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你该不会还是个处男吧?
    此刻,古寒房间中。

    竹清影早就坐到了床边,一脸吃惊的看着古寒,此刻,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眼前的古寒,此刻浑身散发着黑色的气流,一股冰寒至极的气息从古寒体内散发出来,甚至连皮肤也似乎变得有些黑了。

    整个人的气质突然变得冷,是那种骨子里的冷,这种感觉让竹清影觉得眼前的人似乎不像是古寒了。

    更像是一个冷血的魔王。

    古寒的气息在不断攀升,已经快要冲破极限境了。

    忽然,原本顺利攀升的气息,开始变得迟缓,像是陷入了泥沼一般,速度极为缓慢。

    古寒皱眉,他知道,这是已经到了瓶颈了,冲破出去,就是逍遥,就是另一片天地。

    而冲不破的话,可能会遭到非常严重的反噬,甚至境界跌落的危机。

    紧闭着双眼的古寒深吸了一口气。

    紧接着,屋顶上方的气旋之中,一股更大更强的吸力忽然迸发而出,并迅速向四周席卷。

    “什么?还来?!”众人快要吐血了。

    这特么来一次还不够?还要再来一次?

    可是古寒哪能听得见他们的声音,即便是听见了,恐怕也不会去理会,毕竟自己现在处于非常关键的时刻。

    这一次,吸力的席卷范围比上一次更大,足足覆盖了方圆十里!

    方圆十里的范围的能量尽皆被强大的吸力所包裹,飞快的涌向古寒上方。

    足足方圆十里的能量,那声势,简直骇人。

    犹如惊洪一般,一圈一圈的袭来,闷雷滚滚。

    无数的能量洪流全部随着漏斗气旋灌入古寒体内,这时,那原本停滞的气息开始再次攀升,但却始终不进寸步。

    这种感觉郁闷得想要吐血。

    随着越来越多的能量灌入,古寒体内的气息已经快要达到了顶点。

    “怎么还不破?”古寒内心焦急。

    要是在不破的话,自己可能真的要被撑爆了。

    可是那道壁障却始终顽强的抵抗着,不管古寒的气息如何冲撞,始终不能突破进去。

    “妈的!给我破!”古寒猛地大吼。

    一时间,气旋的能量灌入顿时加快,如果说之前是小溪般的速度,那现在就是大河一般,古寒准备赌一把了。

    越来越多的能量堆积,古寒的身体已经开始鼓胀,仿佛充了气一般。

    耳朵开始渗血,紧接着,双眼也开始渗出鲜血,到最后,七窍尽皆如此。

    面容恐怖,衣物也被古寒那迅速鼓胀起的身体给撑破。

    “还冲不破吗?”古寒眉头快皱到了一堆,现在,他的脸上满是鲜血。

    气旋所席卷来的能量快要耗尽,就在最后一道能量灌入古寒身体之时。

    “啊!”

    被能量撑成气球般的古寒感觉到身体传来的剧痛,仿佛要被撕裂成碎片。

    气旋开始渐渐消失,而那化形的巨鱼也开始渐渐消散。

    就在那巨鱼即将完全消散之际,巨鱼那庞大的尾巴狠狠的在空中一扫,向着苍穹冲去。

    咔擦!

    下方古寒处,突然传来一声碎响,仿佛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

    随之而来的,是猛烈高涨的气息,一股强大的气息仿佛压抑的许久,顿时席卷整个房间,无数物品被掀飞。

    竹清影也被震得倒退。

    紧接着,古寒那膨胀到极点的身体,也开始迅速消退,不过,由于之前身体膨胀的太厉害,导致现在古寒皮肤十分松弛,像个老头似的。

    再加上满身的鲜血,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恐怖,像个人形怪物。

    “总算是突破了吗?”古寒笑了,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妈的,太累了,像是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

    说完,就直接两眼一黑,直接倒在了床上。

    此时,竹清影站了起来,看着满身鲜血的古寒,和他身上那一身强大的气息,也笑了。

    “终于突破了么,你这动静搞得还真大”。

    随即,竹清影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整个人以飞快的速度转了过去。

    “这个流氓”

    不过说完,她脸上却是流露出一丝笑意。

    第二天。

    刺眼的阳光将古寒从昏睡中唤醒。

    “啊,又是美好的一天”古寒伸了个懒腰,心情格外舒畅。

    如今他可是逍遥境的强者了,距离实现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不过,想想昨晚的经历,他可是后怕不已。

    那可是差一点就要身死道消了,他就纳了闷了,也没听说哪个突破逍遥境有这么危险啊,就他,感觉突破一次就跟被人虐了一通似的,现在浑身都还隐隐作痛。

    不过感受到自己身体里那滚滚流动的雄浑能量,古寒又开心了。

    正当他准备起身时,忽然瞥见床边竹清影正趴在床边睡着了。

    “这小妮子,这段时间倒是委屈她了”古寒看着睡梦中的竹清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不过眼神中却是满含歉意。

    很快,他猛然发现了什么。

    “我靠?!”古寒大叫了一声。

    竹清影被古寒这声大叫给吵醒了,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古寒。

    “你干嘛,大清早的就大吼大叫的,还要不要人睡觉了”竹清影嘟着嘴,很是不满。

    “你你!”古寒指着竹清影,手臂不停颤抖,嘴中结结巴巴道。

    “我我怎么了,我”竹清影被打扰了清梦,正在气头上呢,没好气道。

    “你给我穿的衣服?”古寒吞了吞口水,瞪大了双眼,道。

    “是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竹清影毫不在乎道。

    “我靠!有问题!大大的有问题!”古寒顿时跟受了惊的兔子似的,直接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把我看光了”。

    “是啊,那又怎么样?”竹清影道,转身过去,拿过一杯水,自顾自的喝到。

    “哇哇哇!你这幅表情是怎么回事?!我被你看光了啊!我还是个”古寒十分激动,忽然猛地打住了。

    “我还是个纯洁的男孩子,你玷污了我的清白”。

    “噗!”

    竹清影刚喝进嘴里的水,结果没忍住,全喷到了古寒的脸上。

    “你你说什么?”竹清影强忍笑意。

    “我我懒得跟你说,反正你看了我的身体了,你说该怎么办吧”古寒尴尬的侧过头,死撑着道。

    “古寒,你不是这么保守的人吧?看过了又不会怀孕,你怕是个傻子吧”竹清影彻底忍不住了,大笑了出来。

    “而且,我都还没说什么,你蹦跶得这么欢实干嘛,到底你是女的还是我是女的?”

    古寒语塞,尴尬的满脸通红。

    古寒虽然平时有些嘴贱,嬉皮笑脸,可他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处男啊,我靠,这些事情他是从来没经历过的,而且,在村子的时候,风气都很淳朴,那能有这么开放的场面啊。

    “哈哈!古寒,我问你个事”竹清影看着古寒的样子,不怀好意道。

    “你说”古寒道。

    “你不会还是个处男吧?”竹清影坏笑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