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再入梦境
    古寒依旧昏迷着,对于此时天炎城发生的一切,皆是一无所知。

    而竹清影却是已经醒了,脸上还残留着泪痕,依旧深深的望着古寒,直直的望着,眼神复杂。

    而古寒此时的心神中,却是毫不平静。

    依旧是矗立在一座空旷的世界当中,脚下是一望无际的瀚海。

    而头顶是无边无际的苍穹。

    “又是这里?”古寒皱着眉头。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了过来。

    似是心有所感,古寒抬头望去。

    “果然…”

    入眼的,是一只巨鸟,浑身布满着黑色发亮的羽毛,拖着长长的黑色尾羽,缓缓飞动。

    或许不应该说是缓缓飞动,只是因为其体型太过于庞大,所以导致下方的人看起来就仿佛没怎么动过。

    “这只鸟到底是什么异兽?”古寒自语。

    他在脑海中飞速的翻阅着记忆,可是却从未见过,或是在某处了解过有这种鸟类异兽的存在。

    按理说,像这种强大的异兽,应该都会有记载的,不应该会被遗忘的。

    毕竟曾经发生在整个大陆的三次异兽狂潮,那可是毁灭性的。

    所谓知己知彼,从那以后,大陆上便开始有人,有势力开始专门记录这个世界的异兽种类与名字和实力。

    就是为了能够提前,有针对性的制定一些对付他们的办法,防止第四次异兽狂潮席卷大陆。

    这种记录变态到了什么地步?连一头看起来毫无攻击力的野兽都会记录在内,按照他们的话说,万物有灵,时机一到,皆会成长蜕变为异兽,为了以防万一,所以都要尽皆记录在内。

    所以更别说一些异兽刚出生就会被大陆势力捕捉到,并进行记录了。

    可是!

    在大陆若记录并且按时更新的异兽志里,却完全没有这个异兽的记载。

    这不得不说完全出乎了古寒的意料。

    古寒可不信什么会有遗漏,毕竟这是关乎所有人生死的,即使再奸诈的人,都不会在异兽志上做手脚,那样会与整个大陆为敌。

    可是,若不是异兽志出错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这只异兽。

    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

    古寒知道这种想法是有多么惊人,要是说出去,绝对会有人说他是精神病,或是修炼走火入魔了。

    可是,除了这一种解释,古寒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这只异兽了。

    正当这时,巨鸟又开始动作了,快速升空!

    然后俯冲向海面,直至整个身体完全淹没。

    接着又冲出海面,此时,已经化为了一天大鱼!

    无比庞大,古寒在其面前,犹如沙砾,何等渺小。

    甚至,古寒根本生不起敢和起一战之心。

    这是天生的压制,不仅是体型上的,更是气势和灵魂上的。

    完完全全的被压制!

    “不对!”古寒忽然想起了什么。

    “我之前不是重伤了吗?那现在应该还在昏迷状态”。

    “如果这样说的话,那我现在应该是…”古寒伸出双手,看了看。

    “魂体!”

    “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应该现在是在我的身体里!”

    “那么我看到的这只异兽,是我记忆中的出现过的!”

    “也就是说,我曾经见过?!”古寒瞪大了双眼,一脸的吃惊,完全不敢置信。

    他努力的回想着,希望能想起一点什么,可是从他记事起,到现在,他已经仔仔细细的回忆了很多遍,完全没有这只异兽的记忆。

    “到底是怎么回事?!”古寒自语。

    “不对,这只异兽既然存在在我记忆中,肯定是我见过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古寒脸上有些焦躁。

    他又重新回忆了一遍,这一次,出现了一些不一样的画面。

    在他的记忆中,开始穿插着一些很突兀的画面,完全不应该存在的画面。

    高楼大厦,穿着和自己完全不一样怪异服饰的人,恢弘壮丽的宫殿,以及…

    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

    只是穿着服饰不一样。

    正当他要继续时,突然,脑海一阵阵痛,像是无数根针在脑海里面搅动着,疼痛难忍。

    并且,一瞬间,古寒双眼像是被刺了一下,古寒赶紧闭上了双眼。

    可是再睁开时,眼前已经是一片雪白,什么都看不见,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很快便恢复。

    “啊!”

    古寒抱着头撕心裂肺的吼叫着,脑海中传来的剧痛,让他难以忍受。

    “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千万里之外的一处深山之中,葱竹茂盛,宛如一片林海。

    一座清新的秀丽的小竹屋耸立在林间。

    竹屋前,一个美丽女子正端坐抚琴,琴声优雅,却极具穿透力,传出很远。

    此时,女子停止抚琴,站起身来,美丽而优雅的旗袍将其身体极尽勾勒,盈盈一握的小腰,前凸后翘的身材,以及那白皙胜雪的肌肤和精致绝美的脸庞,无不在牵引着每一个见到的人心底深处最深的那份悸动。

    此时她双眼微微上抬,露出了雪白的脖颈,眼神异常温柔。

    看向远方,眼神深处,似乎还有激动与兴奋。

    “终于开始苏醒了吗?”女子轻启朱唇,一道美妙悦耳的声音传出。

    说完,女子的眼中,竟然有些许湿润,像是一位等待了丈夫许久的妻子,终于等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回来,眼中抑制不住的流下眼泪。

    “还没完全苏醒吗?没事,我可以等,我会等到你彻底苏醒的,我是你的,你,也只属于我”。

    女子声音有些哽咽,不过很快,所有的情绪都消失了。

    又重新坐下,洁白的葱指重新抚上琴,依旧保持着一抹微笑,是那么美,仿佛世间的花,也因此羞愧凋谢。

    只是此时,女子的脸上的笑容,却仿佛多了一些东西。

    此时的古寒,依旧在抱着头痛嚎。

    “这些记忆,这些画面是哪来的?我不记得自己见过,啊!”古寒吼道。

    “而且,那些画面之中,我好像还见到了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

    不知过了多久,古寒的嚎叫逐渐停了下来,疼痛感也渐渐减轻。

    “我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古寒开始怀疑,不过越想,却越没头绪。

    也难怪,任何人到了这个时候,恐怕都会是一头雾水,甚至开始怀疑自己。

    “哎”正当古寒思绪万千的时候,天地间一声叹息想起。

    声音之中,有一种苍茫之感,仿佛隔着无尽遥远的时空而来。

    “谁?!”古寒浑身发毛,立即警惕问道。

    “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那声音却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句话…好像在哪听过”古寒皱眉,觉得似曾相识。

    “嗯?!自己上一次昏迷,苏醒时,一开口不就是这句话吗?”古寒猛然想到。

    “前辈,您是谁?”古寒朝着四周张望,问道。

    “这句话什么意思?”

    “细细想去吧,等你想通了,你的实力也就能更上一层了”这一次,那声音的主人似乎听见了古寒的话。

    主动回复了一句,然后,彻底无声。

    “前辈!我不懂啊!太深奥了!这话什么意思啊!”古寒满脸纠结。

    “前辈!”

    任凭古寒如何嚎叫,整个天地间都是寂静无声。

    “您这不是为难我么,我要是知道这句话的意思,还问你么?”古寒苦笑。

    “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古寒默念。

    “这特么到底想说个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