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绝色
    房间的空气陷入沉寂。

    两人寂静无声,古寒问出这一句之后便后悔了。

    她讲这么多肯定是讲她自己啊。

    古寒心里骂着自己,真是说话不经大脑,这种事情怎么可以问出来,这让她怎么回答?

    不过出乎古寒意料。

    在沉默了一会后,竹清影抬起头,看着古寒,笑着道“恩人不愧是恩人,果然厉害呢”。

    不过这笑容怎么看都像是苦笑,遇到这么惨的事情,谁能笑得出来。

    可以说是家破人亡,整个家族破碎殆尽,连她自己都流离失所,看之前她被那几个纨绔推来攘去,居然都没反抗,一副看淡了的模样,就知道,她之前受过的罪和苦,肯定只多不少。

    “对不起”古寒心里难受,脸上满是悔意。

    “没事,都过去这么久了,我早就忘了”竹清影笑道。

    “没错,我就是当初八大势力之一,竹家的子嗣,不过竹家到如今也只剩我一个了,唯一的爷爷也在两月前去世了”竹清影说到这,眼中含着泪,脸上满是悲伤。

    古寒沉默了,不知道如何开口,如何去安慰她。

    “恩人,刚才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你救我之前我要冲上去吗”竹清影很快换了一种心情,似乎之前的事从未发生过一般。

    “为什么?”古寒问道。

    古寒知道,竹清影这是不想让自己太过自责,这才强压悲伤的情绪,转移话题。

    “你之前肯定以为我是个瞎子吧?”竹清影坏笑道。

    “嗯?难道不是吗?”古寒话刚洗说出口,立马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现在的竹清影,双眼炯炯有神,哪里还有之前眼神涣散的模样。

    古寒都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智商老是不在线。

    “因为我要隐藏我的红瞳,虽然他们都知道我是罪人遗嗣,但是只要不看到我的红瞳的话,大多还是不会拿我怎么样的”竹清影笑道,笑的有些单纯。

    古寒心里叹气。

    “可是不还是有人找上来了吗?而且,周围的人,如此冷漠,你还一次次的笑着面对他们,难道你心里不气吗?”古寒问道。

    “不气啊,他们也只是被人蒙骗了而已,我不怪他们,怪只怪蒙骗他们的那些人,那才可恨”竹清影认真道“而且,我相信只要我真心对他们,他们也会真心对我的,即使现在他们把我当做罪人遗嗣,可是只要我努力,迟早有一天他们会认同我的”。

    “傻丫头”古寒苦笑摇头。

    你怎么知道外界的人是有多么的冷血无情,高傲自负。

    他们连自己救命恩人都可以恩将仇报,更别说改变对你的观念了。

    古寒心里叹道。

    “我哪傻了,我爷爷说我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孩子了”竹清影有些不服。

    古寒哭笑不得,要真是这样,那你爷爷可还真是个人才。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有没有想过以后要做些什么?总不可能一直这样乞讨吧?”古寒说道。

    这话一出,竹清影又沉默了。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会,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些什么,我想做很多事情,可是我能力不够,根本做不到”良久,竹清影说道,眼中有些无奈。

    唉。

    古寒叹了口气。

    “恩人,清影有个不情之请”竹清影说道,脸色有些为难。

    “怎么了?你说”古寒道。

    “我…我想跟在恩人身边,可以吗?”竹清影结结巴巴道,心里很忐忑,没得古寒说话,立马又继续说道。

    “恩人,我什么都可以做!洗衣服,做饭,端茶倒水,或者给你提东西,都可以的!”

    古寒笑了。

    “你刚刚不是说自己什么都不会吗?”

    “啊?我…我”竹清影脸色顿时红彤彤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哈哈,逗你的”古寒笑道“不过,我要做的事情很危险,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可能随时都会死,跟在我身边很危险的,你不怕吗?”

    “我不怕!只要不再是我一个人,我什么都不怕,而且还是跟在恩人身边”竹清影立马抬头坚定道。

    “好吧,到时候可不准哭鼻子”古寒打趣道。

    “不会的,我早就不哭了”竹清影见古寒答应了,脸上立马重新展现了笑容。

    “那行,那我就勉为其难让你跟在身边吧”古寒故意做出一副慷慨大度的模样。

    这一模样顿时惹得竹清影一阵大笑,古寒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本来凝重的气氛,顿时淡了许多。

    接下来就是用餐时间,没一会,整整一个成年人宽的大圆桌的菜肴被吃得干干净净,一滴不剩。

    这若让外人看见,绝对会惊掉一地的下巴,这也太特么能吃了吧。

    这是人还是凶兽啊!

    不过竹清影没吃多少,比正常女生稍微吃得多了一点。

    可古寒就不一样了,那完完全全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大口大口的,直接将剩下的给解决了。

    看得竹清影一阵惊讶,瞪着一双眼睛,从头到尾没眨过一下。

    “恩人,你…你这…”竹清影被吓到了。

    “嗨,小场面小场面”古寒打了一个饱嗝,瘫在椅子上,朝着竹清影挥了挥手,笑道。

    “这还小场面?那大场面是有多大?”竹清影内心腹诽,在心里白了古寒无数次。

    “嗯?对了,你还没洗澡吧?去洗洗吧”古寒又打了一个饱嗝道。

    竹清影脸色刷的一下红了,头深深的低了下去,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恩…恩人,你要干嘛”。

    “嗯?就是叫你洗一洗啊,单纯的,你想啥呢”古寒白了一眼,他一看就知道这妮子肯定又不知道想哪去了。

    “哦…哦,我这就去”竹清影应了一声,接着直接跑了出去。

    看着竹清影有些慌张的身影,古寒笑了。

    这一次消耗太大了,直接掏空了他体内的能量,导致他直接昏迷,从刚醒过来开始,他就感到十分饥饿,这种感觉不只是生理上的,更多的是一种身体本身传来的一种感觉。

    就好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唤着,像是被挤干的海绵,急需要水分填充。

    古寒的身体就是这个状态,所以,他的饭量才会如此大。

    古寒吃得太撑了,直接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双眼微闭。

    正当古寒酝酿出了睡意,一阵吱呀的开门声直接唤醒了他。

    有些惺忪的睁开双眼,开着来人。

    门外正值白日,阳光透过门口直射进来,显得有些刺眼。

    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古寒眼中。

    “嗯?清影,是你吗?”古寒喃喃道“你这也洗得太久了吧,不就洗个澡嘛,几分钟的事,你这可是足足洗了一个时辰啊”。

    眼睛逐渐适应了强光,待他看清身影,顿时所有的睡意都没了,直接坐起了身子,瞪着一双牛眼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个身影。

    “清…影,是你吗?”古寒试探着道。

    “嗯”来人声音有若蚊蝇,轻声答道。

    “真的是你?这变化也太大了吧?!”古寒一脸不敢置信。

    像是见鬼了一般。

    “怎么了?我脸上没洗干净吗?”竹清影疑惑道,说着,还伸手擦了擦脸颊。

    “不不不,你不是没洗干净,你这是洗得太干净了,跟去易了容似的”古寒惊叹。

    只见竹清影现在身着一身轻纱羽衣,白嫩胜雪的手臂和如玉般秀美的小腿在轻纱的笼罩下,若隐若现,一袭黑色秀丽的长发散披在背后,轻纱羽衣似是知道她的身材一般,将其婀娜的身材极尽勾勒,说是前凸后翘也不为过。

    而她此时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外物来遮掩其美,精致的五官勾勒出一个绝美的女子,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牵动人心。

    而且,此时,竹清影身上那种出尘的气质更加浓郁。

    “清影,你好美”古寒看着竹清影,赞叹道。

    竹清影一听,顿时红到了耳根,小声说道“美…美吗,这是我娘留给我的衣服,一直没舍得穿,今天是第一次穿”。

    “那就是说你的第一次已经给我咯”古寒似笑非笑的看着竹清影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