一个真空空间,没有画面,没有听觉,这种感觉让古寒很不舒服。

    不过很快,古寒耳边便传来了嘈杂声,夹杂着怒骂声响彻在古寒耳中。

    古寒疑惑,怎么回事?

    此时他的心神已经回归身体,不过还需要片刻的融合,毕竟心神离开身体太久,回归身体马上就起身的话会对身体造成一些不可知的伤害。

    可是古寒的听力却早已恢复,周围的声音尽皆纳入了他的耳中。

    “你们简直欺人太甚!想要此地拿去便是,为何还要出手?!”一人怒吼。

    “呵呵,我该说你们天真呢?还是单纯呢?此地秘密你们尽皆知晓,若是放你们出去不等于是昭告了天下我等得到了此地的传承吗?所以要保住这个秘密的唯一方法就是你们都得死”另一人蔑笑开口,语气十分狂傲。

    古寒听完,心里已经了解了个大概了。

    恐怕是与这三张兽皮有关吧?他们为了守护自己,不惜以命相搏,想到这里,古寒心中有些感动,又有些惭愧。

    不知道现在已经死伤多少人了,这些都是守护自己,可到头来,传承都被自己所得了,相当于他们就是白白送了性命。

    可是,很快,古寒心中便怒火熊熊,听声音,古寒之前从未见过这人,应该是埋伏许久了,一直深藏不露,直到最后关头才暴露,这份心机,这份忍耐力,着实可怕。

    要知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隐藏得深的人,往往是最危险的。

    很快,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声音一出,古寒心中的怒火更加盛烈。

    “我说你们这是何苦呢?为了古寒这么一个山野小子,命都不要了?他不过就是一个山野小子,有什么值得你们如此忠心?不如你们和我等联手,先行击杀此獠,然后我们再行分配如何?”一个声音淡笑着道,声音不急不缓,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仿佛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李沧!”古寒心里狠狠念道。

    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之前在大坟外就跟他结下了仇怨,甚至还将自己丢进那尚不知深浅的三生路中,他心里早已发誓一定要击杀此人。

    此人表面谦谦君子,一派温和,实际上心机深沉,心胸狭隘,睚眦必报,若是让他安全回到凌云宗,日后肯定对古寒不利,这个危机,他一定要扼杀在萌芽前。

    如今再见到,古寒心里倒是很欣喜,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放过他,而且,到这时,他还在挑拨离间,这种人,古寒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放在之前,古寒可能还会从长计议,毕竟实力差距太大,那时的古寒根本不是李沧的一回之敌。

    可是现在不同了,古寒境界实力皆是大涨,并且手握焚天,掌握箭意,他现在根本不惧。

    而且之前古寒就了解到了,这座大坟根本不会允许实力太强的人进入,冒险闯进来的话只会被大坟无情绞杀,尸骨无存。

    因为太荒前辈要的是传承者,而不是来捡便宜的小人。

    所以,能够被大坟接受进入的,实力绝对不会超过逍遥境,也因为这个原因,古寒心里底气很足。

    只要对手不是太强,那他就有把握全部击杀!

    “你他娘的放屁!老子兄弟比你这种伪君子好过千倍!你这种人只会把你同伴当作炮灰、棋子!而老子的兄弟是把我们真正当兄弟当朋友的!你们其他人也擦亮你们的狗眼看清粗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是那么善良的人”这时,雷豹突然愤怒开口,不过中气不足,似乎受了伤。

    古寒听见,心里本来还有些喜色,自己这个大哥终于变得聪明了,都学会反击了,会挑拨离间了,可是忽然却感觉不对劲,大哥的语气没有以前那么浑厚,后气不足,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想到这里,古寒恨不得立马起身杀过去,直到现在他才了解在场中到底有多惨烈。

    连雷豹大哥都受了重伤,更别说其他人了。

    古寒呼呼的喘着粗气,胸口猛烈起伏,胸中的怒火已经快压抑不住。

    “雷豹,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聊的了”李沧依旧淡淡道“既然你们都选择保护古寒那小子,那我们只能先解决你们了,唉,真可惜”。

    说到最后,还深深的叹了口气,仿佛极为惋惜。

    这话一出,自己这边的众人皆是怒骂声不绝。

    “李沧,你怎么废话那么多,直接动手,免得夜长梦多”一人似乎有些不耐,开口道,只是语气深处似乎隐藏着一丝不安和忌惮,像是在防备着什么。

    “好”几个人齐声应道。

    瞬间,一股极为雄浑的能量从远处迸发,空间中,游荡的能量瞬间暴动,一股压抑感弥漫开来。

    这是强者的天生压制。

    “哈哈,老子就喜欢看猎物临死前那种惊恐无助绝望的表情,你们继续,你们保持这个表情的话,老子可以让你们多活一会”一人狂傲大笑,十分嚣张。

    而其他人则已经出手,带着狂暴无匹的能量冲向雷豹等人,气势骇人。

    砰!

    还没等他们冲到,一股狂烈的能量风暴从古寒处迸发,光芒极具耀眼,犹如惊涛骇浪般将冲来之人全都撞飞,倒飞了回去。

    “什么人?!”对方等人眼中带着惊色,戒备道。

    他们没想到此地居然还有高手,这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全身紧绷,小心戒备着。

    而雷豹这边却是大喜,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带着解脱和轻松,紧绷的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

    这股能量波动他们很是熟悉,正是古寒!

    “古寒你回来了?!”众人大惊,转而大喜,脸上带着兴奋的笑意,众人的气势瞬间不一样了。

    “对不起,我回来完了”古寒歉意的声音响起。

    随即睁开眼,看见满地的伤残,之前效忠追随他的众人死伤过半,随意的躺倒在地上,呼呼的喘着气,也是带着惊喜的笑意看着古寒,喜极而泣。

    而雷豹也受了不轻的伤,正半躺在地上,撑起身体满意的看着自己,也是一脸笑意。

    反倒是算无疑兄妹,只是受了些轻微的皮外伤,衣物被刮破了些许,倒是没什么太大的伤势,这让古寒倒是很意外。

    这对兄妹果然不一般。

    看着死伤满地的众人带着一脸惊喜的笑意看着自己,眼里充满了希冀,古寒心里发堵,无比酸涩,他很想哭,真的感觉到很惭愧。

    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可是这是自己的兄弟,朋友!他们为了保护自己死的死伤的伤,难道都不能流泪吗?

    “你回来了就好,可惜我们已经没什么战斗力了,接下来无法帮助你了”众人脸上先是带着欣慰的笑意,而后转变成惭愧,默默低下了头。

    见此,古寒忍住心中的酸涩和眼泪,定了定心神,深呼了口气,朗声道“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我一定拿下他们的人头做酒壶!与你们痛饮!”

    “好!”众人闻言,心神大定,他们知道,从此刻起,古寒是真正的接受了他们,将他们当作了真正的兄弟,此刻,众人脸上都流下了热泪,带着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