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罪人遗嗣竹清影
    古寒拐过两个街道,在一个转角处见到了声源,不过此时,声源已经没有再哀嚎,不过,古寒却是被眼前的一幕震得双拳紧握。

    声源是一个女孩,年纪看起来跟古寒差不多大,很消瘦,甚至可以说脸颊都深深的凹了进去,可见平时的吃食并不好,一身破烂的麻布衣裳,补了一层又一层,可还是有这许多大洞在往里面鼓鼓的灌着风,女孩身体在不停颤抖。

    裤子鞋子就更不用说了,鞋子已经基本看不出形状了,更别指望能对脚形成什么好的保护效果,脸上也是脏兮兮的,蓬头垢面。

    若单论到此,不少人可能都会心生厌烦,远远的避开她,而现实也的确如此,每个过路人都远远的绕开这个女孩,眼神里充满了厌恶和畏惧,匆匆忙忙的走开。

    可反观这个女孩,静静的蹲在墙角,身前放置着一个破碗,头深深的埋在双膝之中,一头长发盖住了脸颊,不知道在想什么,可是,每当她听到破碗里传出声响,这时,她都会浑身一震,然后抬起头,露出一副充满阳光的笑意,那么单纯,那么善良,那笑容简直能融化所有的负面情绪。

    然后满怀感激的说一声“谢谢您”。

    接着,又将头埋入双膝之中,静静的等待着破碗下一次响起。

    古寒的心此时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扯住了,不停地在撕扯着,心里一阵阵的疼,一种前所未有的酸楚齐齐用了出来。

    他站在此地观察这个女孩很长时间了,每次看到她那单纯阳光的笑意,都仿佛一柄刺刀,深深的扎在心里,狠狠的搅动着。

    可是,古寒观察到那女孩的双眼无神,似乎没有焦距,难道

    不想再等了,古寒决定带那个女孩走,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真的实在不忍心看到这样单纯的女孩为饱餐而受尽困苦。

    古寒迈步走去,刚走没几步,却又停了下来,眉头微皱。

    因为他看到四五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大声嬉笑着朝女孩走去,其中有一个人他认识,正是之前和赢霸一起的几个人中的一个。

    古寒眉头皱的更深。

    只见一伙人直接走到那女孩面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嬉笑着,似乎根本没将眼前的女孩放在眼里。

    其中一个男人从路边捡起一块石子,然后动作很夸张的高高举起,踮起脚尖,然后松开手指,石子做自由落体运动,重重的砸在女孩面前的破碗里,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

    女孩浑身一震,赶紧抬起头来,朝着声音的方向露出一个单纯阳光的笑容,并感激道“谢谢您”,女孩声音很清脆,听起来很舒服。

    这也导致了眼前几个男子一听,顿时大笑起来,各种污言秽语相出,有的甚至还动手去拉女孩。

    言语间没有丝毫对人的尊敬,女孩早已经习惯了,麻木似的被几个男子推来攘去,言语调戏,脸上依旧挂着那副能融化人心的笑容,没有说话。

    可是,这能融化人心的笑容,却并不能唤起那几个人的良知和一点善意,见女孩不反抗,动作开始更加肆无忌惮。

    “好玩吗?”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彻在几个男子耳中。

    “哈哈,好玩啊,这女人若不是瘦了点,那绝对是人间极品啊!哈哈”其中一男子张狂笑道。

    附近过路的行人没有一人上前阻止,皆是避之不及,眼神中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古寒看在眼里,感到有些心寒。

    “那么好玩,那我也来玩玩”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行,兄弟,就让你先玩”几个男人根本没有去看说话之人是谁,只顾沉浸在蹂躏女孩的快意里。

    话音刚落,一道金光大放,瞬间,一道血雾腾起,一人直接倒飞而起,远远的落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他妈的,谁?!不想活了吗?”其余男子瞬间反应了过来,大怒道。

    “是你?!”其中一个男子有些惊怒,指着古寒道。

    其余男子有些诧异,“你认识这小子?”

    “他就是我跟你们说的,之前和我们对峙,还打伤了我一个朋友的小子,脾气很硬”该男子眼神中满是怨毒,点点头说道。

    “嘿嘿,那感情好啊,这小子现在犯在了我们手里,正好,帮你朋友把仇给报了”其余男子冷笑道。

    “公子,你快走,我只是一条贱命而已,不用管我的”突然,很突兀的,原本不怎么说话的女孩突然开口,朝着古寒大声道,随即,自己冲向几名男子,模样很是决绝。

    古寒也有些楞,不懂为何这姑娘反应为何如此之大,不过他在这姑娘转身的那一刻,发现了她哭了,泪水直接洒了出来,像是憋了许久,一下子得到释放,泪水疯狂决堤。

    古寒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可是在看到她哭的时候,古寒的心里却是疼得厉害,没来由的。

    古寒正想叫住她,可是还没来得及。

    “没人要的东西,也赶来拦我,给我滚!”其中一男子直接一脚朝着女孩踢了上去,正中胸口,眼神满是厌恶。

    毫无悬念,女孩被一脚踢飞,在空中划出一道血雾,可是她却露出了笑容,好似解脱,眼神看向古寒这边,这一次,她的瞳孔极具神采,不再是那种没有焦距的眼神了,而且,瞳孔有些发红,不知道是哭的还是什么原因,她轻轻蠕动着嘴唇,在说什么。

    古寒知道,她是在说,谢谢您。

    古寒身影一闪,直接来到女孩正下方,接住了女孩,赶紧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完毕后,古寒这才呼出了一口气,还好,伤势虽重,但并不致命,好好调养,还是能养好的。

    将女孩轻轻的放在地上,古寒站起身来,温柔的眼神瞬间转换成凌厉。

    双拳紧握,衣衫无风自动,猎猎作响,一股骇人的杀意正在从古寒体内散发出来,仿佛一头凶兽苏醒,充满了暴戾、嗜血。

    “你们如此对待一个女孩,合适么?”古寒质问。

    “我们玩她那是她的荣幸!怎么?想英雄救美?”几个男子看着对面暴怒的古寒,感受着那骇人的杀意,也是怔了怔,随即便回过心神,毫不在意道。

    “如此行径,是你们自己所为,还是你们背后的家族皆是如此?”古寒再次质问道。

    “嗯?呵呵,怎么?难道你还想只身挑战我们背后的家族?”几个男子闻言,差点没被笑死,这恐怕是他们出生以来听过最大的笑话了,这小子是真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什么话都敢说,别是个傻子把。

    “回答我的问题”古寒冷声道。

    “行行,你要这么说,也可以,这世上,有几个不是这样的?难道你以为个个都是圣人?小子,看来你还没活明白呢,哈哈”几个男子嗤笑道。

    “行,那我就先收了你们几个利息”古寒冷冷道。

    “呵呵,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就你一个人想击败我们四个?痴人说梦也不是这么说的把,况且,你替那罪人遗嗣出头,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男子嗤笑。

    “罪人遗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