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暗流初生
    事实也确实如古寒所言,在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如汪洋般的火焰顷刻间便吞没了三人,转而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

    而空中,仅剩下三抹黑灰在飘散。

    古寒接过三个布袋,走到乞讨女孩面前,直接抱起她,朝着之前那间破旧店家走去。

    古寒现在只是强弩之末,必须尽快找到地方休息,如今他的身体之中,早已是空空荡荡,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之感袭满脑海,只要古寒神经稍微放松,立马就能昏厥。

    幸好,之前的大战让附近的人都躲避去了,所以这里暂时还安全,不然,现在随便来一个人都能要了古寒的命。

    古寒抱着女孩,步履瞒珊的走着,望着怀中双眼紧闭的女孩,双眼顿时温柔了下来,嘴角扯出一抹笑意。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花这么大的心力来救她,之前他一直以为只是单纯想救她而已,只是不想看到她受尽困苦,不过如今。

    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感觉自己对这个女孩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在你脑海深处封存着,但你始终都取不出来,只能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但还是会下意识的去保护她。

    古寒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渐渐的,古寒的身影消失在此地。

    古寒身影消失之后,一只白色身影化为一道流光出现在此地,白光一闪,白色身影消失不见。

    在之后,大群穿着统一服饰的军人,迈着统一的步伐出现在此处,一个个面容冷峻,魁梧挺拔,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铁血肃杀的的气息,整整齐齐的在此地站定,目光平视。

    而站在队伍最前方的,是一位中年壮汉,一身坚甲裹身,身姿挺拔魁梧,仅仅只是站在那,一般人都不敢直视,被其气势所摄。

    “嗯?”忽然,壮汉眉头一皱,“痕迹居然被人抹掉了,有意思”。

    刚才,他本在府里观看着这场战斗,但是看到古寒抱着一个女孩走了之后就突然被一道白光占据了光幕,什么都无法看清,紧接着一声爆碎,光幕直接碎成了光点。

    壮汉内心惊讶,这才带人前来一探究竟,可是除了满地狼藉,什么都没发现,连之前战斗的气息痕迹都被抹去,这意味着,不可能有人寻着痕迹去找到古寒。

    “这小子,有点意思”壮汉双眼微米,喃喃道。

    随即转身,神色严肃道“收队,通知下去,尽快处理此地事宜”。

    “是!”所有军人齐齐大声喊道,随即伴随着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消失在此地。

    带城卫队走之后,各大家族之人也陆续出现,前来查看战场,希望能够调查出些许蛛丝马迹。

    能让这些家族如此上心的,就只有古寒之前拿出焚天之时,那道冲天火光,照亮天宇,引起了所有家族的重视。

    所有家族都一致认为,有人携带至宝进城,并且和城中之人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最后躲了起来。

    他们才不会管那四人的死活,他们只关心那至宝现如今在何处,一个个都想将其据为己有,不过,这场战斗,倒是很好的借口。

    各家族居然心照不宣的都将主意打到了这个上面。

    不过,有人有欢喜有人忧,这些家族之中,有四家的脸色可就不那么好看了。

    他们都是死去那四人身后的家族,他们也派出了人去现场查看,不过打探回来的消息却是不怎么好。

    虽然他们四个都是各自家族之中不被看好的子嗣,不过再怎么说,那也是自己家族之人,被人就这么杀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得做点事,不然,以后还怎么在这城里立足。

    而且,他们不仅要灭掉凶手,还要将那至宝拿到手。

    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比其他家族更好的机会。

    至于家族中死了人?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今夜,天炎城中注定暗流涌动。

    此时古寒已经抱着女孩来到了之前那家破旧店家。

    一进门,一股霉味顿时扑鼻而来,那种味道就像是好多年没有住过人了。

    “有人吗?”古寒忍着霉味皱眉开口。

    不一会,只听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一个邋遢老头从柜台下方探出个脑袋,不耐烦的看着古寒,说道。

    “怎么?你是要住店还是吃饭?”

    古寒心中十分不爽,这老头也太欠揍了,有客上门还一副不耐烦的模样,要不是自己身体出了问题加上没有店家可以住店了,打死他都不来这。

    瞧那老头的样子,跟求他似的,草。

    “住店,给我开间房吧”古寒说道,语气有些着急。

    没办法,他现在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可是一清二楚,现在的他就是强弩之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两眼一黑倒了。

    “嘿,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没礼貌,不懂什么叫尊老吗?”店家老头顿时瞪着眼睛道,一副要和古寒干一架的样子。

    无奈,古寒只好重新表述,顺带表达了一下歉意,这才让店家老头的情绪稍微安抚了些许。

    店家老头带着古寒上楼,边走边说“我可告诉你,别看我这店破,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住的,知道吗?要不是看你还算懂事的份上,你都进不来这大门”。

    古寒此时强忍着昏厥之意,现在只感觉眼皮有千斤重似的,哪还能听清楚这店家在说什么,反正此时他心里就感觉有什么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到了,你们就住这一间吧,鉴于你刚才态度太差,只能住这里,你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如果你有意见可以提出来,但是我不会听”店家老头自顾自的说道。

    古寒哪还能顾得上听什么建议,就听清了俩字“到了”。

    于是直接一脚跨了进去,把门别上后,再也忍不住了,两眼直接黑了过去。

    “卧槽!你小子还没给钱那!现在流行先住后付了吗!你给老子出来!臭小子!”

    门外,店家老头使劲拍打着木门,扯着嗓子大吼,一副骂街的模样。

    可是现在古寒哪还能听见。

    空气渐渐恢复了平静,一切都是那么温和,再也没有之前战斗那种紧张危机的气氛。

    整个房里只能听到轻微的呼吸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